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专栏大牌档编采手记
9:01am 13/12/2021
梁靖芬/高空的风吹破我的头发
作者:梁靖芬(副刊副主任)

茶余看港剧,总觉得剧里的人活得真累。不论什么职业的剧目,医生也好,特警也好,飞机师厨师律师抓妖的天师都好,不论谁都需日日提心吊胆,总有个什么危机裹夹在汤碗间伺机,好不容易应付过去了,刚坐下饮啖汤,下一个危机又滚动着过来,导致我常想——真衰,跟剧里的主角做朋友同事或亲戚(甚至邻居!)的人真衰,穷于应付不说,那考验还多到足以让你深深地怀疑自己有虐待人的嗜好:就是要看他人怎么热锅上蚂蚁、怎么刀山间来去,才彰显出自己的岁月静好或洋洋自得的幸福。而且不论在拍什么职业,最后都在谈恋爱。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第一次遇见岁月静好这词语,就是写在婚书上的。使用它的人是胡兰成。张爱玲和胡兰成结合,她原只在婚书上面写:胡兰成与张爱玲签订终身,结为夫妇。胡却在其后加上了“愿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两句话。事实的结果呢却是很大吉利是——大才子(也有人叫他民国第一大渣男)胡兰成几见一个爱一个,爱一个、跟对方在一起时就觉得那是个唯一,还说是天可怜见,很大言不惭。两人的婚姻自然不静又不稳,张爱玲午夜梦回想起那婚书,不知有没生过“当初就该坚持划掉那两句油话嘛”的恼。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但其实每一回跟副刊记者们开报题会议,我都想起连续剧里那碗不知饮不饮得完的汤。报纸一天一天出,课题一天一天赶,那种连绵不断的课题挖掘、没完没了的需要关注,那种操心的频密度,多么像剧里穷于应付考验的众人。累是真累的,只希望不衰。

前几日和同事们聊天才发现,副刊团队里坐四望五,甚至过五的人居然已超过半数,最年轻的90后也快而立之年了。说完大家都在笑,半是自嘲半是惊——这刊物名字叫的可是“活力”啊,这么一大群人还有多少活力剩下么?

长志气的时候想,活力自然未必得与年龄或体力相关,脑子好不好也不是看谁的头壳比较大,但世故一点看,年龄阶段自然意味着人生的选择或许不一样,你关心的事物不同了,你想发力的角度不同了,你想凑的热闹不同了,甚至连会令你发笑的槽点都已经不同。后头又总有一只全身文着“时代”刻着“转型”的猛兽在追赶,我们真的只能应声跑,或捧着把岁月喂它反噬我们么?

ADVERTISEMENT

你!你这兽也是会老的——吃完饭心情轻松的时候我就这样想。不是不报,是时辰未到!而我,我是很受不了“我都快退休了,就看继续做的你们想怎样”这种肾亏的,听了真的会有气。都还在一条船上啊,什么你们或我们?

都岁末了,也写点自许吧。对人生我希望自己能更淡定些,对工作,我希望自己能再灵活点。报题会议时不去毙掉哪怕一道题,专题点子再不成熟都不要一言就否定。只要有人敢说出他想做什么,我们这些坐在办公室里的人啊,最大的功用恐怕是帮忙具体化那思索,提出如何能做的建议——是修筑,而非拒绝。这是我憧憬的工作模式与环境。

剩下的期许,都归给“少点负气”吧。这几日临睡都看萧红的《商市街》,看她和萧军每天都很饿,在冰天雪地的哈尔滨做两个落魄人,苦得连邻居门口挂的大面包都想偷却到底下不了手。但在衣不遮体,寒风猛刮却不得不出外借钱买粮的绝望中,却读到萧红还能写出这样灵动的句子:高空的风吹破我的头发。高空的风吹“破”我的头发!读到这个破我就睁眼笑出来。原来不只能用“乱”啊。写出这句子,怕是连萧红也得感谢日子还有文字,还有情怀还有诗。

更多文章:

黄俊麟/蜡炬成灰

黄俊麟/盘点2021年活力副刊时事专题

ADVERTISEMENT

黄紫盈/我还在学

叶洢颖/造梦空间

梁慧颖/很高兴我们又见面了

黄琬焮/副刊小编upgrade中……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副刊
编采手记
大牌档
同事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天前
3天前
3天前
3天前
3天前
3天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