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娇点慢弹
7:10am 13/12/2021
郑梅娇.家的温暖
郑梅娇

家,若是一个让你很舒服自在的地方,真的可以带来很大的能量。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若用一个字形容2021年,我会选“家”。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经济开放后的日子,众人纷纷约见久未相聚的朋友,人们在舒服的咖啡厅躺沙发泡爵士乐一整天,姐妹淘在餐聚后仍难分难舍,少女在快餐店徘徊一天,就算冠病的阴霾未散,仍见一家人冒着风险出来走走,想必大家在家闷太久只得出门与病毒共舞。

坊间一些人在形容“咚咚锵”(死亡)时,用“回家”来表达,还建议人们应从容的迎接“回家”的这一天,完成一个优雅又像样的安眠;这种对待死亡的感觉,五味杂陈,有点“不想太早”又不得不“保持淡然”。

然而,年过五六十者,谁晓得?谁晓得会是哪一天?听闻昨日老邻送来盆景,明日盆景还在人已经不在,变幻总在旦夕祸福间,唯且行且珍惜。

ADVERTISEMENT

从活着时的四面墙到死后的四面板,人离不开一个窝,2021年,待在家的时间是一次强迫执行的回家,起初有种死亡的感觉,什么都做不了,时间被病毒攫夺,事业被空间挟持,可渐渐的、慢慢的,活出别有一番滋味,开始做些过去没有做过的事。

家,是重新认识自己、休息和再学习的地方;家,若是一个让你很舒服自在的地方,真的可以带来很大的能量。

但是对于家,有些人喜欢,有者走避;让我印象最深的是潘美辰歌中的家,还有徐志摩诗中的家;两者都为人们不回家提出了疑问,是不是外面的世界更有吸引力,还是这个家给不了我们所要的。

潘美辰的《我想有个家》,最唱进我心坎,家,真的是一个不需要华丽的地方,但当我疲倦时,我仍会想到回家;戴安娜王妃嫁进皇室,住进的是皇宫,但她快乐了吗?那是很多家庭的缩影,皇室生活、名流动态更容易凸显人世间的一种现象,而那种现象往往也是民间所发生的日常,有着或多或少的雷同。

但是我觉得戴安娜王妃还是了不起的,因为她在痛苦的婚姻中仍尽力保有自我,并在慈善事业中找到安顿心灵的舞台,教人尊敬也赢得世人肯定;在她躺下的四面板的家园里,纷扰不再,一切平静,虽孤单却伴随着世人的怀念。

畅谈而忘我的姐妹淘、徘徊店外的少女、躺在咖啡厅一天的老黄、每个回到工作岗位的螺丝钉,这些人们背后到底有个怎样的家?是天冷了就回家那种具有一分依赖与归属的家,还是只是一张张票根,撕开后展开旅程投入另外一个陌生?

ADVERTISEMENT

我曾经有个家,有辛劳的父母,七个兄弟姐妹,很吵但很怀念,很穷但至今难忘。但那个家已消失,父母身影已远去,兄弟姐妹各自有家,后来终于我们学会了珍惜手足情;往往当我们懂得如何去爱,但一些亲人已消失在人海中,有种哀恸,是一种听刘若英那首《后来》的悔悟。

我听过一首合唱曲《海韵》,有一段时间我都会感受海啸般的恶梦袭来;诗人徐志摩在诗中写道:女郎,你为什么留恋这黄昏的海边?女郎说:“啊不,我不回,我爱这晚风吹……”于是诗中又叫女郎回家吧。女郎还是说:啊不,你听我唱歌,大海,我唱,你来和……。最后,大海的震怒似猛兽要将女郎吞没,可是女郎还是不回家,她说她爱大海的颠簸。最后海潮吞没了沙滩,沙滩上再不见女郎。

海浪和社会一样可怕,但是有一个美好的家可以回,至少可以喘口气,人们在外再如何颠簸,最重要是有个温暖的家可以依靠,如果没有怎么办呢?

无法埋怨谁,只能靠自己!

除了“家”,也有人用“盼”来形容2021,也很好。“盼”是一种活着的希望,让我们在困难中拥有继续前行的动力。如果旁人不给你爱、如果家人给不了你爱,你就该好好的爱自己,给自己快乐,不企盼别人,只展望自己。

人,一旦没了盼头还真是跟咸鱼没差,所幸明天还是崭新的一天。

ADVERTISEMENT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疫情
郑梅娇
戴安娜
徐志摩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7小时前
11小时前
1天前
5天前
5天前
1星期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