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盟1万6260多数票 拿下巴东色海国席最新票数 看这里
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内即时国内
3:12pm 14/12/2021
英迪拉寻女案 | 前夫列国际刑警黄色通报 探讨列红色通缉令
英迪拉寻女案|前夫列国际刑警黄色通报  探讨列红色通缉令
拉杰斯(左起)和沙毕拉什在休庭后,向英迪拉讲解会见法官后的事宜,右一为英迪拉行动小组(INGAT)主席阿伦多拉沙米。(李伟杰摄)

(怡保14日讯)印裔案有最新进度,联邦高级律师鲁依达雅指出,目前英蒂拉前夫莫哈末礼端已被国际刑警列入黄色通报(失踪人口),警方正在跟国际刑警探讨是否要将其列入红色通报(通缉犯)。

英迪拉申请针对警方定时提供给她有关寻找前夫与小女儿的书面陈述进行司法监督程序,今日在怡保高庭进行12月13日的书面陈述之司法监督;负责司法监督的高庭法官是布宾达星。

ADVERTISEMENT

代表警方的鲁依达雅指出,警方通过国际刑警协助,查询了包括泰国、柬埔寨、寮国、新加坡、汶莱和韩国等6个国家,发现莫哈末礼端曾在泰国和柬埔寨有过出入境纪录。

“他于2016年6月30日至7月2日,曾经待在柬埔寨,而2019年2月11日曾从泰国出境。”

不过,该书面陈述上所提供的资料遭到英迪拉律师团队队的质疑,其代表律师拉杰斯过后向媒体表示,他们无法在国际刑警官网处的黄色通报名单中找到莫哈末礼端的名字,当中只有英蒂拉幼女帕姗娜的名字。

没有幼女上学资料

鲁依达雅向法官报告警方的最新调查进展时表示,警方向吉兰丹教育局查询后,发现没有帕姗娜上学的资料,但却找到了莫哈末礼端与现任妻子诺赛丽其中一名孩子在一所学校上学。

“警方找到他们在学校登记的住址,但去到当地后却发现他们已搬走了,在向邻居们打听后,证实3年前他们全家曾居住在那。警方在调查后发现,莫哈末礼端的该名孩子疑似还在同一所学校求学,所以警方会继续追查该孩子的行踪。”

她说,警方在上个月的司法监督后,提取法官的建议,向公积金局查询后,发现莫哈末礼端最后一次缴交公积金是于2015年的4月,其妻子的则是2010年。

“通过陆路交通局查询后,发现这两夫妻名字分别拥有2辆轿车,莫哈末礼端的是于2014年前(被通缉前)登记。他们也有交通罚单,最新一张罚单是从2016年2月15日发出,但至今没有缴还罚款。”

“我们已经把从陆交局处得到的莫哈末礼端夫妻的车牌号码,发送给全国的警队,以协助侦测他们,目前为止还无任何消息。警方也已经致函国家银行以查询莫哈末礼端的户头转账纪录,但未获国行回应,”

她表示,霹雳州警方在武吉阿曼警察总部的协助下,会一直跟进目前所采取的调查行动,但由于有媒体报道,所以无法向法庭透露警方采取的调查策略。

拉杰斯在法庭上向法官表示,警方在书面陈述中指出,他们认为帕姗娜目前正跟莫哈末礼端一起,但警方却无法找到后者,这个说法是有点自相矛盾的,既然无法找到莫哈末礼端,那么从何得知帕姗娜是跟他一起呢?

“我们认为该名负责调查的警官应该出席司法监督,在庭上作出讲解。”

英迪拉另一代表律师沙毕拉什也表达不满,并指警方目前所做得调查工作仍是在原地踏步,过去6年来从未向英迪拉和法庭提呈过书面陈述,要不是英迪拉提出司法监督,他们也不会这么做。

法官布宾达星听完书面陈述的报告,以及英迪拉一方的说法后,要求警方提供进一步的调查详情,并给予警方2个月的时间去调查,定于明年2月22日作下一轮的司法监督。

另外,英迪拉律师团队也在司法监督后,以警队自法庭于2014年发出对莫哈末礼端的通缉令起,没有定时向英迪拉和法庭提呈书面陈述为由,向高庭入禀提控全国总警长、警队和霹雳州警方藐视法庭。

布宾达星过后拟定明年1月25日,作为被控一方(警队)回应该提控的案件管理程序。

打开全文
英迪拉
寻找幼女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月前
3月前
3月前
4月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