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文艺春秋
9:00am 17/12/2021
刘育龙/阿塔托路的趣奇马戏团
作者:刘育龙
图:Krimzoya

阿塔托路告别了河童,沿着河岸慢条斯理地往下游踱去。在掉进河里4次(捡拾河里的石头时,4次都不小心一脚踩空)、边走边抬头望天撞上树干和巨石6次,以及因为迷路而不得不召唤地精灵问路结果被骂3次之后,他终于到达下一个目的地——安平村。

安平村是月见的家乡,阿塔托路这个馋嘴猫千里迢迢来到这里,当然不是为了探访月见,而是为了向她讨教烘焙曲奇饼的秘诀。为了追踪和保护濒危动物,月见经常四处漂泊,一年只有一两个月会待在家乡。为了吃到念念不忘、一想起便不断流口水的曲奇饼,阿塔托路不得不巴巴地去到那里。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见过狮子吗?汪汪!”阿塔托路刚踏入村子,一只小斑点狗突然出现在他前面,没头没尾地问起话来。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见过,”老神在在的阿塔托路见怪不怪,蹲下来望着小斑点狗,“你喜欢狮子?”

“是啊,我长大了要成为威猛的狮子!汪汪!”小斑点狗兴奋地猛摇尾巴。

“很好,祝你梦想成真。”阿塔托路眯着眼睛笑道,“你认识月见吗?”

ADVERTISEMENT

小斑点狗猛点头:“认识。不过月见姐姐她现在不在家,她在子嘉的家照顾他。我带你过去。汪汪!”

当阿塔托路终于见到月见时,她正在为一个躺在床上的小男孩唱催眠曲。小男孩脸色苍白,形容枯槁,似乎患有重病。

“阿塔托路,我拜托你替我办一件事。”月见把阿塔托路拉到屋外,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认真地盯着他。

“行,你说吧。”说完阿塔托路扭开水壶喝水。他赶了一天的路,一路上跌跌撞撞的,现在才想起几乎没有喝过水。

“请你去筹组一个马戏团。”

“噗!”向来处变不惊的阿塔托路闻言还是大吃一惊,蓦地把一口水喷在月见的脸上。

ADVERTISEMENT

“我知道这个要求很过分,”月见并没有生气,一边抹去脸上的水珠,一边继续说道,“但是你懂魔法,我相信你一定能办到。”

“为什么……要搞一个马戏团?”阿塔托路的脑袋塞满了几千个问号。

“为了子嘉,”月见转过头望向她身后的房子,“他得了血癌,最多还有一两个月的时间。他唯一的心愿,便是希望能观赏马戏团的表演。”

“原来如此。”阿塔托路心头一热,点点头,“那请你马上召集愿意帮忙的村民,明早我们见个面商讨。今晚我先想一想该如何筹划。”

“我知道你要过来后,这几天已经一直在联络村民。他们都很支持我这个计划。”听见阿塔托路愿意帮忙后,月见脸上的哀愁终于消解不少,微笑道:“你今晚就住我家吧。我做了曲奇饼请你吃。”

来到月见的家,又饿又渴的阿塔托路终于得偿所愿,把他在梦中吃过无数次的曲奇饼痛痛快快地大吃一顿。他把月见特地为她准备的3大桶饼都吃个干干净净后,终于停了下来,打了个非常满足的饱嗝。

ADVERTISEMENT

“咦,这个是……”阿塔托路随手拿起一个兔子造型的塑料模具。

“这个是烤制饼干时,用来塑形的模具。用了这个,便可以做出各种形状的饼干。”

阿塔托路凝视着那个模具,发起呆来。

“阿塔托路,你怎么了?”月见见他在发愣,微微皱起眉头问道。

“Eureka!”阿塔托路突然大喊,“我找到筹组马戏团的法子了!”

“太好了!你快说给我听听!”

ADVERTISEMENT

“很简单。月见,请你烤制出马戏团里的那些动物的饼干,然后我会施以活化物体的魔法,把这些饼干变成真正的动物。只是……”阿塔托路想到了一个难题,开始搔头。

“只是什么?”月见担心地问。

“我的魔法造诣毕竟尚浅,灵力有限,这些动物只能够维持一个小时的变身时间。”阿塔托路顿了顿,“不过……”

“不过什么?”阿塔托路说话吞吞吐吐的,把月见急死了。

“如果我们能说服村民施以援手,一起转移一些灵力给我。”阿塔托路低头算了算,“我应该能让这些动物活化最少3个小时。”

“好极了,这件事交给我来办。”

ADVERTISEMENT

两个星期后,在全村人的协助下,村子东边的草地上搭起了大帐篷,马戏团表演时要用到的各种设备和道具如照明灯、椅子、铁架、绳子、站台、安全网等也都齐备了。月见装扮成小丑登场,兼任司仪;小斑点狗坚持要扮演狮子,阿塔托路只好用变身术把它变成高大威武的雄狮。

“汪汪,我是万兽之王了!”变身后的小斑点狗高兴地炫耀。

“哪有狮子汪汪叫的?”村民揶揄他。

“我……我……我一时忘了。”小斑点狗深呼吸,“吼——汪!”

围观的村民见小斑点狗还是改不来叫声,都乐得笑成一团。

表演当天傍晚,整个村子的村民在草场上手牵手围成3个大圆圈,阿塔托路手握魔法棒,站在圆圈的中央,他的前面放了一张桌子,桌面上整齐地摆放大象、长颈鹿、马儿、猴子、老虎等形状以及驯兽师、空中飞人等人物的二三十块曲奇饼。

ADVERTISEMENT

“各位,”阿塔托路高声喊道,“阿塔托路的趣奇马戏团,即将开演了!”

阿塔托路开始念咒语,然后举起魔法棒朝前后左右的圆圈点一点,这4个位置的上空立时闪现七彩的流光,沿着顺时针的方向缓慢转动,村民的头上纷纷释放一颗颗的光点,汇聚进彩光里头。不一会儿,彩光形成的光带越来越厚越来越长,最后都一一地流进阿塔托路的身体内。

“巴士士巴拿,黄色鲸鱼梦!”阿塔托路喊道,“变!大象!”他的魔法棒指向大象形状的曲奇饼。

“哞!”那块曲奇饼发出一阵亮光,一头庞然的大象蓦然出现,神气地扬起象拔高叫一声。

接着,阿塔托路陆续变出了长颈鹿、马儿、猴子、老虎等二十多种动物……

那一晚,安平村的村民一起度过一个热闹、欢乐又温馨的马戏团之夜,特别是子嘉。

ADVERTISEMENT

马戏团演出的4天后,子嘉去世了。临终时,他再三感谢月见和阿塔托路,令他得以一尝所愿。

“阿塔托路,我相信还有很多小孩子跟我一样,希望能亲眼观赏马戏团的表演。”尽管子嘉说起话来已经有气无力,双眼却炯炯有神地望着阿塔托路,“所以,请不要让那一晚的表演,成为你的唯一一场演出,好吗?”

阿塔托路没有想到子嘉会提出这么一个建议,他心中一热,轻轻握起子嘉的手,“子嘉,好孩子,我……我……”阿塔托路内心又酸又痛,泪水汩汩滴下,“我答应你!”

后来,在月见、小斑点狗和一批热心的村民的支持下,阿塔托路和他的趣奇马戏团巡回各处去表演,为许多小孩子带来一生难忘的美好回忆。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小说
童话
刘育龙
马戏团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5天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3星期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