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大北马特色专栏清风拂吹
12:00am 17/12/2021
清风拂吹 | 郭丽云 – 春风度
文/郭丽云(教育工作者)

“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英国著名诗人雪莱《西风颂》里有此佳句流传,原文为: If Winter comes, can Spring be far behind?

寒风瑟瑟,万物沉寂只等春来复苏更新的冬天,在古诗词的意象里,就是严峻肃杀,冷酷凛冽,也隐喻黑暗险恶的社会,以此抒怀,依此磨砺。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小时候读的《唐诗三百首》一书,封面画有江山远在,江雪近观,孤舟上一烟波钓叟。旁边诗题唐朝诗人柳宗元的《江雪》: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那时候只懂得背诵,稍长后理解了诗句的表面含义,再后来才真正读懂那个被拆分书写的“孤独”,诗句藏头竟是无处排遣的“千万孤独”。群山环绕不见鸟儿踪影,所有道路上亦无行人踪迹。辽阔的江面上仅一艘小舟,上面坐着一位披着蓑衣戴着斗笠的老翁,独自在寒冷的江面上垂钓。无一句不在显示孤独与寂寞。

读懂一首诗,要几经年岁,读懂一个人,又得几度春秋?一个人的孤独,不管是主动的选择,或被动的际遇所致,似乎是人生必经的途径,是人生常态,也唯有孤独过的心,才能契印孤独过的魂。

柳宗元仕途不顺,在参与唐顺宗永贞元年的“永贞革新运动”失败以后,被贬官流放长达十年,《江雪》一诗即是这落魄潦倒,举目无亲而近乎“拘囚”的生活中所写。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这样借酷寒衬托理想志趣与人生价值的题材,从古至今,比比皆是。但“春天不远”的激励若只能停在耳际,现实中就只能冬雪里百年孤寂。

ADVERTISEMENT

四十余载年岁就与世告别的柳宗元,晚年甚是凄清。丧父、丧妻、丧母、丧子以后,春天未至。身迁他乡,万里作客,茕茕孑立。因为革新运动的失败还牵累族人的他,甚至悲痛写下愧疚自责似悔过书的《先侍御史府君神道表》,最后一段总结了积累的哀痛:“宗元不谨先君之教,以陷大祸,幸而缓于死……罪恶益大,世无所容。”连最后的傲骨都要折服。

不是每个人都能等来春风度,很多人的冬天好长,长无止境。属于你我的春天呢?

冬至近,得以团圆,即是春天。

继续阅读

ADVERTISEMENT

清风拂吹
郭丽云
春风度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5天前
1月前
2月前
3月前
3月前
3月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