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社论
9:00pm 20/12/2021
社论.天下没有不能“治”的水

4100年前,大禹都能治好黄河大川,我们实在没理由“治”不好大马的连年水患。人定胜天,事在人为,如此而已!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首相依斯迈沙比利表示,根据环境部和气象局的汇报,周六前后的那场大雨,在1天之内降下了1个月的雨量,所以才会在雪隆地区酿成严重水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我们查了历史数据,12月平均降雨量大概是180毫米;一场180毫米的雨量就可以归咎为“天灾”,然后“摆平”西马8个州,受灾户近万、住进疏散中心的灾民近3万人,这只是初步的统计数据。如果把车子泡水、客厅淹水,这些一并算进去,受影响的人数会更多。而且,雨还会再下,历史也会年年上演。

我们的政府做了什么?标准作业程序(SOP)就是设立疏散中心、用钱救灾补助、公务员放假、雇主给予员工有薪假期、发放泡面饼干、私人界捐款……情节也是年复一年。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不分种族肤色,此等“大爱”精神当然值得鼓励和肯定。但除此之外,政府是不是应该多做一些什么?千万别说“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无法可设!

ADVERTISEMENT

我们可以定期疏通水沟河川,有计划的修堤筑坝,4100年前中国夏朝的大禹都能“用人力”整治黄河大水,我们为什么做不到?问题是没钱,或者说钱没用在正途。

我们查阅了10月底通过的,以“大马一家,繁荣安康”为主题的2022年度财政预算案,3321亿令吉的预算中有2235亿令吉用在公务员薪资和外债利息,只有756亿令吉用于“发展开支”。

在“发展开支”中,并没有明载“河川整治”的预算。勉强算得上的“拨款29亿令吉进行维修道路、修缮基础设施和郊区福利项目等中小型计划”及“拨款35亿令吉,以继续实施国家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所以“河川整治”在政府施政计划中,几乎可以省略不提。因为我们还有一笔20亿令吉的“应急储蓄金”,反正淹大水时就领出来用一下。其实百姓不会愿意每年领1000令吉的援助金,因为淹水过后的损失和善后工作很累人。

如果读者去过瓜拉登嘉楼和彭亨北根,应该会对那两条贯穿城市的大河感到震撼,滚滚江水在平常季节,水离河岸不过几米。没有堤坝防护,如果上游一场大雨就会酿成水灾。

我们一般民众对大马河川水文资料一无所知,政府相关机构呢?13州有多少河川?每条河川长、宽、深?山区多大的雨量(比方说12小时降雨100毫米)会导致下游河川失去排洪功能而酿成水灾?人口稠密的河川下游是否必须兴建防洪堤坝?都市排水系统(沟)是否定期疏通?

如果这些都不做,那么只能“看天吃饭”,大雨就淹、小雨不淹,只怨天不尤人!

ADVERTISEMENT

说近一点的,荷兰,全境有50%的土地在海平面1公尺以下;他们是与海争地,却少有水患。《逸周书·文传》云:“兵强胜人,人强胜天。”人定胜天,人的智慧和力量是可以战胜自然的。没有天灾的大马,是不是应该学学?

说远一点的,大禹治水。《史记卷二·夏本纪》提及,大禹奉舜帝之命治理黄河13年。他归纳父亲鲧的失败经验,以开渠排水、疏通河道、引水入海为治水主轴。他以水往低处流的自然规律,疏通了九河。在治水期间,他拿着量测仪器工具,沿着黄河流域由西向东,一路丈量河道与地形高低,重点位置立上标竿记号,并规划排防水道;听起来是不是很科学?我们难道落后人家4100年?

4100年前,大禹都能治好黄河大川,我们实在没理由“治”不好大马的连年水患。人定胜天,事在人为,如此而已!

继续阅读

ADVERTISEMENT

荷兰
社论
财政预算案
水灾
河川整治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8小时前
9小时前
10小时前
13小时前
14小时前
16小时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