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花城花城最热点
6:15pm 21/12/2021
久未联系的女儿向阿窿借贷后“消失” 连累家人被讨债
供FB/久未联系的女儿向阿窿借贷后“消失”,连累家人被讨债
罗南胜(左)及朱建华提醒“大耳窿”,勿为了讨债而牵连无辜人。(丘明艳摄)

(芦骨21日讯)久未联系的女儿向“大耳窿”借贷后“消失”,导致老家整个花园的邻居纷纷接到追债信,更让父亲扬言“要断绝父女关系”!

来自芦骨新丽园的为父者声称,至少两年未见过女儿,女儿也不曾主动联系自己,然而,日前传来有关女儿的消息,竟然是有关她向大耳窿借贷的坏消息,更甚的是,如今大耳窿已将印有女儿照片的讨债信,邮寄到老家花园所有居民的邮箱,不仅吓坏年迈母亲,更让老人家茶饭不思,担心不已。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为了避免母亲终日饱受大耳窿的骚扰,为父者罗南胜(50岁)今日向芦骨州议员朱建华求助,并通过召开新闻发布会,希望借贷公司高抬贵手,不要骚扰无辜的老人家。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罗南胜声称,一对儿女自幼随着前妻移居新加坡,约两年前,女儿罗婉仪(26岁)独自到柔佛新山谋生,多年来,父女俩鲜少联系,女儿只在需要用钱时才会主动联系自己。

“我们最后一次见面大约是两年前,我父亲离世时,还是我求着她回来为爷爷送终,至此之后就更少联络。”

在12月16日,罗南胜收到位于新加坡工作的弟弟微信询问,其女儿是否向非法财务公司借贷,惟他始终联系不上前妻和女儿,因此也无法给出答案。

ADVERTISEMENT

供FB/久未联系的女儿向阿窿借贷后“消失”,连累家人被讨债
借贷公司发送罗婉仪手持身份证,发表借贷声明的视频,向欠债者叔叔讨债。(罗南胜提供)

据讨债者声称,罗婉仪以叔叔作为担保人,私自向借贷公司借了200令吉,如今连本带利需偿还800令吉。

罗南胜透露,女儿经常以各种名义向叔叔借钱,周边的亲友也被“借怕了”,因此,弟弟在收到追债微信时,一度以为是罗婉仪联合他人的诈骗手段,故不作理会。

然而,3天后,罗南胜的弟弟再度收到微信,对方发送罗婉仪手持身份证,拍下借贷声明的视频,才得知侄女真的向大耳窿借钱。

“当我好不容易联系上前妻时,她也告知,女儿先后向5组大耳窿各别借贷了数百令吉。”

据了解,罗婉仪目前为了躲避债务,除了母亲,她拒绝接听任何来电。

供FB/久未联系的女儿向阿窿借贷后“消失”,连累家人被讨债
图为罗南胜的弟弟收到来自借贷公司的讨债短信。(罗南胜提供)

罗南胜透露,前妻也曾向自己的弟弟申诉,罗婉仪曾有过向大耳窿借钱的前科,最终是前妻帮女儿还清债务,如今却重蹈覆辙。

ADVERTISEMENT

“她母亲已帮她还过一次,如果再有人帮她承担责任,她就会不断地重复错误,作为父亲,我希望她能承担自己的错误,别再让父母担忧,甚至连累家人。”

罗南胜坦言,位于芦骨新丽园的老家,如今所有邻居都收到大耳窿邮寄的追债信,就连年迈的母亲得知,孙女年纪轻轻就欠下一屁股债,每晚茶饭不思,更担心家里的孩子也会无辜受牵连。

“我担心大耳窿找不到欠债者,会行动升级,这次是邮寄信件,难保下次不会采取什么极端行为。”

对于女儿在外欠债,更牵连家人一事,也让罗南胜感到气愤,甚至扬言要“断绝父女关系”,希望追债者停止骚扰无辜的家人。

借贷公司“冤有头债有主”
別连累无辜家或其他邻居

另一方面,接到事主求助的朱建华坦言,尽管欠债还钱天公地道,但借贷公司也应该“冤有头债有主”,不要因为讨债而连累无辜的家属甚至影响其他邻居。

此外,朱建华也建议罗南胜就此事件向警方备案,以防万一。

ADVERTISEMENT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女儿
久未联系
向阿窿借贷
连累家人
被讨债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天前
2天前
3天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2月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