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内全国综合
3:32pm 21/12/2021
收成不佳 花农转行 金马仑鲜花缺货
报道:麦肖剑
菊花是主要的本地花种。(取自Lau Brother’s Flower Farm 刘兄弟花园脸书)

(怡保21日讯)国内主要的本地花种几乎100%产自金马仑,但目前的供应估计只能满足市场70至80%需求!

究其源有多个因素:一为进入年杪,雨量多、光照少,花的成长受到影响;二为外劳不足,花农根据自身可应付能力减产;三是行管令期间,花档花店不能开,花农面对亏损,许多花农已暂转行卖菜,使种植者减少、鲜花进一步缺货。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年花供应或受影响

供应层面目前已出现短缺,需求层面又比往日增加:年尾婚礼、毕业典礼多,都需要用到鲜花,加剧了缺货情况;有的花农估计,按照目前的情况,即将来临的农历新年年花供应也不会太充足。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价格方面,目前鲜花价比疫情前普遍上扬了约10%,不过与缺乏货源关系不大,主要是各种农业成本包括肥料、农药、种植介质、人力纷纷喊涨。

至于国内年花市场,80%的花卉来自金马仑,比如发财菊、万紫千红,20%外国进口,比方玫瑰、雪梅、百合花,有的进口花本地也有种植。年花市场尚未开市,盆栽花类新年前一个月上市,切花类则约莫一星期前才上市。花农指出,年花价格届时视市场需求才能知晓,不过届时会面对的问题主要并非价格,而是能否满足到市场所需数量。

黄承毅:如果是新品种的花卉,种苗必须100%进口。
黄承毅:雨量多影响收成

金马仑花业公会副主席黄承毅披露,若根据平日的金马仑生产配额,有约40%的花是销到国外,60%供应本地;而国内的本地花种几乎100%来自金马仑,只有一些花类比方热带胡姬在柔佛、森美兰有种植,蝴蝶兰则在云顶半山脚,数量不多。

ADVERTISEMENT

他表示,金马仑这一阵子雨天频密,没有太阳光照,虽说这是每年年杪的常规雨季,但今年雨量比往年高、光照特少,导致花慢开之余,品质也会受损,因为雨天潮湿度高,花容易生病或发烂。

仍可满足市场80%需求

“花慢开,农人、商家的时间表被打乱,因为许多订单都是固定订单,交不到货,供应链受影响。另一方面,已经可以收成的花又面对病害影响,双重打击下,收成进一步被削减,出现歉收情况。”

他说,根据估算,目前的供应还可以满足市场70至80%需求,只是有缺货情况。

刘建隆:酒店也会用到鲜花做摆设,行管令期间许多酒店关闭,对花业也是有影响。
刘建隆:雨季低温 花卉生长慢

金马仑花农刘建隆也表示,雨季阳光少、温度低,花卉生长较慢,收成期拉长,也影响收成品质;一些花农原本收成中有70%是A级,如今可能掉至40至50%,长出来的花达不到市场要求。

“菊花还可以用灯照,影响较低,玫瑰花和太阳花则对阳光非常敏感,影响较大。”

婚礼及毕业典礼需求量高

他说,目前产量只达到平时的60%,加上进入学校假期,巫裔同胞婚礼多,还有大学毕业典礼,两方面夹攻,鲜花很缺货。

ADVERTISEMENT

“加上在行管令期间,花店、花档不能开,但作为必需品的蔬菜还是可以照卖,许多花农都转去种菜避免继续亏损,这些主要是种菊花的花农,因为比较高端的花卉如玫瑰花、百合、洋桔梗等还有网购市场,菊花则多是供给巴刹花档或花店作拜拜、神庙用途,网购生意较少。”

外劳缺 招本地人帮忙

外劳短缺问题仍纠缠着花农。黄承毅说,如今边界开放,许多外劳回家、跳槽甚至逃走,略略统计,目前整个金马仑还缺少30至40%外劳。

“虽然人力资源部已经宣布可以引进外劳,但早前已经被批准的原产业外劳都还没进来,更别说我们这些第二批宣布的。而且外劳政策不是马来西亚单方面说了算,还要配合外劳原籍国,包括疫苗接种、隔离等方面,许多政策都未明朗化。虽然大马已经出了批文,但原籍国是否准备好也是问题。”

孩子们也入园帮忙

他无奈称,此举造成农民要一一见招拆招,有的尽量招徕本地人帮忙,有的则趁学校假期拉自己的孩子入园帮手,以免人手不足。

刘建隆表示,疫情期间外劳回国造成人手流失,之后就没有新的外劳来取代,人手不足,生产量自然下降,加上天气因素,使目前产量无法达到之前的最高产量。“所以它不是单一因素,而是许多因素造成的。”

高薪抢外劳推高成本

外劳短缺,自然也进一步影响了种植成本。“缺外劳,雇主只能高薪抢人,外劳薪资增加,就是成本增加。”

ADVERTISEMENT

黄承毅也说,目前在金马仑的基本外劳工资是1200令吉,但一般上工人都可以拿到1700至1800令吉,加上外劳短缺,挖角、偷跑情形常见,雇主为了把外劳留下,只能给予相应的薪资。“1200令吉,已经没有人要看你了。”

种植成本增 花价起10%

除了人手,其他种植成本也不断攀升。黄承毅说,这包括肥料、农药、种植介质、种苗、外劳工资等等,在市场供需下,目前鲜花价格比疫情前普遍增加了10%。

肥料价一再走高

刘建隆强调,花价上扬不是因为缺货,而是各种成本上涨,主要是肥料。肥料都是进口,从行管令起价格就不断上扬,一是船运费用上涨,二是原料价走高。

“很多肥料原料都在中国生产。在行管令初期,中国的肥料工厂因疫情缘故没有运作。后来恢复运作后,又因中国要减低煤炭发电比例,供电量不足下,许多肥料工厂又再无法运作。所以问题一直出现,虽然一直解决,但还是持续有其他问题浮现,导致价格不停走高。”

年花进入催花期

至于年花市场,一般上在新年前一个月陆续上市,两个星期前则是高峰时期。黄承毅说,年花目前已进入催花期,花农必须更紧密跟进和关注园里花卉的生长,尤其在植物防疫方面需要打起十二分精神。

“年花供应一般上相信无虞,因年花价格稳定、需求量高,可说是一年之中最好销的时候,相信农人都会尽力做好万全准备,以免影响饭碗。价格则须视那时的供应和需求才能知晓。”

ADVERTISEMENT

刘建隆则指出,以目前情况来看,相信年花供应量也不会太多,因为在人手限制下,花农只能种下自己可应付的数量。

梁丽君
梁丽君:鲜花虽缺货仍能买到

怡保中央公市美丽花艺老板娘梁丽君表示,行管令期间花农减产,还有花农转行种菜,她本身的供应商就几乎全部都转去种菜,唯有再去寻找新的货源。

“目前鲜花缺货,但还未严重到买不到花,价格也有稍微涨价。至于年花要待圣诞节过后才有,如果届时供应不足,就得用进口花,价格会贵些。”

赖文波
赖文波:许多花场转种菜

怡保Gardenia Florist经理赖文波指出,行管令后花卉价格就见涨,至今贵了约莫30至50%。

他说,除了听闻许多花场在行管令期间关闭转成种菜,少了货源价格就会上调,肥料的价格也比以往贵了许多。

“很多金马仑花供应都少了,有时候一些花种,我们还订不到货,唯有去巴刹找。”

ADVERTISEMENT

金马仑供应了国内几乎100%的本地花种。(黄承毅提供)
雨天光照少,花卉的生长趋缓。(黄承毅提供)
在花档买花,价格比疫情前上调了约10%。(刘剑英摄)
黄承毅披露,年花收成前,平均需要大约7至8个月的准备和成长时间,前3个月是处理种苗订购事宜,接下来4至5个月是播种和生长。(黄承毅提供)
花卉非必需品,花农表示即使各种成本都喊涨,也不敢将花价调得太高。(刘剑英摄)
年尾婚礼多,鲜花需求上升。(刘建隆提供)

继续阅读

ADVERTISEMENT

金马仑
缺货
鲜花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6天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3星期前
4星期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