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读者观点
7:10am 21/12/2021
郑名烈.反巫统势力的分裂冲击希盟前景
郑名烈

如果没有马六甲州选,希盟可能还没察觉马来社会中反巫统力量的变化。

透过过去一甲子时间的政治局势的演进,可发现朝野势力的消长与巫统内部是否出现大分裂息息相关。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1987、1998、2017年三个时间点是巫统的大分裂时期。东姑拉沙里、安华、马哈迪均和巫统主流派决裂而另起炉灶,并且在随后的大选和在野的非巫裔政治力量结合,对巫统带来不同程度的冲击。1990年大选丢失吉兰丹和沙巴州(团结党提名后退出国阵);1999年大选吉兰丹和登嘉楼双双落入伊党手中;2018年大选联邦政权和8个州政权落入在野党手中。但甫结束的甲州选举,因巫统没有分裂,反而是在野党分散力量而让巫统坐收渔人之利。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从现在的角度来看,223政变的发生是反巫统势力的分裂。当时土团的慕派与公正党的敏派从希盟出走,转向与巫统、伊党,以及砂拉越的GPS联手,推翻了以“反巫统”为共同目标的联盟──希盟政府。

不久后,土团又和巫统官司派闹翻,后者又和原本反巫统的希盟联手推翻慕尤丁,造成了巫统再任相的局面。希盟在整个过程的角色已从反巫统过渡到联合巫统反土团。

甫结束的马六甲州选,土团正式和巫统决裂,并用国盟旗帜和以巫统为首的国阵全面开打,与此同时,在所有28席皆上阵的还有希盟。土团、巫统和希盟三方已没有合作关系,也正式宣告反巫统力量在223政变后决裂,已经来到全面相互竞争的时代。

ADVERTISEMENT

甲州选举结果显示,巫统在马来社会仍旧维持4成基本盘,保持509大选的势力。但反巫统的两个阵营希盟和以土团为首的国盟却没有一方取得超过4成的优势。

政党的总得票率并不能反映在最终得到的议席数量上,主因是选区划分不公平,以及三角战分散了各政党的得票率。希盟在人口稠密的城市选区大胜,但却在人口稀疏的乡镇选区落败。巫统只获到不到4成的票数,却能拿下18席或议会总数的64.28%。

自509大选之后,虽然希盟已经获得执政中央的机会,但反巫统的各方力量各怀鬼胎,才让巫统及过去长期合作的盟友有机会见缝插针,让慕尤丁和阿兹敏得以兴风作浪。

但223政变后,土团和巫统官司派之间的失和,并没有让希盟从中得利。安华参与了阿末扎希所做的局,最终却让自己困在局中,让依斯迈检了个大便宜。

此次甲州选举则是安华做的局,联手依德利斯哈伦等4人,本想一举推翻以巫统为首的州政府,谁知“偷鸡不着蚀把米”,最终州选反而丢失了原本手上的3个议席。

如果没有马六甲州选,希盟可能还没察觉马来社会中反巫统力量的变化。投票前,希盟还乐观的认为三角战或可重演509大选时的战情,希盟可从中得利。

ADVERTISEMENT

但事实却说明,在希盟与国盟之间,土伊为马来人斗争,以及伊斯兰因素,比起希盟的公正党与诚信党斗争方向更让不喜欢巫统的保守马来社群感到放心。对希盟而言,她的难处是不能为了迎合保守马来选民的要求而忽视非巫裔社会的感受。

安华因为被门徒与盟友出卖而急于夺回政权。为扳倒慕尤丁,安华不惜和巫统官司派暗渡陈仓,结果斗倒了慕尤丁,却便宜了巫统,希盟自308大选甚至在替阵时代反巫统的鲜明旗帜变得模糊。

而土团与巫统官司派的纠缠,则突出了土团反巫统的形象,同时也得到伊党的加持,并获得马来社会反巫统者的关注与认同。

希盟的马来支持力量已跌至15%,与2013年509大选的情况差不多。不能再被动的期待巫统或土团再出现大分裂,因为即便分裂,得益的未必是希盟。希盟要争取的是让他们追求的社会公平,带动经济发展的能力被开明马来群体的认可,不是和巫统、土团和伊党比较谁更种族化、宗教化。

继续阅读

ADVERTISEMENT

国盟
巫统
读者观点
希盟
郑名烈
国阵
甲州选举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天前
2天前
2天前
3天前
3天前
3天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