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星云
7:00pm 26/12/2021
走出阴霾,不要为抑郁买单/圆庆(槟城)
作者:圆庆(槟城)

医学昌明的今日,无论是什么程度的抑郁症,无论是什么原因造成的,都是可以治愈的,国内外有太多临床及研究数据证明这个事实。本身就是一个康复的例证,我只花两个月就走出抑郁。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去年面对家破人散的打击,觉得生命了无生趣,数度独上高楼徘徊,只差没有勇气纵身一跃。当时考量的是万一,跳将下来命不该绝,反而半身不遂或残障,则将更加痛苦。宗教信仰的观念,杀人或自尽都是罪业苦报难逃,而且49天每隔7天重历其境。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我常说自杀者志不在结束生命,是要结束自己的烦恼。一个人悲伤难过不能自拔,超过两个星期,就会不自觉地陷入抑郁。后来我才明白,人脑皮层质及神经突触内,含有5-羟色胺(即血清素)让人情绪安详稳定。一旦陷入抑郁,5-羟色胺、多巴胺与去甲肾上腺素分泌不足,任你再坚强都会失控,心里产生抑郁情绪,一发不可收拾。

抑郁症的心理异常,主要表现为病人特别多愁善感,情绪极端消沉、沮丧、忧郁,焦虑紧张不安;对人、对事都丧失兴趣,无法专注和安定。病者终日沉湎于创伤体验之中,总是消极悲观,严重时有自责、自罪以及厌世观念,因此会自寻短见。

人一抑郁,自主神经功能就变得紊乱。我的经验是欲哭无泪(哭不出来,眼里流不出泪);食欲不振,也没了肚饿肚饱的感觉;而且只进不出,完全便秘;最痛苦的是有了睡眠障碍,抑郁期间身体极度疲惫,但永远睡不着;偶尔能入睡,也是一两个小时就惊醒,痛苦之至。

ADVERTISEMENT

当时发现自己状况失常,还有自救的意志,懂得联系朋友,也找心理辅导热线要求分忧。不过大部分朋友渐渐也抵受不了负能量,而辅导人员也搔不到痒处。其实,抑郁者不是要听大道理,辅导员只需要借个耳朵,听他们倾诉而已。通常我吐完苦水,心里就舒服得多,暂时不想死了。忧郁者成功自杀,除了决心,就是找不到释放痛苦的出口。

我需要继续充电

后来我找亦师亦友的拿督庄耿康,询问慧音社是否有专业的辅导人员可以求助。社长建议我联络一位社工,看看需不需要见也是社友的郑友耀医生。社工给我作心理测验(问答卷),断定我抑郁程度严重。由于会面时间已经是迟午,担心过海来不及到槟城医院,直接带我到威中医院。

复诊我还是选择回到槟城医院,获得郑友耀师兄接见,他是老年精神专科医生,是北马在这领域的专才。他提到最新最快的电疗法,我担心暂时失忆的副作用,万一发生意外会导致永久失忆,忘记亲爱的就糟了。选择药疗和心理治疗,在郑大夫密切监督下进行,两个月后基本康复。

服药是很有效的,所谓药到病除。8月尾杪陷入抑郁,不到10月下旬我就停止服安眠药,靠自己的意志放松入睡。不久开始听歌看戏,对事物恢复兴趣。患病前我向来活跃脸书,病情好转我就回到阔别两个月的墙上,抒发对亲爱的妻和子女的思念,也依照善知识的指导发露忏悔。此时请病假的状态也进入尾声,准备回到职场。

因为恢复了意志,所以尽管不久后面对公司无理解雇,我还是充满斗志的加以反击,把趁我病拿我命的无良雇主告上劳资仲裁局(华文媒体一般译成工业关系局,不容易明白)得到理赔和道歉之后,全家团聚以前,我当然也会闷闷不乐,但是越活就越不消极,因为相信亲爱的一定会回到我身边。

我写这篇文章,缘起于一个年轻人日前承受不了抑郁症而离世。我为笑容甜美的她放弃希望而惋惜悲叹,忧郁症是绝对可以治好的。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只有过不去的人;世上没有走不通的路,只有想不通的人。作为过来人,虽然我依然阴晴不定,需要继续充电,还能勉励鼓舞比我衰弱的人。那一刹那,忧郁得要自尽的人,只要能迟疑一下想想以后才寻死,也就能活命了。

ADVERTISEMENT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抑郁症
心理治疗
鼓舞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3星期前
4月前
6月前
7月前
8月前
8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