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社论
9:00pm 27/12/2021
社论.全球极端气候,洪灾乾旱将成常态

要长期解决防洪治水、预防干旱,就必须要有长期规划执行才能“治本”,短期的特攻队只能勉强“治标”。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首相依斯迈沙比利宣布同意成立“水灾特工队”,由政府首席秘书莫哈末祖基领导,协调多个部会“为第二波水灾做好应变准备”。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我们在此向首相提出建议,今年的全球极端气候已经警示,今后,长期干旱或突如其来的大雨洪灾,会是大马或全球的气候常态,细思极恐,别等闲视之。

今年11月1日召开为期两周的“第26届联合国气候变迁大会”(COP26),科学家们下了“全球暖化与气候变迁”的最后通牒,未来10年全球极端气候会更频密和更强烈。之后当然会越来越严重!

COP26的会议重点,是全球各国共同商讨如何降低二氧化碳排放量,以期在2050年实现“碳中和”,这是挽救地球免于暖化的急务。但从现在起到2050年,还有整整30年,全人类每年必须面对极端气候的威胁!

ADVERTISEMENT

什么是极端气候?中国河南爆发千年洪水、德国百年洪灾、哥伦比亚严重干旱、北极出现38摄氏度高温、严重风灾野火同时席卷欧、美、澳;而大马年底的大水灾,只是极端气候下的“小产物”之一。

我们的“水灾特攻队”是为第二波水灾做准备,这个决定无可厚非,但只是短期应变灾难的做法。既然特攻队已经成立,那么就必须剑及履及的展开“防灾工作”,而不是等到大雨之后“忙于救灾”!

从这次大水,我们排除降雨量、山区大雨以致下游排洪不及,农历十五大潮导致海水倒灌等因素外;从灾民的短视频、新闻报道及了解各地区社区排水状况的评论员的分析,已经清楚告诉政府,“疏通排水沟、清理堵塞河道”是特攻队在最短时间内可以立即进行的工作。这些工作当然不能防洪治水,但至少可以让灾害降到最低;或者说只能短期治标不能治本!

疏通水沟与河道工作必须同步进行,不要只通A区而害了地势较低的B区。我们暂时不清楚水灾特攻队的职务,如果只是救灾而不防灾,那么这次不幸的灾民就等着下次被救吧!

水灾在大马是每年必发,只是地区和灾情程度不同。我们看到太多民众的例子,自住的房子每3年一大淹、每年几小淹,超过半小时的大雨就必须立即关闭电闸,移动家具,惶惶不可终日。

科学家们已经说了,未来30年的灾难只会越来越严重。在大马,可以预见到的灾难,不外乎水灾和旱灾;要长期解决防洪治水、预防干旱,就必须要有长期规划执行才能“治本”,短期的特攻队只能勉强“治标”。

ADVERTISEMENT

我们在之前的社论,以及一些专业评论员也提出不少好的建议,今天重新整理如下:调查全国河川完整的水文资料,了解所有河川蓄水防洪功能;严禁森林砍伐,明确规划水土保护区;严禁开发具防洪功能的湖泊和防洪地域;上游修建水坝(不是小蓄水池),可以发电、防洪、防旱;修建拦河堰;旱季时清理水坝、拦河堰、河床的淤泥;疏通拓宽经常酿灾的河流;下游建筑堤坝防洪;下游兴建疏洪道、抽水站、水门、排水干线。

以台北为例,早年大台北台风水灾年年发生,1960年开始有计划防洪治水,直到1999年12月完成防洪工程,耗时40年,总经费约1100亿台币,换算成货币波动等因素,可能折合三四百亿令吉。其实分十几年进行,我们还负担得起这笔预算。

今年,台湾历经了50年一遇的大干旱后,台北市6月4日1小时内降下209毫米、3小时300毫米雨量,这比我们一周前雪隆雨量大得多,但大台北只是部分地区积水。

以台北为例,大马防洪治水工作应该即刻上紧发条。与其盖大楼、建铁路,不如赶快把水治好,因为全球极端气候就要来了!

继续阅读

ADVERTISEMENT

社论
水灾
极端气候
治水
COP26
水灾特工队
旱灾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小时前
21小时前
21小时前
23小时前
24小时前
24小时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