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专栏活力名家节选好物
10:00am 28/12/2021
赵少杰/挪出希望的缝隙
作者:赵少杰

我先承认我失败了!在每一年结束前,脑海中总会浮现“断舍离”这个念头,但是年年都是还未开始前,就宣告失败,为什么会失败呢?请看图片!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将一些久违的箱子打开,看看那些早已被遗忘在某处的物品,大部分都是一些小物和碗碟,因为太久没看到它们,心情就像是刚收到新品开箱一样,异常兴奋,一下子就忘了该进行“断舍离”,然而这一切都是曾经陪伴多年,有一些甚至是无法轻易丢弃或割舍的物件,就这样在丢与留之间挣扎,而它又再次被安放在某一个纸箱里,继续安静地沉睡多几年。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这一次借着搬新家的理由,终于把柜子里最深处的锅碗瓢盆都给清理出来了,躲藏在架子最内侧的箱子也再次被打开,然后将它们一一放置在新家长达3公尺的饭桌上,没一会儿功夫桌子就满了!原来这些年积累了那么多食器,原本只知道工作室里存放很多,只是不晓得自己确实有买过那么多!母亲常常问我:“你一个人需要用那么多碗碗碟碟吗?”我认真地回答她:“朋友多嘛!大家过来吃饭,总是会用到的。”事实上没几个朋友过来吃饭,大多数都是自己一个人吃饭,也因为更换各式各样的碗碟,这让“一人食”看起来没那么寂寞、无聊。

我常想像每一道菜都需要一个合适的容器来衬托它的味道与色彩,因此在购买每一个食器前,脑中浮现合适用来搭配它的料理,或是哪一个料理需要用怎样的容器才能展现它的美味?
忘了从哪一年开始收集旧食器,只记得自从发现书架上的藏书都长了斑,顿时对那些“丰富了脑袋却贫穷了生活”的书感到厌烦,因此开始在网络上抛售这些旧书,很快书架上腾空了许多位子,不过没多久,架子被二手食器给填满了。

ADVERTISEMENT

我仍记得刚刚搬入翡冷翠郊外的小镇Incisa in Valdarno 3楼公寓,那是一间空置了好多年的房子,屋内空空如也,楼下五金店的老板Mugnai问我需要饭桌和椅子吗?他用小蜜蜂货车(Ape)将老家具载给我,木厂同事送来在路边捡到的沙发床,意大利友人送来几张旧床架和床垫,邻镇的朋友送我几张厚厚的棉被,才不至于冷死在意大利的冬天里。厨房里没有任何炊具,也没有杯子、碗碟,只有一个屋主留下的露营小煤气炉,就这样我开始在跳蚤市场寻找可使用的旧物,就这样一开始,从此再也停不下来。

新东西虽好,但我更喜欢使用旧器物,因为旧物有种被赋予第二生命的感觉。我喜欢在一大堆旧物中翻箱倒柜,逐一发现它们在杂物堆中散发的微微的、偏黯淡的光芒,除此之外,它还可以拓展你想像力,看你如何搭配使用它,注入新生命。我最爱看它曾经被使用过的痕迹,陶土或瓷片上的细纹,感受捧在手掌上重量和厚度,仔细端详它造形与模样,这足以让我想像它,在餐桌上的出现以及被使用的过程。

在选择二手食器时,我甚少选择一整套的餐具组,更偏爱那些只有一个,或是无法配对的单一餐具,当它跟其他单一的餐具配对成功,它们将产生微妙的变化,视觉和使用习惯上都产生了变化,因此没有一个食器会被孤立,只要有耐心,都可以找到相互匹配、融合的组合。

除了那些旧碗碟,我在一个小铁盒中找到了一只石企鹅,这是智利室友Lucio从老家智利带给我的礼物。在意大利那段时间我们将它放在冰箱里,只差没有用冰块盖个冰屋给它,每一次打开冷冻库时总让我们会心一笑,如今想起来却有一丝丝的苦涩,原来在意大利留学那段时间,我的冰箱穷得空空如也,就像那间房子一样,冷冻库空旷得还可以住进一只小企鹅。如今小企鹅再次住进我的新冰箱里,虽然往后它一定会被其他食材挤压居住空间,但是我相信它一定会在新家过得很好。

ADVERTISEMENT

现今人们的生活越来越压迫、紧张,断舍离是为了在拥挤的生活中,腾出一些实体上和精神上的空间,在决定积累多时的物件去留之际,你是否为自己成功挪出了一些缝隙,在今年结束之前,让新年新希望如凉爽的风般穿透而来?

相关文章:

赵少杰/用什么来搭一座马槽?

赵少杰/后背强壮的男人

赵少杰/时间是忽明忽灭的烛光

赵少杰/回家一个人吃饭

ADVERTISEMENT

继续阅读

ADVERTISEMENT

赵少杰
断舍离
希望
缝隙
节选好物
碗碟
锅碗瓢盆
旧器物
旧物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星期前
4星期前
1月前
1月前
2月前
2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