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大都会城人小说
2:35pm 29/12/2021
孙天洋·平行世界

早上起来,手机收到大表哥的简讯,他们家添丁,他的大儿子生了一个胖小子,是大表哥的第一个内孙。他还发了一张他怀抱婴儿的照片过来,脸上满是幸福满足的神情。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我为他感到欣喜,第一时间祝贺他,又问起什么名字。信息才刚发出,我才回过神来,大表哥的大儿子娶了一位马来女子,是改信伊斯兰教的,应该连名字也改成马来文了。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不料,大表哥回复我说:名字叫云乐,希望他像天上的云朵一样自由快乐。

我一怔,回道:不是要改伊斯兰教名吗?大表哥奇怪地反问:为什么?我儿子又不是进伊斯兰教,为什么要改名字?

我再吃了一惊:你儿子不是和一个马来妹结婚吗?没有啊,大表哥答道:他的老婆是地地道道的大马华人,怎会是马来妹?你搞错了吧。

ADVERTISEMENT

是我搞错了吗?我搔一搔头上的乱发,再轻拍一下脸庞,试图使自己更清醒一些,发现这一切不是梦。那么,记忆中,两年前飞去亚罗士打出席他俩的伊斯兰教婚礼,难道是——记忆错乱?

我下楼找人求证。我和年迈的父母一起住,他们应该会知道大表哥儿子的婚姻情况。下得楼来,妈妈从厨房走出来,湿漉漉的双手往围裙上抹拭,看见我就说:可以吃早餐了。吃了早餐我们一起去商场买冬装。

我一下子愣住。妈妈不是行动不便,住在最下层的套间里,连上楼梯也不能,无法自行进出四个台阶上的厨房么?她平时用助行器走路,现在怎么健步如飞了?

我定睛一看:妈妈的身子骨挺得直直,头发黑白相间,面容绽放光芒,看上去才六十余岁。我再回头,坐在客厅看报纸的爸爸,头发开始从发鬓变白,脸上手臂上的老人斑几乎不见,也是六十出头的样子。

我再摸一摸自己的脸颊,急忙往镜子前一站:里头那个我仍然是四十岁的我,前额发线后退,眼袋明显,胡须黑中现白。

不可能啊,我妈生我时四十二岁,我爸四十岁;为什么如今他们才大我二十余岁?是时光倒流吗?那我为什么没有变得年轻?难道是——时空错乱?

ADVERTISEMENT

我悄悄收起诧异和压住满腹疑问,来到餐桌上,与父母吃起早餐。

爸爸一言不发的边咬着面包边看报纸。我问起大表哥儿子的事,妈妈很肯定地告诉我说他娶的是华人。

我突然想起,于是开口问道:妈,今天是几月几号?

妈妈狐疑地看看我,以为我还没睡醒,但仍然答得非常清楚:今天7月30日。后天8月1日就是小悠的生日,你不会不记得吧?

小悠?谁是小悠?难道是……

你的女儿啊,我们的孙女啊。妈妈站起来,收拾餐具。

ADVERTISEMENT

我吓一跳,什么?我几时结了婚?还生了一个小孩?

我深呼吸一口,向爸爸问道:爸,今年是什么年?

爸爸脱口而出:今年牛年,2021年啊。你还没睡醒吗?去再洗洗个脸吧。

我去洗脸。希望冷水把这奇异的梦境冲走。抹干脸上的水,我四下一望,屋里摆设和平常一样,就是我四十岁人生时的住家。

我回到房中,捡起床头的平板电脑,上面有我昨天临睡前玩的电脑游戏:平行世界。这个游戏设定许多个平行时空,玩家可以选择去到任何一个时空,开始自己的人生,重新努力念书,抉择结婚伴侣,再度规划人生。

昨晚,我刚下载游戏,玩得倦了,倒头就睡。

ADVERTISEMENT

今天一早,我却好像真的进入了一个平行时空,我的父母变年轻了。

我竟然可以和父母一起国外旅行了。

头条新闻:宏愿国目标达到,大马2021晋先进国。大表哥儿子没娶马来妹。新型冠状病毒没有出现。全球没有瘟疫流行。

最重要的是,我结婚了。我的另一半会是——我的初恋?我的红颜知己?我暗恋的同事?

“老公,我和女儿晨运回来了。”

啊,果然是她。

ADVERTISEMENT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