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再会2021
7:35am 31/12/2021
叶伟章.绿蝶翻飞的季节里,我们说再见
叶伟章

亲爱的G: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不知不觉间,2021竟已来到了尾声,悄无声息的,如午后进入家里的阳光,原以为它一直都定格在墙上,又或攀附在阳台翠绿叶片上,却在偶然不经意的一瞥眼间,才惊觉它早已褪去,徒剩一室的黯然。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这真是困顿的一年啊,原以为我们只是失去2020,不意竟连2021也给赔上了。在这身体被禁锢灵魂却流离失所的压抑氛围里,你离开了。

你离开的前两个月,曾来电与我道别。趁著我还有点力气,我想和你说再见,你在电话那头以爽朗的语气如此和我说。我也故作轻松地回你话,彷佛只要继续若无其事,日子就可恢复平常,你就会不药而愈突然好起来。你说是来道别的,但直至电话挂上,我都没与你说再见。

后来,你传了一张照片给我,你的近照,羸弱消瘦憔悴的你。照片下你留言:不要吓着了。当然我没告诉你,我其实被吓得宿夜难寐。那不是我认识的你。

ADVERTISEMENT

(那不是,我认识的你。)

再后来,我就联络不上你了。

你离开时正是疫情几近失控的险峻时刻,殡仪馆严格控制着人数。你母亲来电,说是可以给我通行证送你最后一程,我和她说不了,因为我家里有更重要的人需要守护。我说了一半的实话,另一半我没说出口的是,我其实仍未准备好与你道别。

(我不知,该如何准备。)

你离开数月后,一切喧闹归于平静后,我和BL相约一起去看你。我们走进了那座新盖的灵骨塔,在安静得彷佛置身于异次元世界的塔里转着圈找着你的牌位。然后我们像乡巴佬似的研究着牌位的结构,像郊游似的东拉西扯胡说着些甚么,像你仍活着而我们仨又回到青春张狂的流光岁月里似的喧闹着……如此这般一个下午过去,直至离开我依然没与你说再见,至于BL 有否悄悄与你说些甚么,我就不得而知了。

(我坚持,不说再见。)

ADVERTISEMENT

BL 向我挥手直接离去。我坐在车子里,视线被不远处坟冢区里的一棵树给吸引住了。应是一棵菩提树。风大,树上的叶子彷佛下一秒就会被吹离树稍似的,千百只绿色的蝴蝶同时展翅,尔后却又迅速被拉回到枝上,如此反反复覆,始终未能飞离。

(那你呢?离开了肉体的你,是否也就自由了?)

报馆问我可不可以写一封信,与2021道别,我于是想起了你。是呀,2021要离开了呢,想来在与它告别的同时,我似乎也不得不和你说再见了。原来有些事,并不是坚持就能达成的;并不是我坚持不道别,你就会留下的。

人到中年,似乎不得不接受,原来人生原就有这许多无可奈何。

(于是我们不得不,说再见。)

对了,忘了告诉你,我明年有作品呢,希望你可以一如既往地来看我的演出。再见,我们到时见。

ADVERTISEMENT

(再见。)

与你同月同日生的Y

葉偉章

继续阅读

ADVERTISEMENT

叶伟章
勇者无惧 希望2022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3天前
5月前
5月前
5月前
5月前
5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