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我的股票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人物
03/01/2022
继程法师与画家叶逢仪跨界合作/当禅碰上麻雀……
报道:本刊 张露华、摄影:本报 陈敬晖
叶逢仪与继程法师的联合之作,把“不二”变成了“不只两只麻雀”。

一个以禅入世,一个以麻雀入画,当禅碰上麻雀,有谁会想到竟是如此和谐,用禅与麻雀的碰撞疗愈疫情下的心灵。

继程法师是禅修师,在疫情底下,禅修可以帮人安抚烦躁不安的心;而以画麻雀见称的画家叶逢仪,在疫情中借着画画来放松身心,应对这不安的世界。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继程法师
叶逢仪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访问这一天,在紫藤文化集团创办人林福南的牵线下,继程法师和叶逢仪两位大师级人物聚首一堂,以画交流,以禅论世,让大家在禅与画之中看到在疫情中如何安定身心。

从动到静,回归内心

以往禅师与画家都是经常出国的人,在流动的时空里创作。可这两年里为“疫”所困,静待家中,却也可以在静中得到启发与灵感,无阻创作的意念,动与静,好与坏都可以安住身心。

继程法师说:“前几年我一直闲里偷忙,在2000年我辞去所有职务,开始我的‘闲生’。后来我去了美国,一有空档就安排活动,结果那20年间,每年有10个月都在国外。当时就动了一个念头,如果可以静下来也很好,却没有想到真的静下来。”

ADVERTISEMENT

他觉得,过去两年没有出国,一直住在太平自修、看经书、写字、画画,收获虽不多,但多了很多休闲时间,可以骑着脚车四处逛,有更多心思去欣赏所有景物,这也未尝不是收获。

同样的,以往都是四处作画的叶逢仪,经常出门都带上画具在旅途中作画。这次因为疫情留在家中,把很多平时放在一旁的东西都整理好,包括思维与想法。

多了很多时间在家里作画,让他多了很多新的灵感,即使如令人憎恨的冠病病毒,他却能看到病毒形状很美,而启发他画出不一样的病毒与创作,画了一些平时想不到的东西,是他另一种收获。

他认为,人一生会面对很多事情,没有绝对的好与不好,对或不对,视乎你如何看待。就好像病毒虽不好,但它可能也有好的一面,如人们静止了一切活动,却保护了大自然环境。

面对这个动与静的大转变,很多人都觉得无所适从,烦躁不安。但继程法师却认为,静止的环境,可以让大家回归到内心,发掘深层的内在。

他以主动闭关与被动闭关来比喻这次的疫情。以往我们闭关以用功修行,但这次疫情却如被动闭关,外在环境因缘令我们必须静下来。在这样的环境下,我们要转被动为主动,自己懂得安排事情,把过去一直要做的事情给实现,或主动做一些不一定是自己想做的事,或可以做的事情,把握这次的转化过程,就如佛法中转烦恼为菩提。

ADVERTISEMENT

“只要我们懂得转念,就是一个机会。有的人整天都在忙,结果忙出忧郁症。如今也有人闲出忧郁症,所以无论忙或闲,主要是看我们如何调整观念心态,从正面角度来看,我们被动的闭关,时间还是自己的,就看我们如何应用与发挥。”

一个以禅入画,一个以麻雀飞入,继程法师与叶逢仪结合,创作出别有意境的禅画。

继程法师恬静的禅字画,在叶逢仪加上麻雀后,马上灵动起来。
继程法师在作画,林福南(右二)与叶逢仪在旁欣赏。

 
 
静止的世界,让我们无法往外探索,只能往内寻求安定,会影响艺术创作吗?

继程法师觉得,动态有它的刺激,但静态却令人可以专注观照,达到禅的境界,可以创作出更深处的作品。

他解释,创作有两个层次,内在安定与外在分离,这两种功能在我们用功过程中本应是一体的。但往往我们在外在分离中,看不到内在安定;一些很偏外在的艺术家,你可能觉得他的创作很有创意与刺激性,但往深一层就觉得他的作品不够深沉,安定的部分不够扎实,所以一些艺术家会走向宗教,因为他们发现更深层在内在对创作有帮助。

作为艺术家的叶逢仪淡淡的说:“我个人觉得一切顺其自然,天生我材必有用。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优势,不好好利用,而去模仿外在,实在没有必要,所以我作画都强调不要保守在一个框框里,应该好好发挥自己与生俱来的天分。”

ADVERTISEMENT

他在甲子之年悟出一个真理,就是30岁之前听父母、老师的话,30岁以后听家人的话,到了60岁就要做自己,否则就白白浪费了自己的一生人,这是他自我反思的结论,决定60岁后的我,必须要做回自己。

完成前半部的继程法师仿佛在说:“竹林为你建好了,就看你如何把麻雀引来!”
继程法师的竹树,在叶逢仪的麻雀报到下,变成了竹林。

 
面对不确定的疫情,亲人离世,要安定身心,如何做到?

继程法师说,疫情一直在变化,我们无法掌握它,所以它(疫情)不是一个实情,不是实情就没有永恒性,在佛教里就是无我。

“当我们看到因缘在流动,你就要学会怎样依着流动的因缘让自己活得自在。如果我们能明白其中的道理,无我,忘我,不再执着,就可以活出自己。”

“佛陀也说过‘唯我独尊’,内在的我是自在,只要懂得因缘流动的道理就可以做到。”

叶逢仪以拔草来传达他的转念。他表示自己喜欢园艺,在种花的时候看见小草就想把它拔掉。可是回心一想“世界那么大,小草也有生存的空间与权力,你又有什么权力把它拔掉?”。

ADVERTISEMENT

再联想到他去学插花艺术,看到那些被剪下来的花就对老师说:“花长得那么美,你把它剪下来,不是很残忍吗?”

然而老师却说:“就因为它很美,为了要把它的美给更多人看所以才剪下来,它会很感谢你,因为你不是摧残它,而是让更多人看到它的美,是功德无量!”

经过老师这么一说,他也觉得很有道理。画画也一样,多一笔就会把画破坏掉,但如果不下这笔又怎么知道是坏,或者再多一笔能让它起死回生,所以东西没有对与不对,好与不好,很多东西都是两面的。

继程法师也对剪花之说有异曲同工的看法。他说:“如我把花采下来供佛,它就有供佛的功德;如果不采下来,它生命还是枯萎,但无论在佛前或大自然枯萎,都有其意义。”

继程法师与叶逢仪以画交流。

相关文章:

心理疗愈师吴若权/疫情下学习放手,再放心

ADVERTISEMENT

ICU医生与死神殊死搏斗 陈志金医病、医人与医心

跟一座城市融成一体:记耀威

双城交会念耀威

素人画家纪展雄/随心所欲 为自己作画

ADVERTISEMENT

麻雀
人物
继程法师
叶逢仪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6天前
3星期前
3星期前
1月前
2月前
2月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