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际即时国际
3:48pm 03/01/2022
送保姆家时笑眯眯 傍晚接获儿子死亡恶耗
杜静蕾(左)和杨振成至今不能接受儿子去世的事实。(取自联合早报)

(新加坡3日讯)这对年轻父母永远都不会想到,早上送半岁大的儿子去保姆家时,孩子还会笑眯眯的,但被通知去到医院时,他已变成冰冷的尸体。

这起事故发生在2021年12月28日傍晚,当时接到保姆来电的杨振成(30岁),完全没料到电话的另一端,通报的是他孩子生命乐曲来到了末章。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他记得当时保姆说:“是璟昱的爸爸吗?孩子没了呼吸,现在救护车送着他去盛港医院,有什么事情的话你再让我知道。”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他听后声音颤抖地反问:“为什么孩子会没了呼吸?”当他听到保姆支支吾吾不回答,就赶紧盖上电话拨电给妻子,两人马上赶去医院。

杨振成说,去到医院后两人被护士带入等候室,当时还抱有一丝希望的他们,终于等来了医生,但医生捎来的却是令两人崩溃的结果。

“我们已经尽力抢救了,还用了很强的药,但还是没办法。怀疑孩子在送来医院之前,就已经没了呼吸,但一切还要等待验尸报告出炉才能判定”,医生这么跟他们说。

ADVERTISEMENT

孩子的母亲杜静蕾(30岁)接受《新明日报》访问时,仍不能接受儿子已经去世的事实。她说:“前一晚儿子的胃口还很好,隔天早上我带宝宝去保姆家时,他还是开开心心的……”

杨振成在采访过程中多次泪崩,他强忍悲伤,先后展示孩子的体检报告和发育里程记录,指儿子向来健康,无法相信宝宝就这么走了。

死因为心肺衰竭待调查

他指警方告知会把此事列为非自然死亡案来调查,但如今已过了6天,他们都不知道儿子到底在保姆家发生什么事。根据杨璟昱的死亡证书,导致他死亡的原因是心肺衰竭,但有待进一步调查。

杨振成说,有几次从保姆家接儿子回来后,发现他身上偶尔留下红痕或红印。

“当时我以为是儿子自己抓的,后来几番询问,保姆才说儿子是被她照顾的其他小孩弄伤。”

他指儿子的额头曾被抓伤,在过世的一天前,甚至被其他小孩用玩具打中鼻子,导致鼻梁附近留有红印。

ADVERTISEMENT

同是当会计助理的两人说,之前从网上找到保姆资料,40来岁的她称有从事幼儿教育10多年的经验。

由于该保姆每月只收费900元(约2781令吉),对于月收入只有4000多元的两人来说,认为当下是最恰当的选择。

已是新加坡永久居民的杜静蕾说,由于她和丈夫都是新山人,孩子也是外国人身分,如果送去托婴中心的话,每月收费至少要2000元(约6182令吉)。

“一开始觉得保姆还可以,不过后来感觉她越来越敷衍,有一次我去接儿子时,看到保姆正抱着哭闹的儿子跟别的家长聊天,我抱过儿子时发现他全身很烫,回家量体温后才知他已烧到39度。”

死者浅眠 平时关门房里睡

另外,该报记者今早走访保姆家,刘太太(42岁)受访时说,除了死者以外,她在家里也照顾1岁大和9个月大的宝宝,但她称不觉得照顾3个孩子会让她忙不过来。

她指照顾死者约4个月,由于死者还小,一天下来会喝两三次奶,每次也会睡约三四个小时。

ADVERTISEMENT

保姆说,死者是浅睡眠者(light sleeper),容易被一点声音吵醒,所以她平时会让他在房里睡,并且关上门,尽量避免进出房间,以免打扰他。

事发当天,死者在靠近客厅房间的婴儿游戏床(playpen)内睡着,当时床里没有枕头和被单。

“他大约下午3时在房间入睡,约傍晚6时15分,我原本准备要帮他洗澡,怎料却发现他的脸部朝下,半张脸变紫蓝色,没呼吸了,不过身体没有僵硬。”

被吓得彷徨失措的她,赶紧多次尝试叫醒死者,但宝宝依然没反应,她连忙拨电叫救护车,然后跟着救护人员在电话中的指示,为宝宝进行心肺复苏术。

“我依照指示按着他的胸口,并轻抚他的背部,直到民防人员赶到现场为他急救,但都没用。”

死者父亲:事后没联系家属
保姆:愿意跪下道歉

死者父亲称,儿子送院时保姆没有跟随,死后保姆也没拨电或上门道歉。保姆今早哽咽说,愿意跪下道歉。

ADVERTISEMENT

杨振成说,警方的调查报告不会那么快有结果,所以寄望保姆告知到底儿子发生了什么事,但自从事发后,对方不仅没打过电话来,也没亲自上门交代来龙去脉。

保姆解释,事发时她不是不要陪死者去医院,只是因为警方在场,而另外两个宝宝也在现场,她走不开。

她事后没联系家属,不是因为不要道歉,而是因为案件还在调查中,警方交代她尽量少接触家属。“我也想等彼此心情平复一些后,才去联络他们。”

她指不知道死者的父母在等她电话,她以为他们不想接她电话。

“我知道,现在打电话给他们,会有不好听的话,这些我可以接受。就算要我跪下来道歉,我也愿意。宝宝在我家出事,这是一条人命,我也不想的。我自己也很喜欢疼爱小孩,所以才会当保姆,我也不想这种事情发生,真的很难过,如今,这件事也成了我的阴影。”

警方受询时表示,去年12月28日傍晚约6时25分接获一起非自然死亡的报案通知,事发地点在盛港河谷弯(Rivervale Crescent)第158D座组屋。

ADVERTISEMENT

一名男婴在上述地点被发现时一动不动,被送院时已不省人事,过后在医院被宣告死亡。案件还在调查中。

继续阅读

ADVERTISEMENT

宝宝
保姆
没呼吸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星期前
4星期前
4星期前
1月前
1月前
2月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