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豪言
7:20am 04/01/2022
戴子豪.“报刊”和“抖音”世代的大选之争
戴子豪

赛沙迪新成立的“MUDA”将在下一次选举左右很多议席的选情,甚至有可能赢得几个关键议席,成为造王着。

随着科技的发展,世代的交替不再是以百年为单位。单单二十世纪,就发生了两次世界大战,互联网的面世,以及国际间的互通,加速了新世代更替。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1900-2000这一百年可以分为6大世代,即1900-1924的GI世代、1925-1945的沉默世代、1946-1964的婴儿潮世代、1965-1979的X世代、1980-2000的Y世代和后2000的Z/阿尔法世代。一个世纪,6代更替的速度,在人类渊远的历史,实属惊人之速。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但是今时今日的21世纪的“Z”或者“阿尔法”世代,又分成几个小世代。这个世代因全球国际化的原因,已经不被“国家或朝代”所局限。

我拿马来西亚当例子,用“资讯来源”作为切割,65岁以上的为“纸质报刊”世代;30-65岁为“脸书世代”;20-30岁为“IG世代”;以及20岁以下为“抖音世代”。

各个小世代的思维模式、生活作息、工作目标、知识、政治了解等等,都截然不同。就拿纸质世代的大多数人和抖音世代做比较,前者在经济上注重稳定、忠诚和保障,所以偏向于对拥有房地产有一些执着,不轻易转行,不愿意从事高风险的投资等等。原因是那世代人经历了国家动荡,以“生存者”模式为生活理念。

ADVERTISEMENT

抖音一族,刚出社会,没有经历什么社会动荡,资讯及科技发达,所以经济理念不再对“拥有权”这个概念抱以执着,可有可无,迈向“共享”理念。寻觅工作不再是以生存为条件,而是会寻找最适合自己的工作和工作条件,不停尝试转行,止于至善。

同一个时期的报刊世代的长者,对抖音世代的新生代频频摇头,冠以“草莓族”,挪揄其不堪一击的个性,没有老一辈人的忠诚、刻苦、勤奋、不懂规划未来、迟婚不齐家、不愿传承文化等等。

反之,抖音世代觉得报刊世代为古板、固执、故步自封、不愿冒险、盲从于传统、苛刻、使得国家停滞、无理取闹、无法与时并进等等。

而我们夹在中间的脸书以及IG世代,对上下两代,有着“我能理解,但不感同身受”的想法。报刊世代如何看待抖音世代,及反之亦然,我们都能同理,但不完全苟同。

由此分析,不难察觉在政治上,友族和华裔年长者,对老字号巫统和行动党情有独钟。巫裔年长者盘根的郊区选区,巫统从未败选;华人集中的城市区,60年来都是行动党的地盘。

2018年大选翻盘,对巫裔老者来说,本质上还是巫统的内斗。敦马哈迪为巫统首相22年、纳吉为巫统首相9年,包括慕尤丁、沙菲益、安华、慕克力等,虽为希盟及反对党领袖,但其出身,皆为巫统。所以,选国阵或者希盟,都是在巫统内部分歧中,作出选择。

ADVERTISEMENT

下一次大选,18岁以上的国民将自动被登记为选民。届时在原有的1500万选民中,增加300万,即20%的新选民。

在投票率平均的前提下,这新增的20%是左右选情的关键。这抖音世代为主的新科选民,无论什么族群,对巫统和行动党都不会情有独钟,没有“忠诚”可言。

对老派政治的不熟悉,以及党争的厌恶,让这一世代更倾向于务实、国际政治正确,以及摆脱旧思维的政党或政治人物。

由此可见,由赛沙迪新成立的“MUDA”将在下一次选举左右很多议席的选情,甚至有可能赢得几个关键议席,成为造王着。

上次的马六甲州选,MUDA尚未参选。国阵的普选票为38%,希盟36%,国盟则获得22%。国盟的这个22%大多数是对国阵和希盟的反对票。只要MUDA出征,将轻易掠夺。

老一辈的长者,和部分脸书世代,都对MUDA嗤之以鼻,说其为“草莓族”,不会干出一番事业。殊不知,这就是报刊族对抖音族的整体看法。大多数抖音世代的心中,只有一个政党选择,即MUDA。

ADVERTISEMENT

政治上,夹在中间的脸书一族比较倾向报刊世代,IG世代则是倾向抖音一族。一个时期,四代人,国阵、希盟、国盟、MUDA,下次大选,有看头!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MUDA
戴子豪
豪言
旧思维
新选民
抖音一族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3天前
5天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