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有理论政
7:00pm 05/01/2022
馮振豪.評述砂拉越州選成績
馮振豪

無論是執政的砂盟或在野的砂民黨,本土政治力量是第十二屆次砂拉越州選的大贏家,聯邦政府理應聽見砂拉越人的吼聲,正視聯邦和地方、西馬半島和東馬沙砂的不公平待遇。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去年第十二屆砂拉越州選毫無意外地砂拉越政黨聯盟在阿邦佐哈里的領軍之下,憑76席強勢回歸,再度成為砂州執政黨,反觀在野黨,無論是希盟、砂民黨抑或本土傾向激進的肯雅蘭全民黨、民志黨紛紛慘敗而歸,僅以砂民黨4席和行動黨2席於砂議會苟延殘喘。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針對此次砂州選成績,已有各種評論指出砂盟狂勝、在野黨潰敗的原因,惟,筆者希望以更精確、更有理據的脈絡為這場選戰進行分析。

(一)惡靈般的低投票率

有如馬六甲州選,砂拉越亦面臨投票率偏低之困,僅僅有60.67%選民參與五年一次的政治盛會。不過,甭管投票率再低,鑒於馬來西亞是一個社會分歧相當複雜的國家,即便是在族群關係相對和諧的砂拉越在投票取向上也有族群、地方的差異,其背後的政治分歧值得進一步探索。

ADVERTISEMENT

注1:全國大選的總投票率算法,例:砂拉越總投票率(平均數)=砂31國席投票率總和/31*100%,

注2:古晉、詩巫和美里在全國大選的投票率,取自各自國會議席投票率。

注3:砂州選的總投票率算法,例:古晉投票率(平均數)=三個州議席投票率(浮羅岸+朋嶺+巴都林當)/3*100 %。

如果以總投票率切入,砂拉越於四次大規模選舉的投票率呈明顯遞減趨勢,惟,古晉、詩巫和美里三個以華裔選民占多數的城市國會選區,在四場不同層級的選舉有不一致的趨勢:2013、2018年全國大選的投票率比2016、2021年州選的投票率來得高,因而,華裔選民、城市選民——至少是古晉、詩巫和美里的選民——選擇性參與投票,並且是有規律地參與全國大選和不參與州議會改選,筆者認為造成此一現象的因素如下:

  • 砂華裔選民、城市選民受到全國大選的動員,積極參與投票以期望政局有所改變,尤其是2013年、2018年全國大選,挑戰執政黨砂國陣(後來的砂盟)的行動黨和公正黨連續贏下古晉、詩巫和美里三個國席足以證明這一點。
  • 集居在城市的華裔選民清楚自身政治影響力不高,掌握的選票和議席在砂拉越州選無法掀起大風大浪,遂降低他們參加投票的意願,或權宜地轉投國陣、砂盟,避免被“必勝”的現任者乘機懲罰(如削減選區撥款、擱置基礎建設),“叛逆”的砂華裔是否真誠回流砂人聯黨仍值得懷疑。
  • 古晉、詩巫和美里於2016年和2021年兩場選舉的投票率都明顯下跌,跌幅在15-25%之間。其中緣故,新冠疫情、選舉的防疫作業、適逢年終雨季、往返機票昂貴等諸不利因素導致政黨動員能力減弱,在野黨各自為戰的姿態,縱使心懷反意的城市選民、華裔選民也寧可不出門投票。

ADVERTISEMENT

接下來觀察馬來-馬拉腦穆斯林居多的山都望和巴丹砂隆,以及伊班選民佔多數的民都魯跟巴南四個國會選區,其中,山都望是位處大古晉城區西側的半城鄉區,民都魯屬於伊班人、烏魯人居多的城市選區,而巴丹砂隆和巴南分為內陸選區。

按圖2顯示,無論是穆斯林土著的馬來-馬拉腦選區或非穆斯林土著的伊班選區,四個地區的投票率變化不一,進言之,砂拉越土著的投票行為和取向存在相當複雜的變數,我們不能簡單地根據族群投票概全。

例如,鄰近大古晉區的山都望及城市化較高的民都魯,兩者投票率變化跟古晉、詩巫和美里有相似的升降趨勢:投票率於全國大選攀升,州議會改選呈降勢。在巴當砂隆和巴南就沒有類似趨勢。

筆者發現2021年砂州選中,儘管同屬一個國會選區,旗下的個別州議席投率卻有很大差異,如表3,投票率最高和最低的州議席相差最大者是以華裔居多的詩巫國席(23.82%),民都魯(19.94%)、斯里阿曼(18.72%)、烏魯拉讓(14.59%)等非穆斯林土著選區緊隨其後,另外,差距超過10%的還有婆羅洲高原(13.32%)、加望(12.85%)、林夢(12.57%)、實務的(12.33%)和木中(10.87%)等。

除了實務的靠近沿海以外,另9個地區全為內陸生活圈的選區。雖然詩巫三個州議席投票率的差距最大,可是10個差距超過一成的國席中就有9個是非穆斯林土著即伊班人、比達友人、烏魯人居多數的選區。因此這也說明:一,以投票率做為觀察指標,砂拉越選民存在明顯的族群、地方差異;二,投票率落差極端的現象在砂拉越內陸地區相當普遍;三,相較於華裔、馬來-馬拉腦人,非穆斯林土著的投票意願顯得不一致,例如:同是伊班人選區,在不同地方會有不一樣的投票傾向。

表1:2021年砂拉越州選,前五名州議席投票率差距最大的國會選區

ADVERTISEMENT

來源:作者自行整理

候選人因素是促成此種高度差異的變數之一,據表2顯示:

  • 本次砂州選中有15席投票率達70%或以上,依次為9個伊班族選區,5個馬來-馬拉腦人選區和1個華裔選區。
  • 當中只有一個是新科候選人,其他均為現任者,離第一次當選最久的時間可追溯到1991年。
  • 所有現任者從來沒有離開過原任選區,他們也沒有任何敗選記錄,而且這些現任者大多數來自代表馬來-馬拉腦人及伊班人的土保黨(7席)和人民黨(7席),兩黨都是砂國陣/砂盟成員黨。
  • 大部分議員於州政府任職(道格拉斯、阿都卡林、斯蒂芬倫迪、斯諾登拉旺、麥康莫森、約翰西基等)、抑或身兼黨職(如黃順舸、阿都卡林、伊德里斯布安等)。顯然,候選人的資歷、族裔、黨籍、黨政地位等有助於驅使砂民出門投票,尤其是在土著社群,候選人的催票作用特別奏效。

表2:2021年砂州選中,投票率70%或以上的選區及其勝選者

來源:作者自行整理

ADVERTISEMENT

小結:

  • 整體而言,無論是全國大選或州議會改選,砂拉越投票率都呈降低之勢。
  • 在砂拉越,誘發個別族群的投票意願有別,造成各個選區的投票率落差較大。華裔選民、城市選民雖心懷反動,因在野黨疲弱和相互惡鬥,以及深知州選無助大局更迭,因此不是不投票就是轉投砂盟。
  • 以土著居多的內陸選區,投票率增減幅度差異很大,其中,候選人因素在非穆斯林土著社群扮演重要位置,候選人的特質突出與否直接影響投票率、得票率的高低。

(二)否決票和多數票

因為低投票率和多黨競逐之關係,不少候選人以簡單多數票拿下席次,對這些當選者來說,如果所得票數低於落選者得票總和則是僥倖之勝,即當選者得不受大部分選民所喜好,而此種拉鋸情形越是激烈,代表落選者未來翻盤的機會越高。

來源:作者自行整理

根據表3可得出以下結論:

ADVERTISEMENT

  • 16個當選者票不過半的選區中,華裔選區就佔了9個,由執政黨砂盟勝出的有6個,這6個選區都面臨五至八角戰的亂局,因而令朝野政黨得票大分裂,雖說砂盟的人聯黨和民進黨得以殺出血路,針對砂盟的否決票(第二、三高票落選者得票率總和)高出40%的就有5個(哥打聖淘沙、武吉亞瑟、柏拉旺、丹絨巴都、埔奕),這些選區於2016年砂拉越州選為希盟行動黨所獲,進一步說明華裔選民反意仍在,惟投票率偏低和多黨競爭的交叉作用,令人聯黨、民進黨坐收漁利。
  • 非穆斯林土著選區有7個,6個由砂盟四黨拿下─人民黨3、人聯黨2、民進黨1、土保黨1,在野的砂民黨只取1席。在這些選區中,排名第二和第三的都是本土政黨,即砂盟、砂民黨、獨立人士及主張砂拉越獨立的肯雅蘭黨,主打“大局論”的公正黨、行動黨在土著選區完全不得民心。
  • 雖然砂盟橫掃82中的76席,但就6個“搖擺區”而言,一來它們的投票率都超過五成,二來在多角戰之下,對砂盟否決票落在40~60%之間,換句話說,在砂拉越的土著選區中的確存在不滿砂盟的“火苗”。
  • 2019年成立的砂民黨贏了4席,當中有3席得票不過半,包括黨主席黃順舸在內,且這些選區於往屆都是民聯、希盟較有實力之地,易言之,砂全民黨仍不足以撼動砂盟票倉,卻成功吸引希盟(公正黨、行動黨)的支持者。

(三)伊斯蘭黨的表現

自2001年第八屆砂州選起,伊斯蘭黨便將觸角伸展到砂拉越,由於向來主打伊斯蘭議程,伊黨在族群、文化相對包容的砂拉越並不受眾,因此該黨在砂州選和全國大選周而復始地“吞蛋”。

2021年11月27日,國盟宣佈不參與第十二屆砂州選,惟同為國盟一員的伊黨毅然要在馬來-馬拉腦人居多的伯丁馬洛州席單獨上陣。許多人無法理解既然伊黨在砂拉越不得人心,何以要浪費心機參選?何況只是提名一席,完全毫無意義可言。筆者認為,伊斯蘭黨於此次砂州選的所作所為乃另有企圖。

來源:作者自行整理

圖3是伊黨和土保黨在2001年第一次參選柏丁馬洛(N29)一直到甫結束的第十二屆州選的成績,從中可得出下列初步結論:

ADVERTISEMENT

  • 回歸線(linear)顯示,伊黨得票率的增減幅度跟投票率高低攸關,投票率越高則伊斯蘭黨斬獲的得票率越高。反之,土保黨得票率跟投票率呈負相關,即投票率越高,土保黨得到的選票越少。
  • 連續五屆勝選的土保黨儘管2016年得票率有微升,該黨卻無法返回2001年70.2%的水平,且否決土保黨的選票不受投票率影響,到了2021年更達到空前的48%,說明柏丁馬洛的穆斯林土著對國陣/砂盟-土保黨的不滿情緒有蔓延之勢。
  • 柏丁馬洛在2021年上演五路競逐者角力,投票率偏低以及攪局者增加所使,讓長期對峙的土保黨(2016年4,758票減為3,169票)和伊黨(2016年的3,051票減為2,058票)同時面臨得票消長,尤其對伊黨的殺傷力極深(2016到2021年得票率驟降10%),至於三名競選者即公正黨(765票)、獨立人士薩非丁(638票)和肯雅蘭黨(74票),儘管全都達不到千票門檻,他們卻能夠同時拉低土保黨、伊黨的得票。

持平而論,伊黨堅持開赴柏丁馬洛是有其原因所在,畢竟2001年首次上陣伊始便長期在當地耕耘,必然希望大顯身手一番,對當地黨員和支持者也是一項交代,只不過因為缺乏盟友——公正黨、行動黨和本土政黨的加持,導致伊黨無法重返2006年、2011年民聯時期單獨吞噬四成選票的規模。

(四)希盟潰敗事出有因

砂拉越向來並非行動黨、公正黨和誠信黨的主戰場,希盟在2021年砂州選戰 慘敗卻是一次災難性的收場,三黨提名62席有40席丟失按櫃金(公正黨打28席丟失22席按櫃金、行動黨打26席丟失11席按櫃金,誠信黨打8席丟失7席按櫃金),這是希望聯盟繼11月馬六甲州選後又一次大挫敗。

從最荒謬的“安華的領導無方”到最踏實的“在野黨選票分裂”和“低投票率”,坊間對希盟潰敗的緣由有著不同的說法,對此,筆者不糾結這些爭論,而是以選舉成績提供有理據、有科學的分析。

圖4:投票率對砂行動黨得票率的影響

ADVERTISEMENT

圖5:投票率對砂公正黨得票率的影響

來源:作者自行整理

注:圖中數字為行動黨、公正黨提名參選的州席序號

圖4、圖5清楚顯示投票率對兩大希盟成員黨的影響,投票率越高,專攻華裔選區的行動黨得票率就越低,屬負相關。 反觀集中火力在土著選區的公正黨得票率則跟投票率高低幾乎無關。換言之,行動黨、公正黨選票流失程度的確嚴重,根據筆者的回歸分析,這些選票很大部分流向砂民黨票箱(P值均小於0.05,回歸係數值均呈負),所謂投票率低導致希盟敗北,純粹是政治人物推卸責任的說辭。

希盟選票為本土在野黨瓜分,原因在於希盟缺乏良好的施政表現,無法在執政聯邦的22個月為砂拉越帶來更多發展,令砂民眾感到失望和不滿。

ADVERTISEMENT

微觀的部分,則是是希盟的戰術和戰略不對稱(既然堅持當反對黨為何要打62席?)。三黨競選論述各行其道,甚至上演公正黨和行動黨爭奪席次的戲碼,進一步削弱選民信心,種種因素使希盟以慘敗收場。至於在土著選區吃不開可歸因2020年喜來登政變、希盟政府倒台以後,公正黨爆發退黨潮,眾多“達雅英雄”轉投其他政黨,以致砂公正黨形同病貓。

此外,公正黨28席有11席落在馬來-馬拉腦人為主的選區,誠信黨將所有賭注壓在穆斯林土著,不過,兩黨在馬拉腦人選區的情勢相當糟糕。圖6和和圖7便已清楚說明,公正黨、誠信黨所獲選票跟馬來-馬拉腦人完全無關,他們將大部分資源專注聚焦在此全然是一項錯誤。伊班人方面,公正黨一共提名7席,行動黨有5席,憑著圖8、圖9所表述的訊息,伊班人比例越高,兩黨得票越低,不過就如前述,影響伊班選區投票率、得票率的關鍵在於候選人因素,若公正黨、行動黨在當地派遣有威望、資歷和鏈接的候選人選上陣,或者願意跟有實力的本土政黨聯手對抗砂盟,情勢可能就不會呈負相關係。

圖6:馬拉腦人對公正黨得票率的影響

圖7:馬拉腦人對誠信黨得票率的影響

ADVERTISEMENT

圖8:伊班人對公正黨得票率的影響

圖9:伊班人對行動黨得票率的影響

來源:作者自行整理

(五)喜憂參半的砂全民黨

ADVERTISEMENT

砂拉越全民團結黨前身是砂國陣聯合人民黨,2019年黃順舸跟人聯黨的交惡而辭去州財政部長,並帶領支持者退出砂盟另起爐灶。2020年2月,希盟政府因內部糾紛發生政變,公正黨的反安華派系大出走,砂民黨乘機吸收砂公正黨的領袖,包括施志豪、巴魯比安,使砂全民黨從原本的4個州議席(2016年國陣的直屬議員)增加到6席。

砂民黨為砂拉越本土在野黨,儘管在聯邦層級與希盟有微妙的合作關係,例如,響應希盟的“大帳篷”概念和協助安華實現奪權計劃,這次砂州選戰雙方卻短兵相接,於50州席大打出手。

對砂全民黨來說,第十二屆砂拉越州議會改選不僅僅是一場熱身賽,也是一次生死戰,從單獨提名70席放話意在成為執政黨,決議中斷跟甘當“強大在野黨”的希盟的選舉協商,說明了該黨有意構築自身的政治板塊。

表4:砂全民黨在2021年州選攻下的四個議席,及其三年來的投票率、得票率

來源:作者自行整理

ADVERTISEMENT

注:投票率和得票率的增減幅度是當屆跟上一屆的相差

因為勝選的砂民黨議員是從其他政黨分裂出來的失意領袖,我們不能以“從零開始”的角度看待他們,所以筆者以2011年作起點,如表4統整四名砂全民黨候選人的資料發現:

  • 四名中選的候選人都在所屬選區擔任至少2屆的州議員,施志豪、左尼可拉永、黃順軻、巴魯比安是依靠個人魅力和地方鏈接,於低投票率和多黨競爭中守住現有選區。
  • 四名候選人得票率增減跟當屆投票率高低有關。他們在2021年的得票率全線下跌,前公正黨籍的施志豪得票率甚至從2016年的61%,在2021年的減幅高達24.76%,以不到四成選票(35.86%,4,420票)擊退人聯黨(35.10%,4,327票)、公正黨(14.79%,1,832票)的來犯,可見,巴都林當對砂民黨是來說是一個風險偏高、變數頗大的邊緣選區。
  • 雖然黃順舸是巴旺亞山7屆“諸侯”,但其得票率在2011年起就不斷隨投票率遞減,三屆州選下來得票率跌幅越來越接近20%大關,身為一名創黨主席,這或不是黃順舸想要看見的成績。
  • 巴都林當和巴卡拉蘭向來是砂國陣、砂盟較弱的選區,前公正黨人施志豪、巴魯比安成功將大部分的個人支持轉變為對砂民黨的委託,這絕對會影響兩人的黨內權勢,特別是四席得票流失最少的巴魯比安,若無法在領袖的地緣鏈接跟政黨決策之間平衡,這些“強人”可能會凌駕黨意之上,他們去留甚至決定砂民黨是否鋪上公正黨潰不成軍的後塵。

資料來源:筆者自行整理

換以提名和得票的角度分析,從表5中得出下列結論:

  • 就選區提名的情況,砂民黨旨在建構的政治版圖依序為:伊班人、比達友人、烏魯人、華裔和馬來-馬拉腦人。
  • 從各類選取的平均得票率來觀察,烏魯選區之所以能衝到30%居首,原因在於巴魯比安於巴卡拉蘭拿下64.03%選票之故(極端值),如不計巴卡拉蘭得票率,砂民黨在烏魯人選區的平均得票率只有區區21.89%。是此,該黨理應在伊班選區的得票率最可觀(29.99%)。而平均得票率和提名策略相符,證明砂民黨跟伊班人、烏魯人的鏈接較深。
  • 砂民黨在混合區的表現最不如意,一來因砂州混合選區的比例太小,二來是五個選區中有三個是以馬來-馬拉腦人、比達友人較多,選民比例在35-50%的範圍,再加上圖11所示,馬來-馬拉腦人比例越高的選區,砂民黨得票率越低在在闡明砂民黨不為穆斯林土著所好。
  • 雖然黃順舸在選後對媒體說“這次是華人救了我”,但是事實就如圖10所顯示,伊班人比例越高的選區,砂民黨得票越高,顯而易見,讓砂全民黨只保住66席按櫃金的是非穆斯林土著。

圖10:伊班人對砂民黨得票率的影響

ADVERTISEMENT

圖11:馬來-馬拉腦人對砂民黨得票率的影響

總而言之,投票率偏低讓所有政黨和候選人得票都受到影響,現任者優勢被削弱,落敗者不是因微差落敗,就是得票低於12.5%痛失5千令吉的競選按櫃金。當然,跟2020年沙巴州選、11月的馬六甲選情一樣,砂拉越也出現多黨競爭的景象。惟,砂拉越民意清楚顯示,無論是執政的砂盟或在野的砂民黨,本土政治力量是第十二屆次砂拉越州選的大贏家,聯邦政府理應聽見砂拉越人的吼聲,正視聯邦和地方、西馬半島和東馬沙砂的不公平待遇。

继续阅读

ADVERTISEMENT

阿邦佐哈里
希盟
有理論政
馮振豪
第十二屆砂拉越州選
砂拉越政黨聯盟
砂民黨
肯雅蘭全民黨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4小时前
7小时前
2天前
4天前
4天前
5天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