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阳光文选
7:50am 05/01/2022
黄进发.新经济政策50年后
黃進發,Sinar Harian專欄作者,本文獲Sinar Harian授權轉載。

如果我们爱马来西亚,我们就必须勇敢、真诚和开放地讨论实现新经济政策目标的方法,而不是将该政策再推行50 年,直到2071年。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2022年伊始,我想讨论新经济政策(NEP)的未来。它自1971年推行至今已达50年之久。

尽管新经济政策在技术上已于1990年结束,但它作为政策范式依然健在,以至于有人称之为“永无止尽政策” (Never Ending Policy)。

我想从以下三个前提开展讨论。

ADVERTISEMENT

首先,如果大多数大马人仍然贫穷并且可以通过种族来识别贫穷,那么马来西亚就不可能繁荣和稳定。 如果没有更有效的替代方案,新经济政策就无法终结。

其次,在一个允许人才和资本流动的全球化时代,如果人才和资本因感到被边缘化而持续迁移到国外,大马将陷入中等收入陷阱,荣景将原地踏步,无法更上一层楼。

第三,新经济政策的存废,让捍卫和反对它的各政党轻易捞取支持,不必提供具体有效的改革建议或替代方案。

我所知虽浅,谨以野人献曝之心提出实现新经济政策最初目标所需的五大改革。

首先,我们必须把阶级观点带入新经济政策的规划和评估中。必须纳入阶级。如果财富不能泽及最底层四成(B40)的马来贫户,那么即使土著/马来人整体上富起来了,那也没有意义。如果大多数从本地大学毕业的巫裔孩子必须成为Grab外送员,而部长的孩子却要去法国上幼稚园,那么马来人何时才能成功? 与此同时,厚待最富裕两成(T20)土著/马来人甚于最底层四成(B40)的华印裔群体,也是不合理和不公平的。

第二,整体经济竞争力和包容性必须受重视。

ADVERTISEMENT

没有大马人应感觉被遗弃,或者感觉他们的贡献不被重视。 如果能利用科技创造财富的人才——从USB到Grab——纷纷弃我国而到外国落脚,那么我们不但不可能赶得上韩国、台湾或新加坡,甚至会在一二十年内被越南和印尼超越。

第三,消除贫困和社会重组必须以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为基础。

如果最终我们都在自然灾害中没顶,那么我们现在以种族和宗教差异互相竞争,又有什么意义? 马来穆斯林种族主义者必须接受这个事实:威胁马来人土地、财产和生命的不是少数族群,而是不可持续发展和贪污所造成的的水灾(以及未来的海平面上升)。

第四,各州必须被赋予更多的权力和资源来实现新经济政策目标。中央集权已经确定无法为所有州属与领域带来公平的繁荣。沙巴和砂拉越的原住民虽然名为土著,但他们远远落后。

第五,公共政策的规划和评估必须透明,并允许自由讨论。政策数据应该按各社群与领域分类,以方便各方检验其效益与不足之处。那些敦促和批评政府政策缺陷的人不应被贴上“种族叛徒”或“挑战马来人”的标签。

如果我们爱马来西亚,我们就必须勇敢、真诚和开放地讨论实现新经济政策目标的方法,而不是将该政策再推行50 年,直到2071年。

ADVERTISEMENT

(黃進發,Sinar Harian專欄作者,本文獲Sinar Harian授權轉載。)

继续阅读

ADVERTISEMENT

B40
新经济政策
可持续发展目标
SINAR HARIAN
黃進發
土著/马来人
T20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4星期前
4星期前
1月前
1月前
1月前
2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