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华内阁名单出炉!哪位部长的表现你最期待?参与民调
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星云
7:00pm 06/01/2022
吃软不吃硬/颜淑娴(芙蓉)
作者:颜淑娴(芙蓉)

“你又把面煮到软绵绵了,这样好吃咩?正一无牙婆。”

“面条吸饱了汤汁,每咬一口面都有汤汁浓郁的味道。我才不喜欢吃又硬又没有味道的面条。

ADVERTISEMENT

午餐时间,和外婆一起用餐。受行管令约束,迫不得已呆在家的期间,将每个人熬成了大厨。小女不才,至今仍无法炮制三菜一汤供家人享用,然而对于煮面颇有自己的心得。以上的对话,是我外婆对我独特口味的评价。我喜欢吃软烂的面条,如果按照快熟面3分钟熟成的标准,我的面条必须煮个10至15分钟才行。看着碗中的面条变粗了一倍,外婆常笑我的牙齿比她还脆弱,我却不太认同,因为排除面条这个食材,我喜欢啃一整颗富士苹果,最爱的蔬菜是菜胆炒金针菇。当别人啃苹果啃得牙齿流血,咀嚼菜胆直喊牙龈酸痛时,我却吃得津津有味。由此可见,我的牙齿并非如外婆所说般未老先衰。

外婆是家里的厨娘,包办家里的一日两餐,每次她炒面或者炒米粉,我都要等其他家庭成员盛好后,再加水翻炒一轮。家人都喜欢吃有嚼劲的粉面,我常戏谑他们吃的是铁线。我试着追本溯源,同样是吃外婆的食物长大,何以我的口味与家人有着天壤之别?

我想起自己总角年华时,外公在爸爸的摊子帮忙,待深夜打烊后,外公会打包面食回来给我们当宵夜,尤其是有着浓郁羹汤的。吸饱了汤汁的罗伊面变得软糯,加上打包回来的食物基本上已经没有那么热,配上一点马来栈,三扒两口就能够消灭一大碗面。打了一声饱嗝后,带着满足感进入梦乡。

待我稍长来到爸爸的餐馆帮忙,负责洗碗和捧餐。宵夜照样是罗伊面,却和打包时候的不一样,不只面条硬邦邦,吃下去还有一股油炸面粉味。同样是出自厨师爸爸的手,为什么味道和口感有着天壤之别?

无法还原那种口感

为了还原童年时的味道,我试着和父亲学做这道面食。罗伊面的做法简单,首先把锅子烧红,放少许食用油爆香蒜米,注入3大炒勺的水量,用少量味精、盐、酱油、鸡精粉、蚝油来调味,放入伊面和配料(大白菜,猪肉,鱼饼,虾),开大火煮熟后,加黑酱油调色,再转小火焖个5分钟。出锅前,往锅里浇半勺的薯粉水勾芡,煮到浓稠状便可熄火,再淋上一层蛋液捞匀,一碗有着鱼翅羹汤般的罗伊面便可上桌。食用前,可按照个人喜好佐以黑醋或马来栈,我偶尔会滴少许绍兴酒下去,这样更加有吃鱼翅的风味。

只是不管我怎么磨练厨艺,都无法还原小时候那种味道和口感。直到行管令期间,我离开父亲的餐厅自行创业,小弟打包父亲的罗伊面回家时,我才恍然大悟。原来我并不是天生就喜欢吃软烂的面条,而是小时候外公从芙蓉三角地回到外婆家需要15分钟的车程,打包好的面食在路途中泡软了。长年累月下来,让我认定这本来就是面条该有的口感。加上小学时课业繁重,常赶功课至深夜,外公打包回来的宵夜,正是纾解压力的安慰剂。罗伊面的口感和味道找了回来,只是外公永远不会回来了。

口感
童年味道
罗伊面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5月前
10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