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微隐于学
7:40am 06/01/2022
宋明家.我是AZ“杂种”
宋明家

这世界绝不单纯,到底要“纯种”还是“杂种”,到底该相信哪一个专家、哪一则讯息,都不单纯。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我没有诅咒自己,或骂人的意思。这里“杂种”是指“混杂接种”,正式中文科学名称为“异源疫苗接种”(heterologous vaccination;使用不同类型疫苗接种),但它曲高和寡,多数人不会记得这拗口术语。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有“杂种”,当然就有“纯种”(或“同源疫苗接种”homologous vaccination;单纯使用同类型疫苗接种)。

目前大部分国人在谈论的,是要不要、该不该混打“杂种”加强剂(异源加强剂)。例如在完成两剂辉瑞、阿斯利康(AZ)或科兴疫苗接种后,再补打不同类型疫苗加强针。

于是乎,全世界大多数的人,都会多了一个代号,比如SSS(S者,Sinovac也,亦即“两剂科兴+科兴加强剂”)、SSP(两剂科兴+Pfizer辉瑞加强剂)、AAA(两剂AZ+AZ加强剂),以此类推。

ADVERTISEMENT

这年头,如果你还以为AA和AAA代表电池尺寸,那你就落伍了。

我目前是AA,多位家人也是AA;未来几个星期内,卫生部会通知大家打加强剂,据说会是辉瑞加强剂,所以我将成为AAP“杂种”。

由于西方科技大国对AZ和辉瑞加强剂方案关爱有加,有关AAP有没有效、安不安全的网上资讯不难找,这几个月内也有许多AAP、AAA、AAM(M为Moderna)研究报告发表(参见2021年5月18日和7月10日的《The Lancet》、7月14日《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文章)。

其中英国University Hospital Southampton NHS Foundation Trust团队的《The Lancet》论文,刚在上个月12月18日发表。

此研究把2878名AA和PP接种者细分为18个不同疫苗加强剂方案组合,其中14个组合使用的疫苗(Janssen、Moderna、Novavax、Valneva)没被大马纳入国家疫苗接种计划,或只使用半剂mRNA疫苗,而其中和我国大部分民众有关的四个加强剂组合,是AAA、AAP、PPP和PPA,我们就只针对这四个组合来讨论。

比较对照组的免疫反应,研究人员发现病毒棘蛋白(spike)结合IgG抗体的“几何平均浓度”(geometric mean concentration或GMC,为病毒结合棘蛋白的IgG抗体“SARS-CoV-2 anti-spike IgG”的浓度,单位ELU/mL)和它的“几何平均数比”(Geometric Mean Ratio,简称GMR)在这四个疫苗组合的表现如下:

ADVERTISEMENT

AAA“纯种”:GMC为2457 ELU/mL;GMR 3.3

AAP“杂种”:GMC为20517 ELU/mL;GMR 24.5

PPP“纯种”:GMC为27242 ELU/mL;GMR 8.1

PPA“杂种”:GMC为13424 ELU/mL;GMR 5.3

整体而言,以GMR数值来看,四个加强剂组合都显现抗体水平提升的免疫反应。当中AAP“杂种”呈现最强的疫苗加强反应,其GMR是AAA“纯种”的7.5倍,或PPA“杂种”的4.6倍;但PPP“纯种”接种者的表现,反而比PPA“杂种”好。

不良反应方面,疲劳和部位疼痛是常见的;严重不良反应较少见,2878受试者里只有24宗案例,其中2宗涉及AZ加强剂,1宗辉瑞加强剂。

ADVERTISEMENT

这些“杂种”和“纯种”加强剂方案,对Omicron变异株会否没辄?

另一份UK Health Security Agency和剑桥大学于12月31日联合公布的“Technical briefing: Update on hospitalisation and vaccine effectiveness for Omicron”报告,所提供的约53万Omicron和57万Delta真实世界病例数据,告诉了我们答案:

相比Delta变种,Omicron对全部疫苗的“预防有症状感染的疫苗有效率”(vaccine effectiveness against symptomatic diseases)都有所降低;比如施打两剂AZ四个月后,疫苗有效率降至20%以下。但AAP“杂种”方案保护力会提升至60%左右,PPP是约65%,AAM和PPM则约70%左右(但我国很少人接种Moderna疫苗)。

更重要的是,不管是Omicron或Delta病毒株,使用辉瑞mRNA疫苗为加强剂,能提升“预防重症住院”保护力至约88%。过去一些研究也显示病毒载体疫苗(例:AZ)混打mRNA类疫苗(例:辉瑞)的“杂种”加强剂方案,能提供较高抗体水平和T细胞免疫反应,后者在“纯种”组合也有不错效果。

从这些最新研究来看,AAP“杂种”和PPP“纯种”加强剂对Omicron都有预防重症的作用,而不是如一些社交媒体讯息所说的“加强剂无法抵抗Omicron”谬论(比如美国极右派National File网站1月2日的报道)。

这世界绝不单纯,到底要“纯种”还是“杂种”,到底该相信哪一个专家、哪一则讯息,都不单纯。

ADVERTISEMENT

大家能够做的,是花点时间回溯资讯源头,消化研究报告里的数据,然后尝试去分析、理解、判断讯息论述的正当性。

而不是道听途说、人云亦云。

继续阅读

ADVERTISEMENT

delta
宋明家
科兴疫苗
Moderna
科兴+辉瑞”混打计划
omicron
微隱於學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天前
2天前
2天前
2天前
5天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