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文艺春秋
9:01am 07/01/2022
【专栏.所见微尘】 李忆莙/ 熬制果酱的季节
作者:李忆莙

前些日子与大妹视频通话,聊着聊着说到制作手工果酱。她说每年夏末初秋之际,正是水果丰收的季节。可是今年欧盟的水果产量过剩,各国或多或少都受影响,甚至滞销。特别是她所在的斯塔福德郡石头城的超市,价格比往年便宜一半不止。像桃、梨、杏、苹果、柿子、柑橘、蓝莓、草莓等水果源源不绝,堆得像山一样。自入秋以来,价格一跌再跌。“可怜哦。我每回去超市,都买它10公斤8公斤的回来熬煮果酱。若你问我这些日子以来,熬制了多少种果酱,又或问我成品数量,我真的说不上来,反正就是想做点贡献啦。再说,制作果酱是欧洲妇女的传统手工活。我在英国生活了30年,熬煮果酱的工夫早就学上手了,制作果酱本来就是秋季的持点,更何况今年遇了一次百年不遇的水果大滞销。”

我只知道欧洲水果品种多,产量丰富。印象中价格不算贵,也不会太便宜。可是一听到滞销二字,感觉另有一番咀嚼的空间。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欧洲盛产水果,所谓“春生夏长秋收冬藏”。秋收后,制作果酱是秋季的特点,这也不难理解。欧洲是果酱的发源地,历史悠久。果酱的发明,据说是为了保存的需要——我在想,糖与果酸,会不会是欧洲人最早的食物防腐剂呢?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在欧洲,秋季主妇熬煮果酱,该也像我们的妈妈或邻家安娣们煮咖椰那样寻常吧。大妹在英国读书、结婚、生女儿、任教,一晃30年,早已融入英国社会,只差没入籍罢了。所以对于她熬制果酱我并不奇怪,奇就奇在这么大量的熬煮,她干嘛呢?

起初咱姐妹俩的话题,谈的是哪种水果比较适合熬制果酱。到底是岁末了,旧的结束在即,新的虽已在望,可是因为疫情,谁人心上不是惘惘的呢?她说受冠病疫情影响,消费疲软,但果农不但不减产反增量,导致苹果价格下跌了61%。再加上英国脱欧,劳动力短缺,运输受阻,库存消化速度转慢,其他水果的价格也随着下跌——总言一句:销不出去了啦!听着听着真有点被弄昏了头,我甚至怀疑自己骨子里其实是个姑且从略的人。不由想起那句“小事别来烦我,大事我作不了主”的话。

而我妹与我不是同类人,她是这样的:要生活过得真实又不无聊的话,得消耗掉一些,再填补上一些;消耗的是一点点私人时间,填补上的是大量的快乐。因此我隔三岔五便与她视频通话,听听她讲熬制果酱的情况,其实是想看看她的成品数量。让她拿着手机进去库房,一边点算,一边让我看。从开始的十多罐到几十罐,上百罐,然后一百多两百……可她今天忽然跟我说,她让一切归零了。她可没提到叙利亚内战,也没说巴以冲突。可是我知道归零是什么意思,是全部果酱都送去给难民了。中东难民。我这才记起她教的课是国际关系。

ADVERTISEMENT

她还在熬制着各种不同水果的果酱,而这边厢我也在熬煮着我的柠檬和橘子果酱。想起多年前在瑞士英格堡,借住小妹的度假屋写长篇。想起黄昏时分的散步,沿着一条蜿蜒小河,听着潺潺水声走到路的尽头,前面是一个小山坡,孤立着一棵苹果树,结满青苹果。那时已是深秋,满地落叶,远山一片金黄;秋色中的苹果树不免让我有萧瑟之感,但见树下硕大饱满的青苹果掉满地,两相对比,落差很大;是树很孤寂,地上很拥挤,不成比例。我忽然觉得惋惜,怎么这些苹果就没人要呢?就这样让它们天天掉满地,然后任由腐烂?我忍不住给小妹打电话,她说你觉可惜那就捡回来做果酱吧,然后传授做法。而我仅做了一次,一次已经太多了,二十多罐,送人也送不了。因为秋天是主妇制作果酱的季节,哪家还缺果酱呢?几年后再去瑞士,英格堡山上说没变还是变了;我沿着散步到路尽头的小山坡不见了,那里盖了房子。苹果树当然也没了,我甚至连位置在哪也辨认不到,路也汇通了,看不到尽头。

继续阅读

ADVERTISEMENT

欧洲
李忆莙
文艺春秋专栏
所见微尘
果酱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星期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