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我心向阳
7:10am 07/01/2022
蔡镇燊.希盟的问题不仅仅是沟通问题
蔡镇燊

与其考虑如何将政党影响力扩展到全马每个角落,不如开始研究哪些地区的成功机会最大,只关注这些地区,并确保胜利。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如果你在谷歌上输入“Advantix”,你会看到一种能杀死宠物身上跳蚤、蜱虫和蚊子的产品。但在25年前,Advantix是柯达在被警告数字科技将取代其核心业务即胶卷之后,试图进入数字领域的尝试。但Advantix是一次三心二意的尝试。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那是一台数码相机,只允许你预览你的照片并让你指定要打印出多少张照片。它是数字型的,但它仍然使用胶卷。为什么有人会买一台数码相机,却仍然要花钱买胶卷?

在管理失误、缩小规模的挑战、生态系统的麻烦、组织惰性的背后,也是对解决方案根深蒂固的恐惧。柯达比所有人都更早知道数字化的威胁。他们的内部市场情报团队说,数字设备的低成本、高质量图像、不同组件的互操作性等综合因素意味着数字化的崛起是不可避免的。

柯达不得不把完全过渡到数字化的解决方案看作是“敌人,一个将杀死基于化学胶卷的邪恶巨无霸”。

ADVERTISEMENT

心理学家将此称为“厌恶解决方案”,即你因为不喜欢解决方案而回避这个问题。因此,你会找到另一个问题,而那里的解决方案不那么痛苦且更容易解决。

这就是希盟现在正经历的事。将大而复杂的问题简化为简单的“沟通问题”,并将其作为第15届全国大选的成功秘方,从而避免做出剧烈但必要的改变。

首先,称其“沟通问题”是将责任推给了选民。它的假设是,只要选民知道真相,他们就会在即将到来的选举中仍然支持希盟。它假定选民缺乏知识,并假定对真相的了解与投票给希盟之间有关联。

此外,“沟通问题”更容易解决。只需要发表更多声明,召开更多会议,聘请更多宣传人员,向政治机制投入更多资金,以印制更多海报、颜色和标题信息来改变人们的看法。希盟认为告诉自己现状很好是比较容易的方式,解决方案只是在一个小范围内做得更好。

然而,最重要的是,希盟希望避免三个潜在的激烈解决方案。

首先,领导层的变化。在政治上,一个领导者需要提供三样东西:确立整体愿景和方向的能力,作为团队的粘合剂(资源共享、能力建设、解决冲突),以及作为公众可信任的人物。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希盟那正处于荒野之中;没有想法,只能寄望于其他人会做得足够糟糕,从而让希盟再次看起来不错。

ADVERTISEMENT

但这可能不会发生。选民已经变了;他们不再寻求“反对”的政党(消极意义上的),相反,他们正在寻求实际的思想竞争(积极意义上的)。希盟不能再依靠“不是巫统”,或“不是种族主义者”、“不腐败”或“不是叛徒”来赢得选票。虽然通过批评现任政府的行为来对其进行问责仍然重要,但选民更想知道希盟能提供什么样的替代方案,尤其是在其毫无新意的22个月政府任期之后(这不仅仅是一个“沟通问题”)。

希盟领导层与大马大多数倒退的政治领导层并无不同。他们年纪大了,做事方式也老套。每个政党的领导者都创造了各自的瓶颈,阻碍了新领导者、想法或合伙关系的发展。

即使他们寄望于下一个像1MDB那样规模的政治丑闻发生,选民也可能不会选择希盟作为明显的替代方案,这让我想到了第二个解决方案。

第二,解散目前形式的联盟。从最基本的角度来看,只有当联盟的整体利益大于其各自的总和时,联盟才有意义。希盟已经失去了它曾经拥有的战略、组织和化学反应方面的优势。

虽然它掌握的国会议席仍然使它成为最大的反对力量,但州选和分析员的预测认为,希盟在选举中可能成为继国阵、国盟、及可能的大马民主联合阵线(MUDA)、民兴党和斗士党联盟之后的第三或第四力量。希盟的集体专长、候选人素质和基层组织并不明显优于其他联盟。希盟只是名义上存在;即便如此,就算发出共同声明也不再有任何独特价值。

此外,作为一个组织,希盟在选举中的功能是不一致的。在过去的两场州选中,所有政党都决定各奔东西。资源分散,旗帜、机制和竞选信息各不相同,这使得希盟作为一个联盟显得无足轻重。最后,希盟各党之间的化学反应早在相互怨恨和指责中烟消云散。行动党感到不满,因为它独自承担了大部分赢利;公正党和诚信党对行动党的反马来人形象感到不满;行动党和公正党对诚信党存在多年后仍然没有什么实质贡献感到不满。这让我想到了最后的解决方案。

ADVERTISEMENT

第三、各政党彻底检讨并找到自己的定位。在当今四分五裂的政治格局中,要想争取成为一个总揽全局、占据主导地位的全国性政党越来越难。当政治不再是赢家通吃模式时,一个只拥有10或20席的政党可能会有很大的议价能力,以加入选后组建的联合政府。

与其考虑如何将政党影响力扩展到全马每个角落,不如开始研究哪些地区的成功机会最大,只关注这些地区,并确保胜利。这意味着规模大但不成功的政党可能不得不考虑缩小规模和/或采取超本地化选举方式(hyperlocal approach)。从那里,将出现政党的新身分。

在未来的一两年里,希盟做什么几乎并不重要,只要它不断地进行实验以寻求有效的方法。最糟糕的是认为没有什么问题,只找出一个小问题来纠正,然后什么都不做。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巫统
1MDB
MUDA
希盟
蔡镇燊
我心向阳
民兴党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8小时前
9小时前
11小时前
14小时前
1天前
2天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