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我的股票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星云
14/01/2022
浮生轶事/顏禹才(巴生)
顏禹才

01/ 阿嫲
我老爸妈的年代,记得阿嫲是裹脚的。

缠脚是中国古时代的陋习,宋代以女子纤小脚为美。小女孩在四五岁稚龄便被大人强制缠脚,在印象中,阿嫲的脚趾呈畸型。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脚趾被长长的白纱布裹绑得紧逼,5个脚趾被长时间捆绑,脚板骨格停止了发育成长,萎缩得弯曲紧贴在一起。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她时不时要大伯母为她准备温水毛巾洗脚泡脚,洗好了三寸金莲,又细心的一圈接一圈包裹起来,好费周章,穿上有颜色棉织绣花手工艺布鞋,走起路来一摇一晃,凸显女性婀娜姿态,旧时代男人仰慕女士的性感。

阿嫲一头乌黑的头发留长跨越膝盍,长秀发不剪直接地气,触及浮脚屋架搭木地板。

看她梳理发丝不觉飘逸秀丽,头上后部永远缠扎一团浑圆乌黑大发结,再加一层幼细丝网,逢有喜庆节日,会用一根饰针横插缀在发结上。妇女的穿着,丝绸缎黑裤子,原布料编织打结的扣钮从胸前往右边向下横扣,中衫领微闪亮海蓝色上衣唐装式设计,是当代妇女流行妆扮。

ADVERTISEMENT

阿嫲是个很有权威专制女性,是媳妇惧怕的年青家婆,我们一家人都很敬畏她,她咒骂我们,她骂我死小孩在双溪申落的一块深远芭地割伤她的胶树,那时我是十多岁才学割胶的新手,工作难找的年代,嫲心何忍让孙辈失业待家喝西北风?她会用拐杖打老爸和老妈。儿时她不曾抱过我,我不懂阿嫲为何不疼惜我们,内心好渴望亲情呵护天伦温暖。我是阿公领养老爸诞下的后代孙辈,虽没有血缘,但也是同一屋檐下的亲人,老爸念旧铭记阿公养育之恩。

一家之主的阿嫲偏私心抛离了家庭凝聚力,跟同是领养的大伯也闹得水火不容。

身处那么近,亲情那么薄,心距那么远。

阿嫲只对自己生育的子女宠爱于一身。

02/ 老媽的金耳環
自从阿公被人打抢谋财害命后,阿公留下的园地管理权就落入阿嫲的手里,掌权不善管理的阿嫲家道逐渐步入没落。

我的老爸并不是阿嫲亲生的儿子,老爸在当时的大家庭里,被排挤,是不被关注的丑角色,只能帮阿嫲割胶讨取生活,以胶片多寡五五对分。

ADVERTISEMENT

我们一家七口,大姐智商欠佳,连老橡胶树也不大会操刀割树,生活的担子由老爸妈硬扛苦当。

穷困不言苦,苦的是病痛来折磨,癌症夺走了老妈年青的宝贵生命。

我未曾享有少年无忧轻狂好时光,十多岁离乡背井,踏入社会干的是受人差遣吆喝的苦工。

有次由于我居住的S城制水,儿子就带我们去姐姐的家小住。
话厘打开,姐姐的怨气往我身上倒,她因顾家付出太多,牺牲大,有过忧患憋心底,借势爆发。

若不是我平生有缘修佛诵经,或许自身困在龃龉意念里不懂学会自我逃离。

姐姐常提起小时承受姑姑们亏待的痛,邻居冤枉她是偷木板贼的过往,烙印植心坎根深蒂固。我却劝她别怪罪太多,持相反见解的我引起姐姐的不满,我们叙旧不很愉快。

ADVERTISEMENT

我觉得穷时笑我欺我者已过眼云烟,何须挂齿,纠结一生恩怨又能怎样?

我们没有能力去阻止人家要对自己理所当然的好或坏,只求心安理得,日子沧桑也自在。如佛家所云冤亲债主来讨债,是前世做了错事,今世来了缘承受苦难。只能用真诚心来忏悔,忍辱、好坏欢喜接受。

你对我错。受够了还清债物了无牵挂。做不到断舍离的凡夫亦可作如是想,释怀了,不记恨心路会更宽。

往事不堪回首,思绪偏撩人回首。

我们在记忆里浮现老妈遗留下来的一对金耳环。

这对金耳环手工艺鋳造古色古香,陈旧得呈现铜黄色,我想拿去金铺给店员洗一洗,让金耳环滤尽无明尘埃,人事恩怨是非。在红尘滚滚中目睹金矿物久不佩带褪却光芒的荒凉,令我感慨万千。似不曾耕耘的心田,荒芜了闲杂气,如野草丛生。
幸运自己能自我觉醒及时洗涤,梳理负能量充塞脏垢物,回到初心。

ADVERTISEMENT

03/ 浮光掠影
洗过后的金耳环放在盒子里闪闪发亮,一抹金光穿梭时空把烟远拾起,仿佛生命能在虚空中重来。

这对金耳环的亮光像明灯领航我在生活的海洋乘风破浪,加持后辈子孙锦绣前程,健康平安。

金耳环是在父亲往生时我从床底生锈的铁箱取出来的。放在身边随生活漂泊搬家迁徒,是一件穷家不起眼的金饰品,陪伴我从潦倒到创业,我用苦穷激励自己。

收在身边的身外物,历经时光荏苒,一度被老婆大意的丢失又寻获。

待我回乡探亲时决定把金耳环转交给姐姐作为保存纪念品;她在家庭中身负重任,当家了好一段日子,贡献经济,财援哥哥直到出嫁时。

ADVERTISEMENT

她才是最具资历承接老妈遗物者。

04/ 與心對話
在姐姐的心目中认为我是5个姐弟中最幸运者,其实出生在颠簸坎坷年代,本是同根生,我们大家都一样。

日子稀粥配番薯叶,同在三餐不继下度过。

记得老爸妈与大伯母互借油盐的日子。

姐姐抱怨我小时候跟她打架,我用锅铲丢伤她的脚膝,她也拿菜刀追赶我。奇怪于小时我的无知她会耿耿于怀。

小时姐弟曾为争夺一块木薯彼此对立。

ADVERTISEMENT

成年后我已判若二人,笃信佛教的我深信因果报应,我未曾亏待过她。

我对生命的磨难常哑忍,羞于对他人透露,甚至对孩子未曾提及过往的种种遭遇。

在创业时期一切亲力亲为,我从事裁缝制衣业,熟练的师父嚣张跋扈,手艺好的车工也难聘请。我能者多劳,缝制大衣手艺高超,获得各族顾客青睐,订单接到撞期。

工作量太多加上当时自己不舍得放弃额外生意,怕失去顾客支持。

有过失落怕穷的心态暗影,做个不懂生活的人,拼命的赶工,忽略身心须做平衡调整。

工作狂的儍仔每天忙与盲,星期日店照开,只有新年才肯休息2天。

ADVERTISEMENT

过度劳累得了精神虚弱症。

我想借助光阴让往事轻轻掠过心头,清风淡去戾气无明恩怨。
挫折不算什么,缺憾令人心憔悴,进而内心冰冷麻木不仁,情绪糟透。

用欢喜心接受生命的不圆满,与心谈和、与心谅解、与自己的心对话解脱自我困锁。

ADVERTISEMENT

顏禹才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