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大柔佛人文足迹这些人,那些事
6:09pm 16/01/2022
【这些人那些事】柔佛古庙游神 定格半世纪
报道:林金兰
摄影:陆家明、受访者提供
柔:这些人那些事(1月17日):从摄影看柔佛古庙游神
早年的游神活动,部分工作如骑脚车与提照明灯,是由雇来的友族负责。(陈锦发摄)

“老新山”普遍有著一个观念:要过了柔佛古庙游神,才算真正过完农历新年。游神不仅是宗教与文化活动,也承载人们的集体记忆。

柔佛古庙游神活动于2012年获政府列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从早年至今,基于乡土情深,人们分别用文字和影像记载柔佛古庙游神,柔佛摄影学会会长陈锦发就是其中一人。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星洲日报《大柔佛》社区报〈这些人那些事〉这期专访陈锦发,请他从摄影角度来述说游神的故事。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柔:这些人那些事(1月17日):从摄影看柔佛古庙游神
陈锦发拍摄柔佛古庙游神活动,从年少到年老,从黑白、彩色到数码,并曾荣获多个国内外奖项。(陆家明摄)

柔佛古庙迄今152年

柔佛古庙位于新山直律街,史学家根据庙内的一幅匾额和一口铜钟,推测古庙建于1870年至1875年之间。匾额写著“同治庚午”(推算为公元1870年),铜钟刻有“同治乙亥年”(推算是公元1875年)。而这意味着柔佛古庙迄今已有152年历史。

早年,华裔人口主要集中在新山市区,市区以外仍未开发,沿街设立的商店,楼下做买卖,楼上被隔出约十间房间分租出去,有如七十二房客。

ADVERTISEMENT

让时光回溯到五十年代,年约9岁的陈锦发当时与家人住在直律街楼上的一个小房间。

农历新年期间,他与同街孩子最开心的事,莫过于可到街上奔跑玩耍,穿梭在大人之间,观看柔佛古庙游神队伍驾到的热闹景象。

柔:这些人那些事(1月17日):从摄影看柔佛古庙游神
1990年正月廿,众神出銮前往设于黄亚福街的神厂,以新山街坊为主的善信在庙内拱手膜拜。(陈锦发摄)

五十年代的柔佛古庙游神规模比较小,游神队伍主要绕境巡游新山市区数条街道,沿街可见许多住户到楼下街头设神案,迎接神明过境和换香,祈求神明保祐阖家平安。

什么是换香?陈锦发解释,除了神明乘坐的神轿,游神队伍也会运载香炉,香炉车经过店屋、住家时,居民会把自家神案香炉上的香枝取出,插入游神队伍的香炉,而后再取走相等数量的香枝。

游神队伍巡游市区,遇到居民设神案皆会停下,队伍中的醒狮和大头娃娃都会在案前起舞叩拜,因此游行时间往往被拖长,游神活动要到晚上11时才结束。

柔:这些人那些事(1月17日):从摄影看柔佛古庙游神
早期龙队的龙头很沉,重达数十公斤。(陈锦发摄)
古早游神阵容小人数不多

陈锦发透露,他儿时看到的游神阵容比较小,参与人数不多,主要有舞狮队、大头娃娃、扛镖旗等,而在夜间游神使用大光灯照明,大光灯由受雇的印裔人士置于头顶上行走,队员每走一段路都需要添“火水”。

ADVERTISEMENT

在发电机出现后,游神改用乌丝灯泡照明,罗里车斗载着发电机,一工友坐在车顶负责收放电线,两排工友在队伍两旁用木棍高举灯泡跟著队伍走,负责照明。

到了少年时期,陈锦发以宽中摄影协会成员的身份,和同学一起参与游神拍摄,并以海鸥双镜头相机、黑白底片、乌丝闪光灯等装备上场。

当年一卷黑白底片可洗出12张相片,拍一张夜间照片就需耗用一盏乌丝闪光灯。从拍照到冲相,他都一手包办,而一卷底片要价一元多,一杯咖啡才一毛钱。

用来拍摄游神的底片是他省吃俭用买下。他在按下相机快门前,都会慎思镜头构图,绝不浪费。一场游神的拍摄,他平均会用上一或两卷底片。

柔佛古庙山门被拆事件发生在1991年12月29日凌晨。1964年,在还是少年的陈锦发的相机镜头下,古庙围墙、老榕树仍完好地陪伴善信,守护著柔佛古庙。

柔:这些人那些事(1月17日):从摄影看柔佛古庙游神
1990年,众神出銮前的舞狮表演,当时狮队比较多,从远景可见古庙围墙与老榕树尚在。(陈锦发摄)
陈锦发:早期众神夜游照片不多

犹记得大香炉当时仍设于柔佛古庙正殿,清晨香火鼎盛,焚香烟雾缭绕,他和爱好摄影的朋友在里面拍摄善信上香祈愿,双眼被浓烟熏得直掉泪。

ADVERTISEMENT

早年由于黑白底片、镜头、灯光等条件受限,光线太暗,无法快速对焦,众神夜游的照片相对较少。

陈锦发指出,七十年代过后,彩色底片诞生,一些人开始使用彩色底片拍摄古庙游神。这时期也有了对焦镜头、增加自动测光功能,惟底片感光仍有局限,环境太暗不利拍摄。

另外,他说鉴于成本昂贵,加上需送新加坡冲印,摄影人依旧用非常节省的方式拍摄游神,彩色底片的使用都控制在两卷左右。

过去数十年,新山的发展一日千里,柔佛古庙游神队伍逐年扩大,除了本地队伍,海外文化表演团体也受邀前来助兴演出,而游神路线则从最早的只是数条街道,延伸到了义兴路等地点,共长7.8公里。

柔:这些人那些事(1月17日):从摄影看柔佛古庙游神
陈锦发于1969年拍摄柔佛古庙游神活动,画面中的柔佛古庙龙队是新山最早的龙队。(陈锦发摄)
沿街设神案膜拜景象不复在

随著许多“老新山”迁离市区,早年居民沿街设置神案膜拜的景象不复在,取而代之的是多层次文化的游神活动,被学者美称为“人神狂欢的嘉年华”。与会者也从原本的老街坊扩大至海内外人士,包括柔佛王室成员、首相、中国大使等。

从黑白、彩色底片、数码照相、直至多媒体直播,参与拍摄柔佛古庙游神的摄影人越来越多。

ADVERTISEMENT

柔:这些人那些事(1月17日):从摄影看柔佛古庙游神
每年柔佛古庙游神洗街仪式之后必定下雨,天空飘著细雨的画面也被陈锦发以相机镜头定格下来。(陈锦发摄)

冠病疫情未发生前,古庙游神每年吸引数十万人到场观看和参与。当神明圣驾出游时刻一到,善信亢奋高声呐喊“兴啊!发啊!”,人海中除了见到摄影员高举相机,还可望见数不清的各类手机。

来到数码摄影时代,大家不仅能在任何光线下拍照,迅速捉住瞬间,还能无限制张数地拍摄,并马上看到拍摄效果。

陈锦发认为,作为专业摄影员,得设法在拥挤的人群中出奇制胜,摄取更好的镜头,这包括添购更多镜头、灵活使用单脚架高居临下拍摄。

柔:这些人那些事(1月17日):从摄影看柔佛古庙游神
2011年众神回銮之日,游神护轿组人员将神轿抬入柔佛古庙正殿准备拆卸时,善信触摸神像胡须盼能获得保祐。(陈锦发摄)
1942年曾停办游神

柔佛古庙主要供奉五尊神明,分别是主神元天上帝、洪仙大帝、感天大帝、华光大帝、赵大元帅。游神活动主要包括农历正月十九洗街、正月廿众神出銮、正月廿一众神夜游,以及正月廿二众神回銮。正月十八的亮灯仪式,是从2000年开始增设。

柔:这些人那些事(1月17日):从摄影看柔佛古庙游神
2012年众神回銮返抵柔佛古庙的盛况,万人空巷,人头攒动。(陈锦发摄)

冠病疫情从2019年年底开始出现;2020年,柔佛古庙游神活动在疫情初始时,获准在严守标准作业程序下调整出游模式,将五尊神明圣驾请上罗里,加上总香炉,总计6辆罗里出游,巡游路线不变,依旧是7.8公里。

2021年,国内疫情加剧,政府实施行动管制令,游神规模进一步缩小,主要仪式移至庙内庭院进行,包括众神出銮、夜游及回銮。神明出游暂居的行宫以及酬神戏台,皆设于古庙庭院。

ADVERTISEMENT

柔:这些人那些事(1月17日):从摄影看柔佛古庙游神
2021年,受冠病疫情与行管令影响,柔佛古庙游神主要仪式在庙宇庭院内进行,临时行宫与酬神戏台也皆设于庭院内。(陈锦发摄)

或许有人会问,柔佛古庙游神曾停办吗?答案是只停办一次。那年是1942年,当时爆发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入侵马来亚。1969年发生五一三事件后,游神活动在隔年仍照旧进行,众神被请上罗里出游。

这些年来,新山中华公会领导一直在积极推动,期盼柔佛古庙游神活动可获申列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陈锦发也期望疫情早日结束,让古庙游神活动重回昔日盛况。

柔:这些人那些事(1月17日):从摄影看柔佛古庙游神
2017年众神从行宫出发,准备夜游,数万名来自各地的善信拱手膜拜,场面浩大。(陈锦发摄)

继续阅读

ADVERTISEMENT

柔佛古庙游神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3月前
3月前
3月前
3月前
3月前
3月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