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大霹雳时事焦点大霹雳焦点
2:01pm 17/01/2022
儿借阿窿 心碎妈妈告白 “辛苦赚到的钱都没了!”
儿借阿窿心碎妈妈告白  “辛苦赚到的钱都没了!”
封女士(前排中)、其一对儿女刁先生和刁小姐(左一及二)在马华怡保西区协调委员会成员的陪同下,讲述被阿窿追债的经历。前排右起是尹国华、林慧贤;后排左起是锺明达、陈建伟及吴润强。(丁祖兴摄)

(怡保17日讯)“我对大儿子真失望,自从我先生去世了,我辛苦工作养家,赚到的钱全部都没了,他太叫我伤透了心!”

来自佳邦新市镇的封女士(52岁)讲到离家近10年的长子一而再借大耳窿,闹得家无宁日,就忍不住哽咽拭泪。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她今日在2名分别27岁及23岁的子女陪同下,出席马华怡保西区协调委员会协助召开的新闻发布时,这么指出。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她的一对子女也表示,人在新加坡的大哥之前和今后在外面做了什么事,都与他们无关,希望阿窿冤有头债有主,不要再騒扰他们。

对长子行径一无所知

封女士(面厂女工)表示,去了新加坡从事熟食行业多年的长子(34岁),最初2年还有寄钱回家,自其丈夫2010年离世后,就鲜少联系家人,逢年过节都不曾回家,他们对他的行径一无所知。

ADVERTISEMENT

她说,2021年接近农历新年,他们家无故遭人泼红漆,新加坡大耳窿将泼漆的照片传给长子,他非常害怕,拿给同在新加坡工作的次儿看,结果他们才知道原来大儿子在新加坡借了大耳窿,大耳窿派人去他们的住家泼漆,当时相隔约1个星期,大耳窿的爪牙再次行动,不过这次泼到他们邻居的家。

“我们不堪压力,我和其他孩子筹了钱,通过二儿子还了大耳窿5500新币,当时阿窿也确认长子的欠债已还清,并无拖欠。”

她说,不料今年1月15日,她在WhatsApp接到陌生男子来电,起初对方自称是长子的朋友,表示要找长子。对方当天到昨天,不断通过WhatsApp联系他,起初是问候,打探他们的家庭情形、生活状况,然后向他们恐吓追债,还传送丢汽油弹的视频给他们看,让他们非常害怕,睡不安寝。

“我们曾联络我长子,对方承认他有借钱,不过没有透露借了多少,之后我们再联系不上他。阿窿说我的长子欠他们1万新币,如果16日晚我们还钱的话,只需还8000就可以了,其余2000当作是折扣。”

她说,后来是她那个已从新加坡回来怡保的二儿子告诉他们,其实他之前已个人帮大儿子还了3次阿窿债,为免她担心,而没有告诉她和其他弟妹。

“如果算过去4次,我们已前后帮我长子还了超过2万令吉。”

ADVERTISEMENT

封女士说,去年第一次家人被长子连累、被阿窿追债,她已想要与长子脱离母子关系,没想到长子竟非但死性不改,还变本加厉,叫阿隆找其弟弟追债,让她非常失望。

封女士的27岁儿子刁先生(汽车维修员)说,他们的家人经济并不宽裕,可以说得过且过,实在没有办法帮大哥还债,何况大哥不是第一次借大耳窿,就是还得了这次,也还会有第二次,结果依旧是无底洞,所以他们决定向马华怡保西区协调委员会主任林慧贤求助。

他说,林慧贤1月15日当天也带了他们前往双溪森南警局报案。

出席新闻发布会的马华怡保西区协调委员会成员包括副主任尹国华、秘书种明达、委员陈建伟及吴润强。

林慧贤:应通过合法管道借贷

林慧贤说,新加坡大耳窿越堤恐吓追债时有发生,他呼吁任何人在面对财务问题时,应通过合法的借贷管道,跟大耳窿借贷须三思,以免连累父母兄弟姐妺,面对人身安全。

ADVERTISEMENT

他呼吁人们不要轻信社交媒体的低息借贷广告,因为很多都是不当的借贷手法,或是极有可能是诈骗集团的非常手段。

继续阅读

ADVERTISEMENT

大耳窿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6天前
4星期前
1月前
1月前
1月前
1月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