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文艺春秋
9:01am 18/01/2022
闲来无事/剪指甲
作者:闲来无事
图:Jozefklopacka

经常剪指甲。并不是因为喜欢,只是受不了那冒出头来的白月牙。薄薄的一片,惨淡的奶白色,以弱质纤纤的外表隐瞒着阴险的本性。第一次学握笔时便把铅笔抓得很紧很紧,深怕那笔会滑过手心摔落在地,弯身去捡是件麻烦事。不如紧紧握着,让它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字写会了,习惯也深种了。用劣质铅笔写字时,加上赶限期的速度,常常没写三两段就把笔折断。笔折了也就罢了,上中学后换圆珠笔就好了,唯指甲嵌入手心这点改变不了。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更何况是同一只手,伤了手心五指也握不住物品。幸亏主人还是明察秋毫的。手心才是嫡系大陆,自然要把旁支(迟早也会脱落)的指甲剪除。咔,咔,咔。刀嘴咬得起劲,却吃不进任何东西。月牙碎片散落在报纸上,还有细微的白色粉末。剪完后,将报纸往内对折,把指甲倒入垃圾桶,就这样和曾经身体的一部分脱离关系。

指甲好剪,人际关系却剪不断理还乱。就像无数次发誓绝对不去的中学同学会,还是特地买了新衣服看着优管学化妆梳头在额头贴上“精致”二字去了。从前的高材生现如今也差不到哪里去,迪奥香奈儿花西子爱马仕围着餐桌被模特儿们骄傲地展示着,也有的不动声色穿着朴素,但一开口便是英腔华语,讲述近几年游历了哪些国家与哪国领导握过手。不禁怀疑起高中那年怎么混进的精英班,但还是随便找了个以前交情还说得过去的女生群坐了进去。男人的话题离不开女人和酒,而女人到了这把年纪也只能聊男人和钱。钱是比不过了,感情也毫无收获。听别人讲述情感故事,前任现任第三任什么的,仿佛伴侣是某个职位,任期过了便只能卸任,只有运气好的能拿到终生合约。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L,怎么没听你说起你的事呢?”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没什么值得提起的事。”

呵呵笑两声迅速转移话题把焦点移向别处。直到不再感到尴尬,融入聆听者的底色,才感到右手无名指尖疼得可以。用力过猛,贪婪地想多剪一些,一不小心就把这家伙剪了个秃顶。指甲下的泛红地带如未出巢的雏鸟,风吹过都敏感得疼。偏偏紧张起来便习惯性地搓着指头,大拇指也不知道怜香惜玉,暗中把无名指尖搓得通红发烫。

还出血。但被搓得出血的又何止手指。女生们察觉到我神色不对,关切地又把目光投放过来。怎么不谈个恋爱呢?身边没有看对眼的吗?这些随便就可冲口而出的问题却有着让人说不上来的答案,既要体面,又要婉转,绕绕弯子拖泥带水,待到大家伙都对你的答案失去兴致便是餐桌聚会上对此类问题的正答了。

ADVERTISEMENT

但这些问题并不会轻易消散。如指甲,一出生便长在了身上,随着时间而逐渐增长,由脆变硬,到了某个阶段便碍手碍脚,在生活各种琐碎处刻意存在。若无法与其坦然共处,便只能拿起指甲剪利索地一把剪掉。但现在已经没有指甲可以剪了。谁不希望能有人轻抚那群被剪坏的指甲,温柔地说别剪了,试着别使那么大劲吧。可偏偏抑制不住。皮肤敏感,细微的感觉都被放大得强烈。虫蚁只是叮咬了一小口,那凸起的红丘趴在小腿中央,如地图上一颗不起眼的标记,但那痕痒却钻入血管蔓延全身,入心入骨,指甲便不受控制地在小腿上与痒感展开战斗,抓得越用力,敌人便撤退得越快,直到疼痛让小腿酥麻,血色皮屑嵌满指缝,抗争胜利,却伤痕累累。

如破坏一段关系。同学会后疲倦不已,仅余的力气都沉没在懊恼之中。高中时期男生女生都是各自结群,即便时间久远依然记得我也曾经有过那样的群。听你说听你说我们同时拥有一个真心的朋友朋友一生一起走多久没和好朋友们一起去旅行,那些歌颂友谊的歌都唱遍了依然没能守住友谊。皮肤上的敏感潜入心里变成了计较,渐渐的,抱怨取代了八卦,愤怒得多和解得少,朋友递来的关心总是一把摔碎,直到耐心被渐渐放凉,大家等的就只是一个可以不再见面的契机(总比再见面时互相数落的好)。

抓伤之后总是不予处理,就像小时候跌伤那样,过一阵子自己就好了。没意识到的是岁数越大皮肤越硬,伤口痊愈得越来越慢,待到结痂再剥落之后,便成了斑斑暗影,这下真的把小腿画成一张地图,老妈给买了各种去疤油涂了也不见好。

但即便受伤的史迹遍布双腿,依然未能在关键时刻警示提醒。大学时期跟风参加了几个社团,依着兴趣做了管理文书的职位。文书简单,只要在对的位置放上对的文字就好。但错置总是频频发生,如应被剪成一道弯流的指甲被牙齿咬成崎岖的山路。试着用指头抚平,可那参差不齐顽固得很。只好掏出锉刀征服那凹凸不平的月牙,在反复磨搓几次后,指甲总算恢复到应有的样子,却淌血了。血滴在手心里,宛如恶人看着自己的犯罪证据。眼前的人既错愕而委屈,连声道歉后匆匆离去。

逃避。看不见的指甲就不必剪了。往后有几个看对眼的,清爽干净的男孩,吃过饭上过街后就短暂而突兀地告别了。男孩手足无措地寻求理由,眼神闪烁低着头看了看,试图找出自己的不体面之处。但此刻的理由就像酒会上情感问题的答案一般,非常直接却难以启齿。

让时光和记忆停留在好聚好散的卡点就好。触不及,才是最安全的距离,这样指甲既无法伤你也无法伤己。把指甲剪短,咔嚓一声,像是剪断了某个心结。但那被剪得整齐的白月牙,似乎只是用单纯的面具掩饰真正的自己。某次团建活动玩起鬼捉人游戏,眼前的人奋力追逐捉捕,而我蹲缩在墙角自保偷憩。但即便藏在偏僻处依然有好事的同事寻来,一把将我紧紧抓住要撕掉身后的名牌。我无法抵御她的力气,下意识地在她的手臂狂拔乱抓,危急关头我有着连我自己都未曾察觉的自保欲。

ADVERTISEMENT

翌日她向我展示了滞留在双臂细细长长的红痕,而我向她回以被剪得平平钝钝的指甲,它们看上去是多么的安分乖巧且毫无杀伤力。或许伤害人的不是指甲,而是力气。每一次用力过度后皮屑总是顽固地瑟缩在指缝中,如惊慌的孩童害怕扯着藤条等在外头的父亲而紧紧掩着双耳不肯出来。久而久之它们穿过毛孔融入血液,沉淀在体内某处,结成蔓藤,堵死心的出口。剪指甲,从来都是与自己对峙。害怕它们造成伤害而执意剪除,却还是剪伤了自己。进一分伤指头,退一分伤手心,哪里不是肉。看着街上的女孩留着长长的指甲,指甲上还涂有凝液贴着晶片,在阳光下乍闪乍闪的,好生羡慕。记得有一次下定了决心要把指甲留长,可总有什么异物在我不经意的时候非法潜入指缝,它们是如此地刺眼且让人感到不自在,非得都给抠出来不可。可越是抠,那异物便堵得越死,穿过白月牙进入泛红地带,便宛如成功过江的偷渡客,再也触不着了。

最终还是得剪除。好几次难得把指甲剪成理想的长度和形状,多希望它们就凝固在那个时刻,不再生长,就不必再剪指甲。

继续阅读

ADVERTISEMENT

散文
剪指甲
闲来无事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7天前
1月前
2月前
2月前
2月前
2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