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新闻线上
7:40am 18/01/2022
黄振威.守门人成了替罪羊
黄振威

在大马,最有效的方法似乎是保持沉默,挺过难关,希望(通常)大马人会忘记。一个新的问题会出现,而争议将成为昨日的新闻。

当政客和闻人陷入困境时,他们会想办法脱身。他们会找出各种脆弱的借口,从无聊到可笑,但这对受困的人来说根本无补于事。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做了三十多年的记者,我有一份政客的绝望尝试清单,他们大多是为了逃避尴尬的处境。它们可能听起来很空洞,但结论还有待分晓。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最常见标准作业程序是——阻止新闻界——以结束棘手的情况。自然,指责媒体是最方便的脱身计划。

一般情况下,当事人声称他或她被“错误引述”或言论被“断章取义”。当然,在最近的情况中,一名政客设定了一个新基准——“你来自哪里?中国,不怪得啦”。他影射记者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但我最难忘的经历是,一名联邦部长声称我错误引述他的话(这有什么新鲜的?),当我拿出我的录音作为证据并企图结束争论时,他窘迫地说:“好吧,我可能说了,但我不是这个意思”。

ADVERTISEMENT

然后,当然,我们的政客喜欢指责外部势力,可以是海外国家、外媒、外国特工,或者外国妻子。它总是平平无奇的——“他们嫉妒我们”。

以前是这些外国人羡慕我们的成就,但自从一马发展公司贪污丑闻发生后,我不确定他们是否还有其他羡慕的地方。

在贬低犹太人方面,敦马哈迪是一位顽固分子,以至于他被认为是反犹太主义者。

他声称犹太人通过代理人统治了世界,并指责金融家索罗斯破坏亚洲货币。

马哈迪可能也会指责芭芭拉史翠珊唱得不好或达斯汀霍夫曼演得不好。哦,等等,有人说Waze是希伯来语,意思是免费导航地图?我的天!

在一次国庆节致辞中,这位前首相指责外国势力继续实施其重新殖民化的计划。当然,他也曾将经济困境归咎于其他种族。

ADVERTISEMENT

但最有创意的替罪羊一定是筷子。这是他们的错——他们很羡慕,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一直在砍我们菜头,并将我们贴上各种标签。没有人应该使用筷子。最好所有的大马人都能用手。用你的手。

好吧,欧美政客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们现在把一切都归咎于中国,从他们声称是在中国实验室制造的冠状病毒,到无数的狗从地球上消失。也许中国人把它们都吃了。

在大马,另一个最受欢迎或最容易的途径是声称这些指控是出于政治动机。这是过时的做法,肯定有一个更有说服力的方法来免除某人的责任。

我们肯定会期待这样的理由,尽管它可能是无意义的,来自政客,但不是来自公务员。这种无厘头的反驳就像政客指责他们的对手玩弄政治一样。如果政客不玩政治游戏,那么他们为什么要费劲呢?

如果一切都行不通,政客总是采用一种策略,通过说一些基本上说了等于没说的话来保持灵活和故作神秘。

因此,无论是在国会还是在回答媒体时,我们都习惯性地听到他们的口头禅“我们会调查”,这只意味着他们会考虑这个问题,但最终什么也不做,是不作为的委婉说法。对媒体的另一个例行答复是“知道了”,这也意味着什么事都不做。

ADVERTISEMENT

有一些更好的说法,如“此事尚在研究中”,简单来说,它意味着会着手研究,但总是会被尘封或石沉大海。

许多国家的政客发现,为了安抚公众和延长他们的保质期,道歉比较容易,但在大马,对不起似乎是最难的一个词。道歉是一个重大缺陷,或者说,对我们的男政客来说,是一种政治无能。在其他地方,此举被认为是一种力量。

因此,最近的救灾管理不善导致出现灾难性后果,但没有道歉。没有人站出来负责,也没有人道歉。忘了日本式切腹(仪式性自杀,主要是认错),而是以各种理由推卸责任。

在大马,最有效的方法似乎是保持沉默,挺过难关,希望(通常)大马人会忘记。一个新的问题会出现,而争议将成为昨日的新闻。

或者维持挑衅,不屈服,坚持工作。停职是什么?这在大马并不适用,尤其是我们有一大半人甚至不知道这个词。

公众人物召开新闻发布会,在发布会上大声朗读他准备好的稿——然后告诉媒体不接受任何提问,这也是很奇怪的事情。

ADVERTISEMENT

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什么还要召开新闻发布会?他们还不如直接在脸书或其他社交媒体平台上发布声明。也可以通过电邮发送新闻稿。

难道官员们没有向他们的上司汇报,如今大多数媒体机构因控制成本而采用最基本的骨干人员,或者记者如今只是居家办公,因为我们大多数人都害怕在拥挤的活动感染冠病?

在这些活动中,标准作业程序往往没有得到执行,让媒体从业员暴露在每天会见超过100人的政客面前。一言以蔽之,政客是一种健康危害。

好吧,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大马反贪会顾问团主席丹斯里阿布查哈也拒绝在新闻发布会上回答问题,因为他声称媒体在1月5日的新闻发布会上错误引述他的话,他声称此举造成了很多混乱,并破坏了大马反贪会的形象。

他拒绝接受提问,并指5页新闻声明就够了。这是个进步。1月5日的新闻发布会有一份13页声明,但它没有回答媒体想要的东西。

然后,还有一些艺人从媒体报道中受惠,但当他们的私生活受到检视时,往往是由于他们本身的错误,但他们却指责和责骂媒体,说不应该报道他们的个人生活。突然之间,他们忘了自己是公众人物,忘了他们渴望的名人生活总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ADVERTISEMENT

市场营销或企业事务部的工作人员也是如此,当他们的老板遇到困难时,他们会跪下来寻求帮助。这些可以滔滔不绝地跟你说演算法、数据和网红影响的人,突然不知道该为他们的客户做些什么。

哎呀!这是另一个故事,这已经跑题了。但这个故事的寓意是,学会如何与媒体合作,不要急于把我们撇开,或把我们当作替罪羊来帮你渡过难关。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马哈迪
黄振威
媒体
新闻线上
政客
阿布查哈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4小时前
1天前
1天前
2天前
4天前
6天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