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际即时国际
3:11pm 18/01/2022
5岁初尝成年后上瘾 出车祸仍戒不掉
5岁初尝成年后上瘾 出车祸仍戒不掉
亚伯借酒消愁,每天都喝得酩酊大醉。(示意图)

(新加坡18日讯)小酌一杯成了借酒消愁,德士叔酒后失忆出车祸仍无法放弃酒精,直到三度入院没亲人探访,才醍醐灌顶,走入解救中心求助,此后17年滴酒不沾。

初尝酒精滋味,亚伯(58岁,德士司机,化名)才五岁,那是一场家庭聚会,叔叔在酒杯下压了零钱,只要一口气干了,就有钱拿。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他直言,喝了酒“感觉不一样”,生性胆怯的他变得滔滔不绝,勇于尝试平常不敢做的事情。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随著年龄增长,感情和工作问题接踵而来,喝酒成为惯例,亚伯从每周一次喝酒,演变成每日都喝,脾气更暴躁,那时他还不知道自己已变成酗酒者。

直到28岁因酒后开车发生车祸,他才意识到问题严重。他坦言只记得晚上10时30分跟友人走出酒吧,直至出事的凌晨1时30分,期间他们到别处续摊吃饭的事全都忘了。

被酒精麻痹的生活变得一塌糊涂,亚伯仍停不了,还刷爆无数张信用卡,欠下1万多元(约3万令吉)债务。

ADVERTISEMENT

“人生太黑暗,太没意思,我那时打电话跟姐姐告别,喝了漂白药水昏厥过去。”

家人误以为他是接受不了父母逝世,帮他还了部份债务,希望能协助他重振生活,但他两个月后变本加厉,债务累积到2万元(约6万令吉),也遭公司降职当文员。

他满腔愤懑,再次吞药自杀,家人对他失望透顶,放狠话说若再入院,绝不探访。亚伯没放在心上,两周后又因吞药入院,这回真的不见家人身影。

“那一刻我无路可走,为逃避追债人,也抱著试试看的心态去了戒酒中心。”

幸好从嗜酒者互戒协会(Alcoholic Anonymous)成员的分享,他逐渐理解自己酗酒的原因,他过后虽然离开戒酒中心,仍参与协会活动。

“我们有一种说法,只要曾酗酒,你永远是个酗酒者,即使是一杯酒,我们也有可能再次成为酗酒者。”

ADVERTISEMENT

已经戒酒17年的亚伯承认,至今还有喝酒的冲动,但他清楚一旦松懈,随时有可能复发,若有强烈喝酒的欲望,就会拨电给会员说说话,或是吃甜食和运动压制。

除了因车祸失忆,亚伯也记得曾三次喝到断片,其中一次是喝到不省人事独自前往柔佛,隔日早晨醒来发现车停在长堤的罗厘车道中央,翻开护照才惊觉自己通关了,但浑然不知他为何要去大马。

令他印象深刻的还有昏睡在林厝港坟墓以及巴士站草丛,亚伯表示他醉倒在草丛后,醒来发现警方跟救护人员围著他,原来是有人发现他而帮忙报警。

倾诉是一剂良药,亚伯坦言前戒酒前三个月最煎熬。

他说,协会每天举办一小时的会议,成员会聚集相互分享心情。

“这是很奇妙的方式,起初我也不相信,可我逐渐发现大家比我还了解我自己。”

ADVERTISEMENT

他透露,戒酒前三个月最困难,当时脑海有两把声音交错,一把怂恿一把制止,令他倍感煎熬。

亚伯也说,他不敢参加婚宴或活动,担心经不起朋友的冷嘲热讽,刺激他再度喝酒。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