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内全国综合
8:54am 19/01/2022
因肝病曾瘦得如骷髅头 女子:“陌生人让我再活一次”
因肝病曾瘦得如骷髅头 女子:“陌生人让我再活一次”
法拉希望本身的经历可以激励人民勿轻易放弃生命,并希望大家关注器官捐赠的重要性。(取自法拉推特)

(八打灵再也18日讯)在过去31年以来,医院犹如她第二个家,让她几乎成骷髅头;直到4年前,一个陌生人的肝脏,让她获得一次

她是法拉莎希淡三苏丁,成功移植肝脏的生存者。

ADVERTISEMENT

“医院是我的第二个家。从1988年5月18日出生到31岁,我几乎天天进出医院。”

新生儿在出生后的前几周出现黄疸是正常的,但法拉的病情却持续,过后证实她是胆道闭锁。这种疾病,让患者的胆汁不能流入肠道,还会堆积在肝脏中,最终会导致肝脏结疤,肝脏组织和功能丧失,以及肝硬化。

为了方便在吉隆坡医治,法拉原本在古晋担任教师的父母申请调到吉隆坡执教。在医治期间,她无数次到医院,尤其血液检查结果不理想,就需入院接受观察和治疗。

尽管如此,她仍保持乐观,仍然热爱如打羽毛球、室内足球、户外活动及参与志工工作。直到2013年,当时25岁的她,健康出现恶化。症状首先表现为眼睛发黄,然后手和脸渐黄,而她被转介到当时唯一提供肝脏移植的士拉央医院,并列入等待肝脏移植的后补名单。

为了避免水肿,她的饮食自此没有了盐,食物变得毫无滋味。在等待移植的时候,法拉没有料到类风湿性关节炎的发病,这让她处于痛苦之中。

她必须忍受着关节的疼痛和水肿,因为她不能服用任何治疗疼痛的药物,否则有可能使她的肝脏进一步恶化。她形容当时的情况犹如“活在地狱”。

法拉接受《新海峡时报》访问时说:“每天,我必须做好心理准备,告诉自己,如果我想完成任何事情,就必须忍受疼痛。”甚至起床,她都需要这种坚定的决心。

法拉有一个双胞胎妹妹,医生曾探讨活体肝捐赠者。虽然法拉的双胞胎姐姐愿意成为捐赠者,然而,当时从未进行过成人对成人的活体肝移植,即健康肝脏的右叶从供体移植到受体体内,她的父母决定不冒失去两个女儿的风险,并把所有希望寄托在捐赠者的出现。

因肝病曾瘦得如骷髅头 女子:“陌生人让我再活一次”
法拉跟已故父亲的三苏丁的合照。

2015年12月,父亲因肝癌离世,令法拉深受打击,更一度想放弃治疗。但她想到了母亲,一个一直在旁照顾她、激励她而变得非常坚强的女人。

“我的母亲是一位女超人。当我等候肝脏移植时,她选择提前退休来照顾我、照顾父亲和家庭。我不知道她是如何管理一切的。父母为我付出了很多,我必须坚持下去。”

需依靠轮椅来行走

她一直以乐观的态度去等候一个希望。2017年尾,法拉的身体支持不住了,她感到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虚弱和疲倦。

在那徘徊希望与绝望的几个月内,法拉开始蒙起“生命可能到尽头”的想法。当时的她,虚弱得很,几乎成了骷髅头,需依靠轮椅来行走,她唯有辞去平面设计师的工作。

“可能上苍听到我的祈祷”法拉说。2018年初的一个晚上,医院通知她在一小时内抵达医院,因为有一个合适的肝脏。

她记得在推入手术室时,像是在生死之间做选择。她害怕,也担心醒不过来,而脑海这时出现了那个自出生就一直陪伴她经历医疗的巨人──父亲。“爸,为了你”法拉在麻醉前说了这么一句。

手术很成功,而法拉也康复得很好,现在生活如普通人一样。

时至今日,法拉不知道肝脏捐赠者的身份,而她可能永远也不会知道。她说,她只知道捐赠者非常年轻、健康,在一次事故中去世,并被宣布为脑死亡。

现在33岁的法拉过着最充实的生活,她重新开始工作,成为一名平面设计师,也活跃于户外,每周享受远足和跑步的乐趣。

获得第二次生命后,她正努力追回那些曾经失去的机会,积极参与志工服务,也学会对小事心存感激。

目前是大马民主阵线(MUDA)联邦直辖区副主席的法拉,也在本身推特分享这则专访内容。她在推特贴文说,希望本身的经历可以激励人民勿轻易放弃生命,以及捐赠器官可救活一人性命的讯息。

因肝病曾瘦得如骷髅头 女子:“陌生人让我再活一次”
法拉现在也是MUDA领导人之一,在去年尾大水灾,也积极参与救灾工作。(取自法拉推特)

重生
肝病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天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1月前
5月前
6月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