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微隐于学
8:00am 20/01/2022
宋明家.疫苗接种后猝死的“残酷”事实
宋明家(科學工作者)

我只单纯希望,能让大家从一个科学视角,去多方面理解“接种后猝死”的事实。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写这一篇时,心里很沉重,因为猝死的,有我认识的、和不认识的人们,都和你我他一样,有心爱的家人和亲友。

和我们在众多媒体读到的一样,“平时看起来很健康,却突然走了”,适用于当中许多案例;唯一有什么比较特别的,就是“不久前打了疫苗”。

冠病疫苗,似乎就逃不脱成为“元凶”的宿命,就如这一年内许多的类似悲剧一样。对死者家属而言,这不是件容易渡过的难关,把事件和疫苗联系在一起,也是人之常情,是应该被同理的。

ADVERTISEMENT

面对社交媒体上排山倒海的“疫苗是猝死案的元凶”、“卫生部隐瞒事实”的“主流意见”,我想提出一些“非主流”观点,希望能厘清这些事。

打从一开始,全世界对各款冠病疫苗的面市,就有一种“横空出世”的惊疑感,加上对科学研究的不理解、对政府领导的不信任、对大药厂商牟暴利的不满、对不得不接种疫苗的不情愿,使疫苗变成容易挑起民众情绪、成为健康或死亡案例的代罪羔羊。

比如“心肌炎”(myocarditis)和“心包炎”(pericarditis)不良反应。

美、加、英国的研究显示,12-24岁年轻男性在两剂辉瑞疫苗接种后,出现这两者的几率,是每百万人60至150病例之间,但这些轻症状病例大多数稍作休息或治疗后就能康复(引6月23日美国CDC数据、12月2日《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论文、12月5日medRxiv预印本文章)

马来西亚临床研究中心(Institute of Clinical Research)的最新研究成果,也显示辉瑞、科兴和AZ疫苗接种后,发生心肌炎的几率(不分年龄和性别)是每一百万剂分别是0.9、0.5和0.7案例(见1月15日《新海峡时报》报道)

但不管有没有接种冠病疫苗,“心肌病变”(cardiomyopathy,心肌炎可能导致的疾病)本来就是全世界都很普遍的疾病,例如法国的发生率是每百万人有809例(引2020年4月《Journal of Clinical Medicine》论文);这些病例,也是导致心脏性猝死(sudden cardiac death,简称SCD)或心搏骤停(sudden cardiac arrest,SCA)的原因之一。

ADVERTISEMENT

我国统计局的数据显示,“缺血性心脏病”(ischemic heart disease或“冠状动脉疾病”coronary artery disease)是国内第一大死因,且案例每年持续增加。例如2020年109155宗“医学证明死亡”(medically certified deaths)案例里,17%属于这类心疾,2019年则为15%,也是猝死的主因之一(引2021年11月16日《Statistics on Causes of Death》)

根据一篇包含全球五大洲病患的系统综述(systematic review),12-39岁年轻人的SCD猝死率,是每年平均每百万人17案例(引2020年9月《BMJ Open》论文);新加坡每年有约1千宗此类猝死案(不分年龄),美国和英国则是32万5千和10万人,发生率分别是0.02%、0.10%和0.15%。假设采用较贴近亚裔族群的0.02%,我国2021年的SCD应该是约6400人,平均每天18宗。

也别忘了,这数据只探讨心脏性猝死SCD案例,还没包括其他导致猝死的原因,比如脑内出血(intracerebral hemorrhage)和肺栓塞(pulmonary embolism)。

另,造成动脉粥样硬化的“血脂异常”(dyslipidemia;包括高胆固醇血症hypercholesterolemia等血症),也是大马成人的一大问题;一份由亚洲跨国团队于2020年12月联合发表在《American Journal of Preventive Cardiology》期刊的综述文章,提到约45%我国成人有血脂异常问题,远比约澳洲的33%、印度的30%、以及日本、新加坡、韩国、中国、台湾的10-18%来得高。

综合以上数据,若我们少算些,每一年的每一天,我国有20人因SCD和其他疾病不幸猝死;在2021年2月冠病疫苗接种计划开跑之前,大家可能就单纯为噩耗扼腕叹息,然后回忆一下逝者的健康生活作息等等,然后事情就过去了。

来到疫苗时代,基于前述心理因素,媒体和民众都睁大眼睛,拿放大镜聚焦每一个猝死案例,结果疫苗就成了绝大多数猝死案的代罪羔羊。

ADVERTISEMENT

我们不排除有非常罕见的“疫苗致死”案例,这和科学数据不相违悖。但在疫情时代,有所增加的SCD和SCA案,绝大多数都是和染疫有关联,而不是疫苗(例:2021年8月《Heart Rhythm》研究报告)

“瓜田不纳履,李下不正冠”很适合用来解释这现象:一个惹人厌的人,无论走在瓜田时弯腰整理鞋子,或经过李子树下抬手弄帽子,都会令人怀疑他想偷采瓜果。

疫苗,就是这无辜的“瓜李之嫌”。

这一篇,可能会被骂站着说话不腰疼,或对逝者家属没同理心。

但我只单纯希望,能让大家从一个科学视角,去多方面理解“接种后猝死”的事实。

即便事实可能很“残酷”的不如你我所愿。

ADVERTISEMENT

(下一期,我们来看看“接种后猝死”的另一个解释:“浓缩在一年的疫苗不良反应”)

继续阅读

ADVERTISEMENT

冠病疫苗
宋明家
心肌炎
心包炎
微隱於學
辉瑞、科兴和AZ疫苗
猝死案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4小时前
17小时前
3天前
4天前
5天前
7天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