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体育体育封面
11:38am 21/01/2022
大马体坛路茫茫(一)/ 高绩效运动发展零拨款 贝根:海啸来袭 诺萨:大灾难
大马体坛路茫茫(一)  高绩效运动发展零拨款  贝根:海啸 (来袭) 诺萨:大灾难
诺萨表示,国家体育理事会大砍体育拨款以及不和144名运动员续约,可以形容为“体坛大灾难”。(黄玲玲摄)

报道:陈添荣/陈敏智

2022年刚到来,但本地体育界却爆出了震撼性大新闻,144名国家运动员遭到淘汰,获得续约的运动员其训练津贴也被减少,大马体坛的天空乌云密布!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此事会发生,是因为政府以近两年来国内经济因冠病疫情而大受影响,决定大幅度削减体育拨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体育发展额竟只占财案0.09%

不过讽刺的是,2022年的财政预算案总额是历史上最多的3321亿令吉,但青体部的体育发展方面却只获得了2亿8900万令吉,竟然只占财政预算案总额3321亿令吉的0.09%!

更让人难以想象的是,在这一块2亿8900万令吉的拨款中,1亿5900万令吉用于兴建、维修和提升国内的体育设施、5000万令吉用于提倡和保持人民的健康生活、5000万令吉用于发展体育产业、2000万令吉用于发展电竞运动、1000万令吉用于保障残障运动员的训练计划。

而运动员代表国家在各个国际大赛中争光的高绩效运动项目和领奖台计划的拨款,竟然是0!

ADVERTISEMENT

144运动员遭裁退 训练津贴也大减

基于缺乏足够经费,国家体育理事会(MSN)只能从运动员身上动刀,将旗下训练计划的国家运动员人数从432人减少至288人,一口气终止了144名国家运动员的合约(2021年12月31日结束)。此外,体理会还削减了全职运动员的训练津贴。

大马体坛在新年初始所面对的这一困境,被大马奥理会会长丹斯里诺萨形容为“大灾难”;至于高教部体育策划与实施部副秘书、也是大马著名体育分析师的贝根·兰里博士更是以“大海啸”来形容!

大赛来临却削减拨款
诺萨感到震惊不满

身为大马体坛管理机构第一号人物的诺萨坦承, 对于体理会的这一决定感到震惊,也对政府在今年大马即将参加多项重要大赛前,在体育这一块大减预算,感到很不满。

“其实在体理会尚未做出宣布之前,我已经多次在去年杪的体理会董事会议上反对政府以冠病疫情为理由,要大幅度削减体育拨款的决定。当时会议青体部长也有列席。”

会议上第一个表示反对

“我第一个表示反对。要知道,运动员在这两年疫情期间,因行管令只能呆在家,大多数无法训练、更无法比赛,他们都很不容易。如今行管令解除了,可以恢复训练和参加比赛了,却被削减训练津贴。”

“要知道,体育可说是我国团结各民族的重要组合,运动员更是国家的资产,每当有大马运动员晋级决赛,各大民族都会一起为我们的运动员打气、加油。但东京奥运会才结束几个月,政府就削减了体育拨款,我感到很心痛。”

ADVERTISEMENT

影响体坛未来新生代栽培

诺萨还提到,国内体坛发生了如此重大的事情,奥理会担心这一情况会让某些原本想要将孩子送去体育学校训练的父母,如今又改变了心意,因为担心孩子未来没有前途。他指出,这无形中将对体坛未来的新生代来源造成影响。

直言800令吉津贴太少

对于东运会金牌得主只能享有2000令吉津贴,银牌和铜牌得主只获得800令吉,在训练计划下的资深运动员津贴也是只有800令吉,诺萨表示,若每个月只有800令吉,在国内其他地方已算少,在雪隆一带生活会很困难,尤其是来自外州的运动员,在雪隆至少需要1500至2000令吉才足够维持每月生活开销。

他指出,世界许多国家纷纷为各自的体育发展增加了拨款,例如邻国新加坡,但大马却大减拨款,让人百思不解。

对于领奖台计划突然完全取消了拨款,诺萨表示他有听闻许多运动员为了节省开销,宿舍房里不敢再开空调,有的连电风扇也不用了。

3大运动会不设订目标
诺萨:失意义且不公平

提到今年的3大运动会,计5月份河内东运会、7月份伯明翰共运会以及9月份的杭州亚运会,诺萨表示,大马奥理会不会为参加这些赛事的大马代表团设订任何奖牌目标。

“奥理会基于届时代表团人数减少,运动员赖以生活的津贴减少,再设订参赛目标已失去了意义,对运动员也不公平。”

ADVERTISEMENT

“再说,许多运动员这两年来都没有(缺少)比赛,我们不清楚他们的状况,难道要我们再拿两年前的成绩做标准?这不行的。”

所有局面都出现不确定性

诺萨还质疑,政府为何不能够等待冠病疫情完全结束了,才来评估是否削减体育拨款

,如今这个局面导致所有情况都出现了不确定性,包括领奖台计划何时或是否还能够重启、运动员津贴该如何解决?

他透露,奥理会将在2月份与所有体育总会举行一次面对面的会议,对运动员的参赛状况进行评估。

缺乏经费料不再出国备战

与此同时,以往大马在参加各种大型赛事之前,都会派出运动员出国训练和参加比赛,作为赛前备战。今年,他认为所有赛前备战计划都会减少,尤其是今年东运会参赛运动员的国外备战,在时间上已来不及,缺乏经费是一大因素。

另一原因是许多国家实施严格的防疫措施,防疫越严格,所要花费的金钱也会更多。

ADVERTISEMENT

诺萨还提到,大马在今年所参加的各项大型运动会固然会削减代表团人数,东运会只有获得前三名的A级运动员才会享有津贴,而自费参赛的运动员人数,将从过去的前8名减到前6名。

大马体坛路茫茫(一)  高绩效运动发展零拨款  贝根:海啸 (来袭) 诺萨:大灾难
贝根:“若只是删减拨款还说得过去,如今高绩效运动项目却是零拨款,这叫人如何能够接受?”(蔡伟传摄)
体育零拨款不应该发生
贝根:影响巨大且深远

对于大马体坛当前的难关,贝根·兰里直言已经不只是灾难,而是海啸!

在说到这一个课题时,贝根显然还无法接受,喃喃自语:“这不应该发生,这真的不应该发生的……”

回过神时,贝根说:“我会把它形容为‘海啸’,是因为这情况完全让人意想不到。有些灾难我们还能预测到,像每年都会来袭的东北季候风,但是海啸却是席卷而来,让人措手不及!”

“在体育发展中,这种情况是绝对不能够发生的!”

发展计划一年也不能停止

贝根表示,在整个体育的发展与成长中,不只是要训练现役选手,还要拟定未来长远的计划,年复一年,不能够停止,即使是一年也不容许发生,否则影响巨大且深远。

ADVERTISEMENT

“根据以往的记录,高绩效运动项目的拨款,大概是5、6千万(2021年为5500万令吉)。如果说减少,3千万左右拨款还说得过去,但为什么这一次却是完全没有?”

没动力,如何专心去争佳绩?

所谓“养军千日,用军一时”,贝根说:“我们栽培选手,让选手备战,就是为了在国际大赛争取到好成绩。这就好比做生意一样,你必须要有成本,才能经营生意。不过,如今是零拨款的事实,运动员完全得不到丝毫的动力,那么你叫他们如何能专心去争取佳绩呢?”

“更何况,2022年还有三大赛事,即河内东运会(5月12日至23日)、伯明翰共运会(7月28日至8月8日)与杭州亚运会(9月10日至25日)……”

“如果以长期的运动发展来看,我们不能单单只看今年,而是要放远眼光至接下来几年到2024年巴黎奥运会这样的一个周期。”

不认同以近2年表现做评估

贝根也表示,体理会以运动员近2年的成绩单来做为评估标准也是不正确的。

“近2年因为疫情关系没什么比赛,而且每个运动员的状态肯定有起有落,他这几年表现不好,不代表这一两年就不能取得好成绩,还有一些选手处在受伤或养伤阶段。”

ADVERTISEMENT

“许多被淘汰的运动员,包括了曾在国际大赛赢得冠军的资深运动员,他们都为国家而战做出了牺牲。许多运动员就是依靠这些运动津贴生存,但是现在他们霎那间失去了这些生计,你叫他们还如何继续他们的运动生涯?”

“而那些被保留下来的国手也不会好过,津贴减少剩下几百块罢了,这是非常悲哀的事。”

大马体坛路茫茫(一)  高绩效运动发展零拨款  贝根:海啸 (来袭) 诺萨:大灾难
贝根表示,韩国在疫情时期还加大了体育发展的拨款,因为他们深知只有体育才能为人民带来快乐。图示在东京奥运会独揽3金的韩国射箭女将安山。(世界射箭官网照片)
体育是国家首要议题
贝根:唯体育能振奋人心

贝根表示,体育是国家必须首先考虑的议题。

他进一步解释:“国家当前受到了冠病疫情的打击、面对大水灾的发生,人民都生活在水深火热,情绪低落。唯有体育,能够为人民带来欢乐。”

(疫情来袭)各国反加大体育预算

他指出,当我们有选手在世界级的大赛中赢得了冠军,举国欢腾。不论什么种族,大家都会为大马选手感到骄傲,大家团结一致的,振奋开心。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体育。

ADVERTISEMENT

“目前冠病疫情袭击全球各地,但许多国家却没有删减体育预算,反而加大了拨款,因为他们都知道,只有体育能够振奋人民,只有体育能为人民带来欢乐。”

韩国深知这一道理

说到这里,贝根表示韩国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贝根说,韩国文化体育观光部(Ministry of Culture, Sports and Tourism,South Korea)在此次财政预算案获得了6.8兆韩元的拨款(约238亿令吉)。而单单在体育发展这一环,他们也拥有多达1.8兆韩元的预算(约63亿令吉)。这样大的预算,让韩国没有了后顾之忧,各方各面地提升体育实力。

“比如说要搞个联赛,我国的总会还要自行去找赞助商。但在韩国,却是政府给钱他们去搞联赛,这当中的分别显而易见。”

贝根补充说:“在提升民众运动这一环,韩国文化体育观光部在今年就获得了260亿韩元(约9130万令吉)的拨款;体育联赛的发展资金也有200亿韩元(约7020万令吉);体育产业更获得1500亿韩元(约5.2亿令吉)的拨款。”

不能奢望选手争佳绩却没给援助

“可是大马呢?我们一直说要发展体育,但是钱却没有给。大马至今还未获得一枚奥运金牌,政府不能奢望我们的体育取得好成绩,但却没有提供援助。”

ADVERTISEMENT

大马体坛路茫茫(一)  高绩效运动发展零拨款  贝根:海啸 (来袭) 诺萨:大灾难
在青体部拨款遭到大幅删减的情况下,大马代表团在今年所参加的各项大型运动会势必将“缩小”。图示大马在2019年菲律宾东运会开幕式入场的画面。(马新社照片)
对三大运动会不抱期望
贝根:大马整体表现势退步

在谈到2022年的三大综合性运动会,贝根也不抱持什么期望,并认为大马代表团的整体表现将会退步。

“之前几届的共运会、亚运会,我们即使有资金备战,仍无法达标。现在完全零拨款,你还能对选手们有什么期望?”

因此,他觉得这一届的河内东运会、伯明翰共运会和杭州亚运会,大马代表团的成绩肯定会退步,很难达到目标。

不过贝根表示,达标这方面很主观,他调侃说:“你可以把目标降至很低,或许共运会来临前,大马只设下5枚铜牌的目标,这样岂不是就能达标了吗?”

大马体坛路茫茫(一)  高绩效运动发展零拨款  贝根:海啸 (来袭) 诺萨:大灾难
张金发直言,政府大减体育拨款的做法,对运动员缺乏人性化。(蔡添华摄)
感叹栽培运动员费心费力
张金发:体坛大裁员不公平

大马奥理会副会长拿督张金发则认为,政府削减体育拨款不能怪国家体育理事会,而是财政部的决定,该部不了解体育总会要栽培一名运动员需要花费多少时间和心血,他指政府的做法很不成熟。

运动员没获人性化看待

张金发是早前接受本报专访时表示,今年会有3大运动会括东运会、共运会以及亚运会,但政府却选择不与144名运动员续约,显示政府很没有人性化看待此事。

ADVERTISEMENT

他直言,不获续约的运动员之中有的是世界冠军,尚且无法保留,那为何公务员可以那么多?有需要那么多公务员吗?

他指出:“政府大幅度削减运动员人数,一旦大马在各大运动会拿不出成绩,要如何向国人交代?届时体育总会、教练和运动员将成为国人批评的目标。”

张金发也是大马武术总会会长,大马武总在这次事件中有5名运动员不获续约,其中一人是世界亚军叶伟健。

大马体坛开倒车

他续指出,东南亚其他邻国都在增加体育拨款,但是大马却大砍体育拨款,他认为大马是在“开倒车”。其他国家的经济并不比大马好,但因为今年有多项重要大赛,所以体育经费都有增加。

他坦言,基于大马体坛出现了这一情况,家长们肯定不会放心让他们的孩子在日后从事体育行业或成为运动员,因为前途没有保障。

预告:在看过了领导层对于当前大马体坛处境的见解之后,明日让我们来听听近代运动员的代表李宗伟,以及遭裁退的运动员们怎样说?

ADVERTISEMENT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青体部
国家体育理事会
诺萨
领奖台计划
贝根·兰里
张金发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天前
5天前
7天前
3星期前
1月前
1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