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花城花城观点
5:47pm 22/01/2022
陈驹腾 | 创业难,守业更难
文:陈驹腾

 

离开了服务21年的酒商总会,临别时,我向一名与我告别的重要理事说:“今年酒商所面对的一波又一波来自当局的难题,让大家寝食难安,但亦仅针对国内经营烈酒的酒商而已。”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但是,当有一天当局也针对含有酒精较薄的啤酒,也发出某些禁酒条例时,我国所有酒商,有许多人将面临放弃此行业的命运。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我讲此话时,还是三年前的事情,如今,控制啤酒的禁令果然出现了,最先是来自玻璃市,赶在2021年结束前,在12月3日宣布,关税局正式规定自2022年开始,有售卖啤酒的地方,包括咖啡店、酒店、餐馆业者,必须拥有酒牌,才允许顾客在店内喝酒,并限制每天只可售卖4箱啤酒。

12月30日,霹雳江沙市议会宣布,自2022年起,穆斯林居多的地区不得售卖可以导致酒醉的饮料,当然包括啤酒在内。

我还记得,芙蓉某俱乐部,数年前因新任主席不喝酒,下了一道谕令,不得让会员在俱乐部内喝酒,结果,主席任期未满就被会员推翻了,因此,禁酒令并非来自官方,而是俱乐部内部问题,这名不饮酒的主席唯有认输,卷铺盖黯然离去。

ADVERTISEMENT

但是,发生在马六甲爱极乐乡村俱乐部的禁酒令却不同,是属于官方的谕令,12月23日,该俱乐部就接到通知,从昨日开始禁酒,甲州首长苏莱曼说,俱乐部未拥有售酒执照,会员要喝酒,可以到其他允许的地方“饮胜”,不得在俱乐部内。

我曾形容,酒牌是酒业经营者头上的“紧箍咒”,但也是“护身符”,经营烈酒的零售商,包括店内有出售烈酒的中药店在内,都晓得这张每年都必须更新的牌照之权威性,因为一旦被拒绝更新,失去酒牌,唯有结束营业。

申请新酒牌亦非易事,必须过五关,当财政部、关税局授权各州地方政府、消拯局、警方和卫生局批阅且不提出反对,新申请者始获得批准书。

目前,各地方政府就酒业零售商所征收的每年酒牌更新费是840令吉,在政府新增的禁酒法令下,这对酒商而言,可谓是“创业难,守业更难!”。

长久以来,经营咖啡店、餐馆或其他兼售啤酒的零售商人,对啤酒的供应皆无须领取酒牌,由目前趋势看来,在伊斯兰党强烈推动政府应实施禁酒令下,如果政府决定针对咖啡店、餐馆下手,若供应啤酒或是可让人醉倒的饮品,就必须领有酒牌,相信很多咖啡店或餐馆等,会因为无法承担沉重的酒牌费而关门大吉,啤酒销量肯定大受影响。

引用玻州加央著名海之味海鲜餐馆东主陈毓育先生的话:“生意才刚恢复,突然又要加重负担,每瓶啤酒赚约2令吉50仙,要申请酒牌,我们的小本生意很难维持了。”

ADVERTISEMENT

21年在酒商总会,我曾多次因对酒商禁令,而随公会代表见过华基政党领袖并提出诉求,在雪州民联政府执政下,一些地方政府个别颁布的禁酒令,也给售卖烈酒的中药商带来诸多困扰,要求与州政府对话。

据所知,提出禁令者,皆由伊斯兰党州议员提出,当时伊党是民联政府的成员,行动党也是其中一员,我奇怪,禁酒问题为何无法先在州议会内部商讨阻止?

我想,以华基为主的政党,遑论马华或行动党,若为禁酒事而相互称功道劳或相互指责,纯属多余,这是我21年来在酒商公会内服务时所见所闻,因而当下有此感触。

继续阅读

ADVERTISEMENT

创业
守业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6天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4星期前
2月前
2月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