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旅游
7:00am 24/01/2022
【叙利亚】失落的古城──巴尔米拉
文/图:陈文俊
【叙利亚】失落的古城──巴尔米拉
巍峨壮观的贝勒神庙,在2015年间被宗教极端分子摧毁,从此绝尘在历史的回廊中。

巴尔米拉是叙利亚中部重要的古代城市,曾是骆驼商队穿越叙利亚沙漠的重要驿站。

这座曾在历史上呼风唤雨、叱咤风云的古城,从鼎盛到落败,它的命运被谁改写了?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叙利亚地形多以沙漠为主,多数叙利亚人要不定居于地中海沿岸的西部平原,要不紧挨着流向波斯湾的幼发拉底河,只要往地图上一瞄,视线自然就会停留在一片浩瀚无垠的黄色地带,那是横跨西亚四国、视国界为无物的叙利亚沙漠(Syrian Deser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把谷歌地图慢慢放大,泱泱大漠的西北边陲开始释放淡淡的绿意,自古以来滋养着这一片绿的蓝色幼发拉底河,会在东北方向的200公里处变得鲜明,首都大马士革(Damascus)会出现在西南方向的200公里处,约100公里外的东边是伊拉克边境,而在地图上最后凸显的小黑点,就是曾经在历史上呼风唤雨、叱咤风云的巴尔米拉(Palmyra)古城。

【叙利亚】失落的古城──巴尔米拉
巴尔米拉──沙漠里的绿洲古城。
【叙利亚】失落的古城──巴尔米拉
精美石刻的凯旋门,默默恭候着风尘仆仆的造访者。

昔日的驿站,今日的遗迹

巴尔米拉曾经是穿越无数疆界的骆驼商队,把沾黏在身上的尘沙抖落下来的重要驿站。到了今天,昔日来往东西方的商队早已不见踪影,人们如今换上旅客的装扮,不惜风尘仆仆穿过漫漫沙海,前来凭吊这座已从商队驿站过渡到文化遗产的绿洲古城,印证了巴尔米拉永不绝迹的宿命。

ADVERTISEMENT

顶着大太阳疾步踏入古城,在凯旋门的影子下努力地鉴赏刻在它身上的雕塑;从西向东的中央大街,长1公里,是穿越古城的重要经脉,伫立在大街两侧的巨型精美柱廊,热热地散发着雄伟的气势,恭恭敬敬地迎接着每一位不怕晒的访客;位于中央大街东边的贝勒神庙(Temple of Bel),当下让任何人变得渺小;大街左侧是结构严谨的古罗马圆形阶梯剧场,剧场旁是娇小玲珑的议会厅,还有轮廓不分明的宴会厅和关税庭,以及已成乱石堆的市集与公共浴场,昔日鼎盛的繁华景象,无以复加。

沙土横飞寸草不生的沙漠,确实很难让人联想到一座城市在这里发迹。巴尔米拉其实是古罗马人赋予它的名字,我比较喜欢它原本的名字──塔德木尔(闪族语英译: Tadmor)。

在历史上,塔德木尔是纵横地中海、美索不达米亚和阿拉伯半岛的前哨驿站,也是古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处。根据历史记载,亚历山大大帝英年早逝后,塔德木尔被并入以叙利亚为中心的塞硫世(Seleucid)帝国,而后崛起的罗马帝国较后把它收拢,取名巴尔米拉。

【叙利亚】失落的古城──巴尔米拉
由两列巨型精美柱廊组成的中央大街,是穿越古城的重要经脉。
【叙利亚】失落的古城──巴尔米拉
重建后显得美轮美奂的四柱塔(Tetrapylon),孤独地矗立在中央大街中央。

沙漠女王书写的历史

巴尔米拉最让后人着迷的,非芝诺比亚(Zenobia)女王莫属。根据历史记载,奥迪纳图斯(Odaenathus)在公元267年遭到暗杀后,芝诺比亚皇后以儿子之名继承王位,正式成为巴尔米拉的女王。持续300年繁盛的巴尔米拉城,也因为这项变动而迎来一场峰回路转、最终导致它走向衰落的历史戏码。

当时的罗马反对这项安排,于是出兵讨伐被认为在造反的女王。芝诺比亚不甘示弱,不但击退了前来讨伐的罗马军队,还一举攻下当时作为阿拉伯省府的波斯拉(Bosra),一路进军至埃及,把势力扩张到小亚细亚和尼罗河流域,最终晋身为新一代中东霸主。

ADVERTISEMENT

罗马皇帝奥勒良(Aurelian)受不了如此充满蔑视的公开挑衅,于是率领大军亲自讨伐芝诺比亚,并成功攻陷巴尔米拉城,永不妥协的芝诺比亚誓死抵抗并跃马杀出重围,最终在逃往波斯寻找援军途中被虏获。

芝诺比亚被押返罗马后不但成为奥勒良四处炫耀的战利品,还被扣上金锁链游街示众,受尽耻辱。随着芝诺比亚的战败,巴尔米拉城也跟着日落西山。一年后,巴尔米拉人起义,但遭到了预料之中的残暴镇压,罗马军队不但趁机血洗巴尔米拉,还一把火把这座辉煌壮丽的繁华城市化为灰烬,誓要让巴尔米拉绝尘在历史的回廊中。

我不知道芝诺比亚是不是古丝绸之路上最美丽的女王,但我愿意相信,她为巴尔米拉书写的历史,一定是振奋人心的,她让我想起同样才貌兼具的埃及最后一个法老克莉奥帕特拉七世(Cleopatra VII)。

与克莉奥帕特拉七世一样,芝诺比亚据说无时无刻无不散发着炯炯烈火的眼神,凸显了她永不言败的顽强个性,即使是巴尔米拉倒下的石桩,也和她一样,依旧摆着一副不甘示弱的姿态。

【叙利亚】失落的古城──巴尔米拉
后山的城堡,居高临下;历史的残骸,不动声色。
【叙利亚】失落的古城──巴尔米拉
陵墓之谷,寂静得让人毛骨悚然。

壮阔的遗址,遍地苍凉

和其他遗址一样,巴尔米拉终究还是掩饰不了一座历史古迹所残留下来的沧桑音容。人类长年累月把它们打造起来,岁月却毫不怜香惜玉地把它们击落,印证了岁月冲击历史的不变造化。眼下簇拥一块的残垣和睡在一起的断壁,以及残而不空的历史碎片,只能不动声色的成为渊远时代的见证,任由岁月无情的辗碾。

ADVERTISEMENT

继续沿着宽敞的中央大街,往祭奠神庙的方向走去。大街的出口,是一片以巴尔米拉山谷为背景的陵墓群,如碉堡般的古老坟墓依山而立,地下墓穴穿梭其中,挺拔的柱廊投射在土地上的斜长阴影,在今天的叙利亚看来显得分外的沉寂与萧瑟。

50公顷的壮阔遗址,只有10根手指也不到的访客,在它的腹地里踽踽独行。我不是刻意要把巴尔米拉古城描绘得凄美苍凉,而是眼下的现实,不得不让人正视叙利亚这几年来所面对的劫数。

黄昏时刻登上后山的城堡,那是黎巴嫩军阀在17世纪建造的堡垒。居高临下俯瞰整个气派非凡的古城遗址,在夕阳的照射下并没有泛着期望中的金色光芒。

遗址旁一间简陋的茅舍,是在废墟里兜售明信片与纪念品的小孩称之为家的栖息地,过度亢奋的狗儿肆无忌惮地在历史的残骸里穷追狂吠。

长途跋涉使我筋疲力尽,巴尔米拉古城的兴衰令我陷入古文明的迷思中,叙利亚当前的局势,更是让人万念俱灰,长期的炮火连天,没完没了的内讧和权斗,只是一味地重演当年芝诺比亚与奥勒良的战争戏码,把一个又一个的巴尔米拉夷为废墟,让后代子孙继续在人类的文明浪潮中沉沦……

【叙利亚】失落的古城──巴尔米拉
芝诺比亚──永不言败的沙漠女王。
【叙利亚】失落的古城──巴尔米拉
每一个家族成员死后,多数都会葬在多层多房的碉堡之墓里,一栋碉堡之墓据说可容纳300口棺木。

ADVERTISEMENT

继续阅读

ADVERTISEMENT

叙利亚
巴尔米拉
Palmyra
古城
Zenobia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天前
1月前
1月前
2月前
2月前
2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