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地方大都会有故事的人
12:00am 25/01/2022
我与老茶室的感情
报道/摄影:黄胜龙
有故事的人(25/1见报日):我与老茶室的感情--符永胜
符永胜·67岁·柔佛昔加末人·茶室东主

符永胜·67岁·柔佛昔加末人·茶室东主

“新东亚茶室”是我祖父符树钵与两位叔公在1937年创设的,开幕当天正好爆发“七七卢沟桥”事变,所以我很容易就把日期记下来。

祖父在1957年去世后,茶室由父亲符国棉(别名:秋英)接棒,我则于1977年22岁时,在父亲去世后接手,迄今已打理这间茶室45年了。

在英殖民时代,驻马军人不可随处喝酒,新东亚茶室是他们喝酒的地点之一。那张英殖民地政府颁发的酒牌执照,至今还挂在茶室店墙上,只是一些字体已模糊不清。

除此,茶室外墙钉着一个铁牌,以英文写明“任何军阶者都可入内”,但后来全部字体都被油漆复盖了。

我的祖父和父亲掌店期间是早上6时开店,直到晚上戏院9点场开场前才关门。当时,昔市街场的两家戏院分别是丽士和嘉必多,很多观众都会来茶室喝一杯消磨时间才去看戏。

从武吉韩芭小学到昔加末高级中学,我都是接受英文教育,目前我还每天订阅英文日报。我可用华语沟通,要我阅读中文则感到很有挑战性。

我接管茶室后,继续开放楼上充作旅店,每晚收费6块至8块钱(我母亲说,她的年代则是3块钱),租户多为跑江湖者、销售员等。

80年代,旅店租户多为印尼客工。我在90年代结束旅店生意。目前,茶室侧门的门楣上,还写着:新东亚旅店。

我现在虽在附近另有排屋单位,但我仍和妻子莫文娟及叔叔住在茶室楼上,以方便工作。

我每天早上7时30分起身,早上8时开店营业,下午5时30分关门。收拾店面和吃晚餐后,我和妻子就看电视节目,如此度过一天。

茶室里的每个物件都有我的回忆,特别是祖父留下的保险箱和11张云石桌。云石桌脚原本是木制,损坏后改为铁脚。

这间茶室,从由祖父到我经营都是租用。我计划3年后,可能把茶室生意迁至在附近焜明园自购的店面,开始半退休生活。

有故事的人(25/1见报日):我与老茶室的感情--符永胜
符永胜与祖父留下的保险箱。

打开全文
酒牌执照
老茶室
英殖民时代
分享到:
热门话题:
3月前
4月前
6月前
8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