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微隐于学
8:00am 27/01/2022
宋明家.疫苗为什么吃死猫?
宋明家

由于这些“心理作用”和“浓缩效应”因素,加上几乎人人都打了疫苗,凡是有什么不幸事件的发生,都可以把帐算在疫苗头上,结果疫苗就被吃了很多死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上一期的拙作〈疫苗接种后猝死的“残酷”事实〉,提到2021年疫苗接种计划开始后,我国突然出现“猝死案剧增”的现象。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到底猝死案有没有突然大幅度增加?

由于国家统计局网站找不到相关资讯,卫生部到今天也没对此做出回应,任由民众在社交媒体径自凭感觉揣测,加上马来西亚没有针对这课题有研究发表,我发了简讯问来自全国几个州的医生和医学院教授朋友们一个简单问题:“根据你的观察,你服务的医院在这一年内有猝死案剧增现象吗?”

共有11位朋友回应该询问,当中包括急症室医生、心脏专科医生、州级医院副院长、医学系教授,没有一位说他们的医院有这现象,只有一位医生说“Not sure”。

ADVERTISEMENT

为什么“医院内”医护人员没看到的“猝死案剧增”,“医院外”的民众却坚持看到这个现象?

比较合理的的解释,就是上一期文章所说的:“疫苗瓜李之嫌”情绪。

当然,在于“族群水平”来说,每一款疫苗确有极其微小的“致死”率(例如AZ因血栓而发生的悲剧是百万分之1.5);对“个人水平”上来说,这间中的“疫苗-猝死”因果关系,是需要详细的医学调查。

与此同时,当我们尝试从国外取得资料的时候,找到的反而是因染疫后心肌炎发生率提高,导致猝死率增加的数据;比如“心脏停止”(cardiac arrest)和冠病疫情有正向关联的报告,都曾被美国和意大利研究人员发表过(参见2020年6月《European Heart Journal》、2020年7月《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2021年8月《Heart Rhythm》期刊文章)(https://pubmed.ncbi.nlm.nih.gov/32562486/;https://www.nejm.org/doi/full/10.1056/NEJMc2010418;https://www.heartrhythmjournal.com/article/S1547-5271(21)00771-2/fulltext)

另,为更深入了解心理因素引起的疫苗不良反应,Harvard Medical School团队使用元分析(meta-analysis)探讨12项大型研究、总共45380名受试者的不良反应数据;有趣的是,接受第一剂安慰剂后,76%的非疫苗组受试者出现“不良反应”,第二剂的百分比则为52%(引2022年1月18日《JAMA Network Open》论文;

https://jamanetwork.com/journals/jamanetworkopen/fullarticle/2788172?s=08)。

ADVERTISEMENT

我不是说疫苗没有不良反应的可能,但这些研究数据都在传达一个讯息:整体来看,疫苗副作用或猝死案,并没有如社交媒体所谣传的那么可怕。

目前科学数据显示,疫苗引致的心脏疾病案例确实存在,但两害相较取其轻,在族群水平上,选择“疫苗不良反应”较轻的“小害”,避开“染疫后重症和死亡,以及医疗系统瘫痪影响其他病症患者”的“大害”,很明显的是个明智决策。意大利疫情严峻期间,因医院ICU病房使用率爆表,导致全国的“到院前死亡”(out-of-hospital mortality)大幅提升43%,而肿瘤患者死亡率更增加77%(见2021年3月22日《PLoS ONE》,链接:https://journals.plos.org/plosone/article?id=10.1371/journal.pone.0248995)。疫情导致非冠病病人得不到妥善医护照护和治疗,是铁一般事实,意大利是如此,全世界众多国家也是如此。

另一个我们突然看到疫苗不良反应案例剧增的原因,很有可能是:人类在短短一年内,接种数以亿计的疫苗剂量。

以下是美国“疫苗不良反应报告系统”(VAERS)上,几种常见疫苗的死亡率数据:

(1)水痘疫苗(varicella vaccine):每百万剂有1宗死亡案例(1995年5月–2005年12月)(2020年3月《The Journal of Infectious Diseases》)(https://academic.oup.com/jid/article/197/Supplement_2/S170/844439)

(2)人类乳突病毒疫苗(HPV vaccines):每百万剂有2.3宗死亡(2006年6月–2015年9月;总剂量为8千万)(https://www.cdc.gov/hpv/hcp/vaccine-safety-data.html)

ADVERTISEMENT

(3)乙型肝炎疫苗(HepB vaccine):每百万人有12宗死亡(2005年1月-2015年12月;总剂量360万)(2018年1月《Vaccine》;https://pubmed.ncbi.nlm.nih.gov/29241647/)

从2020年12月14日至2022年1月10日,短短一年又一个月内,冠病疫苗接种剂量为5.2亿,呈报VAERS的死亡例是1万1225,相等于每百万剂有21.5宗死亡案例(https://www.cdc.gov/coronavirus/2019-ncov/vaccines/safety/adverse-events.html)

必须注意的是,VAERS接受民众或医生提报的所有接种后不良反应(包括死亡),即便它们和疫苗没有关联;当中大部分经过医学证明后,证明和疫苗无关的死亡。因此,这些数字不能当作“疫苗-死亡”因果关系的科学证据,它只是一个美国CDC和FDA用来监测疫苗安全的系统。

更重要的是,相比过去其他疫苗“松散”注意力,新冠疫苗在短时间内人人加倍关注、亲友间相互提醒的“聚焦”效果下,医生和民众警惕加强,提报VAERS的醒觉也都提高。

由于这些“心理作用”和“浓缩效应”因素,加上几乎人人都打了疫苗,凡是有什么不幸事件的发生,都可以把帐算在疫苗头上,结果疫苗就被吃了很多死猫。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疫苗
宋明家
微隐于学
重症
猝死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3小时前
6小时前
22小时前
2天前
4天前
4天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