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冷眼横眉
9:00pm 28/01/2022
达祖丁教授.纵观大马四种马来穆斯林
达祖丁教授(Prof Dr. Mohd Tajuddin Mohd Rasdi)

 

给大马人的主要信息是,他们应该对与在这个国家打交道的不同马来人保持警惕,伊斯兰不是邪恶的母亲,但文化、政治和对其原则的狭隘解释才是。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我有意提出我个人对各类型马来穆斯林的看法,这些穆斯林是我在整个成年生活中遇到的,与我一起生活、工作。如果大马人要在马来人眼中被视为“伊斯兰化”的许多问题中安全和有策略地找到出路,阅读和理解这篇文章是很重要的。

在这篇文章中,我将把马来穆斯林分为四种类型。我有与这四种人打交道和生活的直接经验。这些分类对一些人来说可能很简单,但这不是一本300页的著作,给大马人的主要信息是,他们应该对与在这个国家打交道的不同马来人保持警惕,伊斯兰不是邪恶的母亲,但文化、政治和对其原则的狭隘解释才是。

一、文化穆斯林

ADVERTISEMENT

所有马来人都是从继承的文化开始成为穆斯林的。虽然马来人曾经是佛教徒和兴都徒,但早在14世纪,随着拜里米苏拉(Parameswara),一位“外来”兴都教王子的改教,开启了马来人信奉伊斯兰的历史。虽然有其他资料引述了不同的起源,但这个问题在这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对国家建设和伊斯兰角色观点的特征和来源。1962年,我出生在一个马来人家庭,父母来自泰国北大年。文化马来人通常会适度地遵守规定的仪式,这意味着他们不会真正严格地进行祈祷,直到他们年老,然后他们会经常去清真寺或祈祷室,直到他们逝世。这些文化穆斯林有时会饮酒,我的父亲就是如此,他是一名警察。然而,大多数文化马来穆斯林都会在斋月里虔诚地斋戒,不吃猪肉和其他违禁食物。文化马来穆斯林不谈政治,他们认为伊斯兰是一种需要遵循的传统,如男童的割礼、结婚仪式(akad nikah)以及丧葬仪式。

目前,文化穆斯林属于60岁以上的一代,他们在年轻时从未遇到过由安华、沙阿里(Saari Sungib)、西迪法兹(Siddiq Fadzil)等人发起的烈火莫熄运动。这些第一和第二代受过教育的马来人中,许多人不认同伊斯兰和政治理念,如今许多人在私底下实行西方生活方式。这些马来人对大马宪法中关于世俗、多元宗教信仰和多元文化国家的原始构建是友好的。然而,这些文化穆斯林被改革穆斯林视为“伊斯兰的敌人”,因为他们有类似于西方的生活方式和社会甚至是治理理念。

二、传统穆斯林

传统马来穆斯林的特点是,他们从宗教司和伊斯兰私塾学习伊斯兰,或在年老时聘请宗教司教导他们伊斯兰礼仪。传统马来穆斯林非常重视仪式和清真寺的活动,以促进和保护伊斯兰。传统穆斯林去祈祷室或清真寺学习如何更好地祈祷,如何保持圣洁,以及如何通过朝圣和祈祷来接近上苍。传统穆斯林不知道先知穆罕默德的价值观,也不知道他该如何对待非穆斯林,但这些穆斯林完全依靠宗教司或神职人员为他们讲解伊斯兰。传统穆斯林在早期不谈政治,但现在他们深受假新闻“伊斯兰受到威胁”言论的影响,而这些都是因为行动党及与行动党勾结自由派马来人所导致的。

传统马来穆斯林不读关于民主和伊斯兰的书籍,而更多是关于仪式和私人祈祷以及朝圣。这些穆斯林是伊斯兰的强悍保护者。这些穆斯林将酒精、基督徒,并将《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或《罗马规约》等问题视为威胁。目前,传统穆斯林既包括未受过教育的村民,也包括受过大学教育的高龄马来人,他们年轻时在海外甚至在大马都是饮酒的文化马来人。传统穆斯林不了解或不想了解政治、宪法、国家原则或其他东西,因为他们的生活是以清真寺、宗教司和自己的孤立社区为中心。我从来不是一名传统穆斯林,但我生活在我妻子的家庭和我本身的家庭之间。

三、改革穆斯林

ADVERTISEMENT

伊斯兰国的概念是从这个改革派组织中产生的。改革穆斯林是最值得分析的群体,因为他们包括三大群体。首先,你有政治改革派的马来穆斯林,他们认为只有通过民主选举获得政治权力,才能将宪法改为基于伊斯兰法的产品。这就是伊党所代表的。政治权力必须得到保障,在没有军事政变的情况下,采取任何必要的手段来实现这一目标是现有手段。因此,伊党与贪污领袖以及极端民族主义者合作,尽管它在长达四分之三的政治生涯中远离他们。

第二种改革派是传教(Tabligh)组织。这个组织的目的是通过他们的传教工作让马来人和穆斯林回到伊斯兰精神和兄弟情谊。传教组织不采用民主或政治方式,而是采用更多的宗教或精神工作,邀请穆斯林回归谦逊和仪式。

第三种改革派是像大马伊斯兰革新组织(IKRAM)及大马穆斯林青年运动(ABIM)这样的,他们认为只有通过有意识的现代教育、社会融合和经济实力,才能更好地实现伊斯兰政治。这两个组织从未透露过他们希望有一个以伊法为基础的宪法,但我相信他们的目标与伊党在政治权力方面的最终目标是一样的。国际伊斯兰大学是民主、现代化和伊斯兰价值观的知识论述的灯塔,以策划这场革命,但现在它是一个令人遗憾的教育机构,与国家建设中的伊斯兰进步思想毫无关系。

还有一个有趣的组织叫奥尔根(Al-Arqam),他们结合了苏菲教义、虔诚的宗教信仰、可持续的经济方法、以及服装和伊斯兰曲(Nasyid)的艺术革命,但国阵政府从根本上摧毁了他们。如果不是这样,奥尔根组织将会成为一股政治力量。

我曾与所有三个组织合作,但我从未同意将宪法改为基于伊法的宪法,因为我从不相信那些没有受过现代科学技术和全球文化之间的社会福祉等广泛知识培训的宗教神职人员。

四、进步穆斯林

ADVERTISEMENT

进步穆斯林源于改革派,但人数极少。伊斯兰复兴阵线(Islamic Renaissance Front)过去和现在都是这种进步思想的灯塔,即伊斯兰可以是一场现代革命,而不需要把它与伊斯兰国的理念联系起来。事实上,大马和许多穆斯林世界的命运取决于这一小批思想家的培育。当我看到虔诚的保守主义取代了改革派的社会和教育议程时,我在晚年就认同了这个群体。伊斯兰复兴阵线相信任何国家的宪法一旦符合人类有尊严生存的基本要需求以及伊斯兰的人文议程,在伊斯兰中都是可以接受的。然而,这个组织被传统派和改革派视为“迷失的群体”。

我想说,从我一生与马来人的互动来看,大马70%的马来穆斯林属于传统派,20% 属于改革派,9%属于文化派,而只有1%可以归类为进步派。这就是大马最大的问题,90%的传统派和改革派。

伊斯兰的国家建设话语是不会消失的,它具有吞噬力,将主导任何和所有的话语。无论是帮助水灾的人们,还是疫情所导致的贫困,或者是购物买菜,伊斯兰叙事或观点将主导大马。那些不了解他们所面对的马来穆斯林类别的非穆斯林,其反应往往会助长传统派和改革派收紧伊斯兰和国家叙事的话语权。

在未来的文章中,如果上苍保佑,我将提出我对陷入泥潭中的大马精神、社会和政治变革的出路。

Professor Dr. Mohd Tajuddin Mohd Rasdi: Navigating through four types of Malay Muslims in Malaysia

继续阅读

ADVERTISEMENT

冷眼横眉
清真寺
宗教司
达祖丁教授(PROF DR MOHD TAJUDDIN MOHD RASDI)
伊斯兰化
马来穆斯林
文化穆斯林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星期前
3星期前
4星期前
4星期前
1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