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星云
7:00pm 29/01/2022
今晚不是中秋节/黄宇辰(马六甲)
作者:黄宇辰(马六甲)

今晚,不知月色如何。是皎洁明亮,还是暗淡朦胧。忘了和它对上一眼,尽管这是以往一定会履行的惯例。曾几何时,它在生活中逐渐淡去。外头的它就算再明再亮,也亮不起人们心中对于节庆的情感了。微微月光,逐渐被屏幕亮光所替代。它高高挂天空,俯瞰这座曾经为它万家灯火,喧嚣热闹的城市。如今,只剩下寂寂路灯,寥寥星子,伴它点亮夜的寂寥。

今晚是月圆之日。沙发上透着凉意,手指轻敲键盘。思绪飘到好几年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爸爸,月亮好圆呐。”我比着一根稚嫩的手指。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不能用手指指月亮,会被割耳朵。”

“为什么啊?”我满脸狐疑。

“不要问为什么,叫你别指就别指。”

ADVERTISEMENT

噤声,低头继续尝试把点着的蜡烛固定在灯笼内。好几次,都差点被滚烫的蜡汁烫到手。父亲点燃一根蜡烛,手一斜,昏黄的火光跳跃几下,蜡液准确无误的滴在灯笼底座。父亲把蜡烛置上,它便稳稳地立在了那里。稳固烛身后,把灯笼的骨架拉上,夜色中亮起了一盏红色的微光。清澈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那盏红灯笼。一直到一阵凉风滑过脸颊,才收回视线,依样画葫芦,点燃了手中的小黄灯笼。

12岁的表弟已手提灯笼,迫不及待望过来。将灯笼线缠上后,便一路小跑过去会合。吊在树枝下的小黄灯笼左摆右晃,摇摇欲坠。“巡逻小分队”全员到齐,组队完毕,便开始绕村子了。小孩儿们提着灯笼,四处套索。一些童心未泯的“老成员”,也和小孩儿打成一片。其他的呢,就聊上了民间故事。月光倾洒,在摆满柚子和月饼的小桌上,那是嫦娥的世界。无边月色下,轻谈细品,笑语盈盈。夜深了,但没有一扇门是紧闭的。

键盘声打住了。恍如隔世,抑或如梦似幻。伤感吗,这样的情绪是没有的。只不过,时间轻悄悄的,把我带到了回首盼顾的街角。

忘了春联收在哪了

父亲已经入眠。望向餐桌,忆起刚才饭间的社交媒体分享会。是呀,这年头,故事越来越多,但却总是听的那一方。

“我的妈妈买东西都是在家门口买的。”稚嫩的声音,仿佛从父亲的故事里的那一方传来。他是父亲同事刚满4岁的小男孩。打记事起,家里新增的物品都是在前院门前和门外完成交易的。大到家具电器,小至材米油盐。我一直在想,若干年后,人们足不出户的这两年,会留下什么颜色呢。不曾想,它会是这样一群小孩人生的开场白。

今晚是腊月十五,春节要到了。墙角摆放着晨运用的扩音机,那里曾有一棵室内梅树。今年的农历新年不知会是怎样的。没想到我的节庆观里,承接期待的会是好奇。该说不太准确吗,因为知道亲戚今年也不会回来过年,好奇身边如今多了些坦然。已经记不清,上次一起度过的节日,是哪个节日了。想想也好,亲戚见面寒暄之后,也不知道能聊些什么。只知道表弟好像快准备考高三了。父亲下午拒绝了母亲的提议,今年也不会挂春联,他明早还得出差。管制令放宽后,尘封累积的诸多事宜终于重见天日。父亲是很忙,但其实,他应该是忘了春联收在家里的哪个角落了。

ADVERTISEMENT

明早还有课。今晚没想叹气,也没想看月亮。忽然一惊,刚才饭桌上讲故事的是母亲。夜晚真实的浑噩感,像棉被一样盖在身上,月光再皎洁也挥不开。

继续阅读

ADVERTISEMENT

月圆
春联
腊月十五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3月前
3月前
3月前
4月前
4月前
4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