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本报特约
7:20am 31/01/2022
孙靖斐.思念若有形体
孙靖斐(新加坡媒體工作者)

和一群同路的人,一起经历系统崩坏、黄牛在夹缝中掘出代购商机,还有各种心急出错导致的废票。有人固然可转买机票,但也有人因机票和检测费高昂而却步放弃。一切混乱,其实都只是游子殷切的焦虑和思念。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对异乡游子来说,去年开通的新马疫苗接种者旅游通道像曙光,让人终于见到了回家过年的希望。然而随之而来的买票程序很快变成新的煎熬——我们甚至从不说“买票”,而是“抢票”。那个下午我卡在虚拟等候室,五位数的队伍号码不见尽头,朋友忽然打来说你的票买到了,几乎喜极而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买到回马车票后开心了一个月,又开始烦恼回新的车票了。车票配额因为变种病毒来袭减半,僧多粥少而且两家巴士公司措施各异,车票一天天开卖,就一天天大清早起来抢票。买到票的人就可退出每日上演一次的争夺战,没买到的只能继续经历过山车般紧张而后失落的循环,日复一日。

已买到票的N隔天仍然热心相助,说是只想要大家都能回家。虽然我们相熟,而且见尽彼此好坏面目,这样的话却一点也不矫揉煽情。

这样的时刻,实在容易莫名生出革命情感。

ADVERTISEMENT

几乎放弃的时候竟就买到了回新的车票。初尝成功滋味开始信心爆棚,遂又想帮人买票。然而好手气原来也就那么一次,本来和朋友说终于从购票网站毕业了,原来用上读中学时常听的词,勉强只算个“试升”。

和一群同路的人,一起经历系统崩坏、黄牛在夹缝中掘出代购商机,还有各种心急出错导致的废票。有人固然可转买机票,但也有人因机票和检测费高昂而却步放弃。一切混乱,其实都只是游子殷切的焦虑和思念。

思念可有形体吗?无法回家的这两年,家人几次寄东西过来。去年知道要在异地过年,就让家人把搁置家中的旗袍寄来,勉强够上家人每年买新旗袍的仪式感,明知道未必有场合穿。又大半年过去将要开工的时候,又让家人把手表一并寄来。上高中后爸爸买的手表,一直到大学毕业也只换了一次电池。我问妈妈,那手表还会走吗,她说当然——时间果然还是每分每秒的流逝,不因为人的分离或缺席而停下脚步。

在异地如果你愿意,还是可以用外食消费换一些过节气氛。冬至到日式甜品店叫了一杯焙茶芭菲,白玉団子充当汤圆。因为节日还是会如期而至,数算起来渐渐在异地过掉了新年、中秋、冬至和圣诞。到了年除夕,谁也没说只独自在宿舍过。后来在吉隆坡的W订了新加坡分店的蛋糕,让我拿到新年的朋友聚会上分享,仿若云端投递的想念。妈妈生日的那个夜晚,我在回宿舍的地铁上打生日祝福,有点侥幸于如今的科技方便,却又不失怅然。

虽然谁都不想承认,但节日的孤单就和快乐一样,都是寻常日子的双倍以上。

而今截稿日碰上我的返家日。做完检测出车站时,见到一位爸爸将要前往新加坡,妈妈对身旁的两个小孩说:Peluk ayah。刚入境的我本应雀跃,却刹那心头一酸,实在不忍于眼前的分别场景。

ADVERTISEMENT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孙靖斐
農曆新年
新马疫苗接种者旅游通道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星期前
4月前
5月前
5月前
5月前
5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