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文艺春秋
9:01am 04/02/2022
【专栏.所见微尘】李忆莙/毕竟这个时代了
作者:李忆莙

一个有洁癖的人,偏偏不是特别勤快的,尤其怕收拾厨房残局。但吃饭是人生头等大事,正所谓一世流流长,总不能一年到头三餐都在外头解决吧。再说,外面馆子即使有再多的选择,吃久了也会腻。而家里的饭菜,哪怕是青菜萝卜,煎个荷包蛋什么的,总比在外头吃馆子来得舒服。却偏平生最怕脏,最怕乱,更不能忍受油烟,最怕的是油腻腻的厨房。因此烹调三餐力求简单是大前提,越少用油越好。像油炸、爆炒、煎、熏、那么博大精深的烹饪手法,我是极少用到的,通常不外是清蒸、涮、熬、炒。近年兴起的“无油烟菜谱”,最深得我心,故而推祟备至。可也不敢以个营养学专家的姿态,说什么“可以完整地保留住食物的营养和天然滋味”之类的话——天知道,是因为怕收拾厨房残局。

而那与我渊源深厚的海南鸡饭,恐怕是最早的“无油烟菜谱”了。可不是,从烹煮到完成,只需一只锅,注入清水即可。比任何烹调都简单,而且全无油烟,这可是高瞻啊,多么有远见。即使把它誉为“无油烟菜谱”的祖师爷也不为过吧?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而我长久以来的海南鸡饭情结,固然是因为鸡饭与家族的渊源深厚,从小吃到大,是家的味道。并且老早已许下诺言:50年不变。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由于经常做,等于是长时间练习,就不仅是熟能生巧,而是直接经历所获得的经验;从鸡身重量的汆烫掌握,到文火浸熟,再到用鸡汤煮鸡饭,做姜蓉辣椒酱等等,都是经过长时间实践所累积的工夫。张爱玲曾在文章里说过,学会了一样本事,她总舍不得用。而我恰恰相反,每学会一样本事不但迫不及待地用,还会用到极致,不然会觉得很亏,并且认为是一种辜负,是对不起自己的“本事”——没能学以致用,不就等于白学了吗?

更何况我们家从老到少人都好这口,海南鸡饭一上桌,总是皆大欢喜。尤其是女儿,从小到大,进门闻到那熟悉的香气,一声欢呼,直冲入厨房双臂勾住我的脖子,像啄木鸟似的啄个不停。真是始料未及啊,身为妈妈兼主妇,此乃我最感欣慰及最得意的时刻了。

所以,得感谢老祖宗啊。要不是海南先人发明了海南鸡饭,我哪来今天的幸福感——真的呀,你看,我这既省时又省工的手艺,不但能齐家享天伦,还能轻松地就卸下主妇的劳累,兼且喜我所好,乐在其中。

ADVERTISEMENT

后来在朋友圈里,又有人管海南鸡饭作“无烟工业”。重点在于哪怕是呼朋唤友的“大食会”,事后都无需怎样清洗厂房(厨房),让我等不亦乐乎。同时也印证了一个事实:即使是全职家庭主妇,也没必要长时间待在厨房里。此外,学本事,一定得专。不要这里学学,那里玩玩的,以至如粤语所谓的“周身刀,无张利”。以其样样半桶水,不如专攻一科,做个“专才”。

我主修海南鸡饭,由于嗜辣,咖哩算是副修科吧。咖哩复杂繁琐,而且种类繁多,正宗的印度咖哩,还分南印度和北印度呢;即使是本土咖哩,除了印度人和华人的,还有那工序特别多的娘惹咖哩,又舂又擂的,耗时甚久,只适宜偶尔为之,故而没意愿精益求精。除此之外的煲汤炒菜,都是眼见功夫,不必花太多时间去深入钻研。至于客家菜的南乳炸肉、梅菜扣肉、酿豆腐之类的,可直接到客家饭店订座,要吃什么只管吩咐。不是有句话说,不要为了喝牛奶而牵一头牛回家的吗?养牛成本太高,不划算。

毕竟这个时代了,小家庭,哪还作兴为了吃那一盘半碟的客家梅菜扣肉或酿豆腐而蹲在厨房里搞上大半天?还有,想想那厨房吧,善后工作又得再耗上半天。时间宝贵唷,真的划不来。

写到这里,突有启发:生活再平凡,还是可以活出情调来滋润自己的;最忌的是暴殄天物。小资产阶级,风雅一点是感情的自由。而时代的脚步,是要给自己更多的时间和空间。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散文
李忆莙
文艺春秋专栏
所见微尘
海南鸡饭
咖哩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6小时前
2天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