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新闻线上
7:30am 08/02/2022
黄振威.旧争议重现,反映了时代的标志
黄振威

我更担心的是我们的政客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并拖垮国家。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讽刺的是,敦马哈迪的一则争议言论,在很大程度上早已被遗忘,或更准确地说,大多数大马人普遍不知道的言论,最近却被翻出来讨论。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而更巧合的是,翻出来的人是他的女儿玛丽娜,她在《星报》的专栏中提及此事。审核她稿件的编辑可能在事发时还没有出生,没能发现玛丽娜的错误。

问题的关键在于,玛丽娜错误指出是时任内政部长,即已故嘉沙里在1970年代对越南难民发出“射杀”的威胁声明。据报道,“射杀”的威胁声明实际上是由时任副首相马哈迪,即其父亲发出的。

大马因这句话而登上世界新闻,而且和往常一样,是出于错误的原因,这是一个长期上演且熟悉的主题。

ADVERTISEMENT

我当时只是一名焦虑的18岁中六生,花在看报纸的时间比教科书要多。我记得读过马哈迪的失态言论报道,这让我很生气,尽管我不记得后来的细节了。

我们这一代人都会记得被称为“船民”的越南难民,他们在1975年乘坐摇摇晃晃的船只登陆东海岸海滩。许多人在试图逃离越南共产政权时,在穿越波涛汹涌的南中国海时丧命,很快地,登嘉楼附近的比东岛在1978年至1991年期间变成了一个难民营。

后来,吉隆坡新街场建了一个难民营,以及在东海岸、沙巴和砂拉越另建了7个营地。

这个于1982年兴建的新街场难民营在1996年正式关闭,22位船民被遣返河内,这是最后一批离开大马的难民。那段时期,大马将24万8194人送往他国,并遣返9592人。

在80年代,我们许多人开车经过新街场时,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个营地。在越南于1995年加入东盟前,我被《星报》派去访问这群被遣返的难民。他们很高兴与这位来自大马的记者交谈,记者对他们的情况感兴趣。

在寻找历史的过程中,我在胡志明市采访了Bui Huu Duyen,他说,他是通过看电视及与营地的警察交谈而学会了马来语。他逃离越南时只有16岁,但这与政治无关,只是为了移民到美国。他跳上了一艘挤满了200人的船。在大马待了几年后,他同意回家,却发现俄罗斯不再是共产国家,寻求庇护的越南人不再自动被视为难民,这种身分是前往西方的护照,而越南已启动了经济“改革开放”(doi moi),以欢迎资本家。

ADVERTISEMENT

但并非一切都很美好。1995年,四千多名难民拆毁新街场难民营的围墙,甚至切断电力供应,以抗议当局将他们遣返越南。有报道称那里发现了自制武器。Bui在新街场的那几年学到了英语,此举帮他找到了一份司机的工作。

然而,1970年代末是动荡的时期,船民开始登陆我们的海岸,这考验大马人如何处理这些不受欢迎的访客。种族、宗教和政治的有毒因素都在发挥作用,这在大马是预料中事。事实上,这种情况直到今天仍在发生,我们都很清楚。当马哈迪发表那番言论时,所有这些都变成了爆炸性事件。

玛丽娜在1月30日的专栏中说:“我在国外经历过尴尬的瞬间,当我们的政治人物发表了愚蠢的声明,随后试图掩盖它。”

“在70年代末,当许多越南难民来到我们的海岸时,时任内政部长却宣布会射杀任何来到我们海岸上的人。”

“可想而知,世界各地的愤怒接踵而至。然后他给出了标准的政客借口,说他被错误引述,他实际上说他会‘赶走’(shoo)他们。有谁相信?”

在随后的脸书贴文中,玛丽娜感谢各方点出其专栏中的“重大事实错误”,并补充说:“鉴于我自己犯下的失误,因此我改正并真诚地道歉。”

ADVERTISEMENT

“这并非如他人指控,有意扭曲历史,这完全是因为我对少年时期发生的事情记忆模糊,而我那时还在试图了解这个世界。”

这是可以理解的。即使是《星报》的审稿人也没注意到此错误,在正常情况下,编辑会纠正并通知作者。

据报道,马哈迪引起的骚动导致时任首相敦胡先翁被迫致函时任联合国秘书长瓦尔德海姆,并向他保证大马没有此类政策。

据报道,胡先翁说:“我想阐明,我们防止船民进一步涌入的措施,不包括射杀他们”。

《华盛顿邮报》在报道中指出,胡先翁的声明与马哈迪的话有矛盾,“根据几家新闻机构,他威胁说将射击新上岸的难民,而已安置到营地的约7万5000名难民则将流放回海上”。他也声称大马正组织船队。

上周,当时在《马新社》工作的资深记者拉占莫斯(Rajan Moses)透露了他是如何因如实报道马哈迪在1979年发表的关于船民将被当场射杀,以阻止他们登陆大马海岸的言论而受到“惩罚”。

ADVERTISEMENT

莫斯说:“我是唯一的记者,而且是《马新社》的记者,根据马哈迪于1979年6月在国大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向几位记者说的话,如实写了‘当场射杀’(shoot on sight)的报道。”

“它登上全球头条。《马新社》的报道(我的报道)被渲染得很好,但后来被重新编辑并改得温和一点,以拿掉初始报道中激怒他人的部分。”据报道,他在“大马优先”聊天群中解释这事,因该群组中有人开始讨论此话题。

所有这些都是历史,但这场争论有助于将缺失的拼图拼凑起来,让我们能够更好地、准确地了解过去,并希望能够更好地处理未来的类似事件。

对我而言,我更担心的是我们的政客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并拖垮国家。就在几年前,我的教会不得不关闭其越南传教组,当时几乎所有的员工都必须返国,因为他们的国家在东盟国家取得了进步和进展。

短短数十年内,尽管历经战乱,但越南已取得蓬勃发展。其国内生产总值增长、外国直接投资和中等收入人口方面,一直是本区域增长最快的经济体之一。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马哈迪
玛丽娜
黄振威
新闻线上
越南难民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天前
4天前
4天前
4天前
4天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