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大北马特色专栏清风拂吹
12:00am 11/02/2022
清风拂吹 | 郭丽云 – 戒之慎勿忘
文/郭丽云(教育工作者)

小时候,看《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知道了王子与公主未必从此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男欢女爱的童话故事幻灭的开始,即是成长仪式进行式。后来接触了莎士比亚的《罗密欧与朱丽叶》,发现这样门第之见,家族仇恨的悲剧,无所不在。

学生学乐府诗《孔雀东南飞》时,我总会给他们先说梁祝的故事,发现原来我们彼此已有了代沟,这故事不再通俗。《孔雀东南飞》是中国文学史上第一部长篇叙事诗,与北朝的《木兰诗》并称为“乐府双璧”。梁祝的故事与木兰的相似点,在于女扮男装,祝英台乔装打扮为读书,花木兰代父从军。《孔雀东南飞》原名《古诗为焦仲卿妻作》,与梁祝有着相契合的结局,殉情的悲,还有父母之命的无奈,无一不呈现苦命鸳鸯的仇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诗歌首句为:“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取句首为题。汉乐府经常以飞鸟徘徊作为起兴写法,寓意夫妻离别。诗中叙述女主人公刘兰芝是不为婆婆待见的媳妇,百般嫌弃与刁难。夫君焦仲卿与她却是真情可鉴。焦仲卿与焦母僵持不下,嘱咐刘兰芝先会娘家避一避,待嫌隙补好,再迎她回家。这是故事起始。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焦仲卿回太守府办事,刘兰芝随后就回了娘家。嫁出去的女儿突然遣返娘家,在古时候是大忌,娘家觉得颜面尽失。刘兰芝的哥哥,为着不想多养一口活,不消十几天就急着给她找户人家再嫁。刘兰芝一方面对夫家无以冀望,另一方面对娘家无以依靠,表面上答应婚嫁,心底早已盘算着自我了结。焦仲卿接到妻子要再嫁的消息,急忙赶回,夫妻俩再见,恍如隔世。这是故事的发展。

焦仲卿把自己的情谊比作磐石,磐石无转移,真心不变,情谊不改。两人于是相约殉情。刘兰芝投水自尽,焦仲卿上吊自缢。这时,两家人才幡然醒悟,求为其俩合葬。双人坟旁,种了松柏与梧桐这象征高尚节操的树种。枝枝相覆盖,叶叶相交通。树上的双飞鸟名为鸳鸯,是为焦刘二人所化,日日鸣叫,仿佛在哀诉与告诫:多谢后世人,戒之慎勿忘。我们心里明白,谁是故事结局的推手。纵观古今,为难女人的,都是些什么人呢?

焦仲卿与刘兰芝,用死对封建礼教作出无声的抗议,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总是徘徊在道德钢索,绑架了无数对情侣,罪恶的门阀观念也拆散了许多鸳鸯。天底下并非有情人就终成眷属,很多际遇与外因,都是无法左右的客观因素。在憧憬与幻想中筑建的堡垒,会养出一朵小王子的玫瑰花。看似坚不可摧的护佑,其实卵一样,不堪一击。

ADVERTISEMENT

我曾经一度不愿孩子走入那些公主与王子的世界而把那些他们表兄姐们传过来的故事书收起。不晓得哪一天,她们自己去找了出来,从此掉入了公主的梦境。一年两年三年了,这梦美好并持续着。或许,还能织梦,就是幸福。即便现实总在泡沫以后,但我无需过早戳破。

情人节在即,愿大家珍惜并肩与共的那人,执手,偕老。

ADVERTISEMENT

清风拂吹
郭丽云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9小时前
2星期前
4星期前
1月前
2月前
3月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