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大都会精彩系列
10:00pm 12/02/2022
我是韩念 | 杜韩念·喜庆背后的“眼泪”

年初二有感。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李荣浩的音乐为背景,滑了大约半小时的脸书,都是红包、团聚、拜年、鞭炮和新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我心里却没有高兴起来。默默地想起几个人。

X X X X X X

她刚离婚,今年是离婚后的第一个农历新年。

ADVERTISEMENT

“可以不要回娘家吃团年饭吗?”

我没问为什么,只是问那要怎么过?

“一个人躲起来不想见人可以吗?我不想去解释为什么孩子不在身边,为什么我一个人。我很怕也很累。”

不管怎样,年还是要过。这一次可以一个人躲起来,下一次呢?

X X X X X X

行管期间,她把餐馆的生意结束了。欠员工的钱,她答应慢慢还。她找我是要问关于如何处理欠供应商的钱和租金。

ADVERTISEMENT

“没想到开店不到3年就遇上疫情。有尝试做外卖,但不理想。亏了很多,真的不行了才逼不得已关门。”

这样的故事,过去的这一两年听了不少。

“下个月就要过年了。我很怕。过年要花很多钱,连红包钱都没钱给。我问爸爸今年可以不要给吗?我爸爸说红包是祝福,不能不给。我看我又要借钱来过年了。”她苦笑。

2月13日见报(大都会)/我是韩念

X X X X X X

上两个月,她母亲感染冠病病毒。本以为接种了疫苗,只有轻微症状,怎知病情突然恶化,入院不到一个星期就往生了。

ADVERTISEMENT

“走得太突然了,什么都没交代,我们完全没有心理准备。我们一直以为妈妈会活得很长命,因为她没有病痛,也很开朗。”她哭得很厉害。

“没有妈妈的新年,还是过年吗?好想念她呀!”

子欲养而亲不待的痛,没有经历过的人不可能会明白。我也只能想象。

X X X X X X

我们拍了全家福。我们派了红包。我们点了鞭炮。我们吃了团年饭。我们给了对方拥抱。

没有一件,是理所当然的。

ADVERTISEMENT

喜庆的背后,有一群人是默默地强忍着眼泪渡过。

别忘了他们的苦难,更要珍惜眼前的幸福。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珍惜
我是韩念
喜庆
眼泪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星期前
3星期前
3星期前
4星期前
1月前
1月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