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星云
8:00pm 15/02/2022
【私月历】最初是温柔的/蔡晓玲
作者:蔡晓玲

我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我很早就知道了。

父亲是政府公务员,每几年会调职一次。我们搬过几次家,去过不同的地方生活。小学二年级上到一半,我从家门前有一块大草地的老越搬到古晋,进入新的班级,跟新的同学在一起。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我的练习簿封面跟其他人长得不一样,班长一眼就看出来了,跟级任老师告发我。那是我转学后的第一天,我便知道这个人莫名地讨厌我。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隔天午休,班长特地走到我的位子上跟我说,你完蛋了,今天有体育课,你一定会被老师骂的,因为你没有体育服。那是我第一次知道,原来体育课是要自己准备体育服的。我用学校公共电话拨电给母亲,请母亲一定要马上给我带一件T恤和运动短裤。但母亲那天没空,没办法送来给我。

挂上电话不久,天空却忽然下起雨来,轰隆隆的,雨下到我放学都还在下,当天的体育课就取消了。我偷看班长的脸,毫无表情,我不确定他会不会感觉遗憾。但后来他还是时不时找机会对付我。

我每天安静地坐在位子上,老师讲课的时候我总是不由自主地出神,回到老越的学校上课。那是个相对来说很小的教室,教室窗外有一排长凳子,上完厕所的小朋友可以直接站上凳子从教室的窗跳进来,不用通过大门。老师当然会骂,但气氛总是太热络不受控,大家都着魔般笑个不停。每次都想到这些事,还想到离开之前级任老师送我的一本人鱼公主彩色本,人鱼公主在日出以后变成了泡沫。

ADVERTISEMENT

某天坐我旁边的女同学突然打断我的思绪,她惊呼:你怎么了?你为什么哭?

我惊讶地用手摸自己的脸颊,不可置信地看着掌心上的泪水,像电影中杀了人看见自己沾满血的双手一样,内心一颤,我说我不知道。

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但我每天每天,整个二年级的下半年都在课堂上掉眼泪。

升上三年级时我的左眼底下多了一颗痣,是母亲发现的。这次轮到母亲惊呼:为什么长了一颗眼泪痣?

迷信的她觉得长在眼睛底下的痣会带来苦难,一直想带我去点了那颗痣。但实在太靠近眼睛,如果一个不慎说不定会把我弄瞎,后来还是作罢。

每次掉眼泪我都怀疑眼下的痣变得更明显了。我守住这颗眼泪痣像守住心里的秘密,那些悲伤的记忆。或根本不是眼泪痣召唤了眼泪,而是眼泪结成一个印记在我的脸上,有些事情我想忘都忘不了。要怪命的话,就怪我是擅长记忆的水象巨蟹。

ADVERTISEMENT

靠在父亲的肩头歇息

不久前一位女生朋友问我能够追溯儿时记忆到什么年纪,她说自己连中学的记忆都很模糊了,好像孙悟空一样,从石头蹦出来,没有前世。

我却发现自己记忆力惊人,好的坏的都记住了,流水一样涌出来。

而我所能追索到的最初的记忆,大概4岁。母亲对我说,4岁的孩子已经长大了,路要自己走,不可以再跟大人索抱。我有点想哭,却没有真的哭出来。

母亲说了这句话以后的那天傍晚,父亲放工回家,他先放一片卡带在唱机里面,把音响转得很大声。我们家那时候是开唱片店的,放那么大声也是招揽客人的手法之一,没人会投诉的。

我走到父亲面前,一句话都没说,但父亲很温柔地把我抱起来。那天一个顾客都没有,父亲在震耳欲聋的音乐里抱着我在店内来回踱步,偶尔也随着歌曲哼两句。我觉得自己还是很小很小的一个孩子,安静地靠在父亲的肩头歇息,直到天全都黑压下来。

我记得那么清楚。

ADVERTISEMENT

或许正是如此,无论往后在我的生命中发生了多少让我伤心的事,把我像一张白纸浸湿,我都依然还能对这个世界有爱,因为最初是温柔的。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父亲
蔡晓玲
记忆力
温柔
私月历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3天前
5天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