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际天下事
5:55pm 17/02/2022
诈骗还是赚生计? 菲年轻人疫下沉迷加密币游戏
能边玩边赚钱的Axie Infinity游戏深受菲律宾民众喜爱。在马尼拉市郊的马拉邦,可见到不少人拿着手机在用小精灵Axie进行战斗。(图:法新社)

(菲律宾·马尼拉17日讯)马尼拉年轻男子鲁玛比坐在他卧室的电脑前用他那些模样像河豚的卡通NFT(非同质化代币)角色来与其他人战斗。不过这不单纯是一种游戏,在冠病疫情期间,他借此赚取加密货币来养家。

他的收入来源是一款以区块链技术运作的边玩边赚游戏“Axie Infinity”。在冠病毁灭工作机会并迫使许多人留在家中之际,这款游戏在发展中国家,诸如菲律宾爆红。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其粉丝丶财务支持者以及创造者总部设在越南的游戏公司Sky Mavis表示,这是朝向互联网未来的革命性一步。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批评者则警告,这游戏是经不起考验的“纸牌屋”,而一些人将它比拟为受炒作和投机驱使的诈骗计划。

26岁的鲁玛比在他失去了广告公司的工作,然後涉足网售又失败后,於去年6月开始玩这个游戏。他说:“起先,我持怀疑态度,因为我认为那是庞氏骗局。”

创造者Axie Infinity的游戏公司Sky Mavis联合创办人兼首席执行员阮忠 。(图:法新社)
Sky Mavis公司:菲占最大部份活跃用户

Sky Mavis公司指出,Axie Infinity约35%流量,也是其250万每日活跃用户的最大份额是来自菲律宾。在当地,人们的英语水平高丶游戏文化强烈以及智能手机的使用广泛等更推动了其流行程度。

ADVERTISEMENT

在Axie Infinity游戏中,玩家们使用五颜六色像水滴鱼般的小精灵“Axie”来参与战斗,主要会获得“Smooth Love Potion”(SLP)作为奖赏。这可用来换取加密货币或现金,或是投资到游戏的虚拟世界Lunacia。

每天玩2小时
每月赚600至800

鲁玛比每天在他和父母及4名姐妹同住的小屋玩2个小时,每月赚取8000至1万披索(约650至815令吉)。这是他目前当内容协调员,值夜班工作9小时所得的近一半。

他用玩Axie Infinity的收入为他的妹妹缴付大学学费丶购买杂货和付账单。这些费用是他父亲辛苦经营的电器维修生意所无法负担的。

玩家须购至少3个Axie

身在菲律宾的区块链顾问卡伦·巴特勒表示,冠病疫情造就了这游戏吸引来自各行各业玩家的完美环境。

不过,有一个问题。要玩此游戏,玩家们首先必须购买至少3个Axie小精灵。

Axie是一个独特NFT

Axie是一个独特的“非同质化代币”(NFT),有特定的一套能力和特征。正如NFT艺术品,它们是储存在无法修改的数字账本,称为区块链。

ADVERTISEMENT

Axie小精灵可购买丶出售或出租给其他玩家。主人也可加以繁殖,以创造能提供更多价值的新Axie。

那些有资本组建更有利可图Axie队伍者还设立了公会和“奖学金”,即一个向玩家们收取他们收入一个百分比的盈利共享系统。

菲律宾多家提供“奖学金”的公司之一Yield Guild Games(YGG)的经营者布埃纳文图拉说:“我们为玩家们提供他们要为自己创造收入所需的资产。作为交换,我们征收他们所得的10%。”

仅YGG一家就已有8000名“奖学金”得主,还有约6万名等待加入其计划的人。

分析警告:边玩边赚游戏皆“纸牌屋”

不过,一些游戏业界分析员指出,其商业模式不可持续,需要新的玩家来确保继续有收入。

区块链公司Horizen Labs的特普利茨基警告,大多数边玩边赚游戏都是“纸牌屋”,由“炒作和价格投机”来推动。

ADVERTISEMENT

他说:“在Axie的公司现金充裕并愿意推动庞大的营销机器时,这整个系统操作顺利。”

“若Axie想要在下一次市场崩盘时存活,他们将必须在他们的游戏中建立一些不依靠市场情绪的真实世界实用程序。”

Sky Mavis联合创办人兼首席执行员阮成忠(Trung Nguyen):“除了货币价值之外,人们可从这游戏获取的东西有很多。”

SLP价值大起大落影响玩家收入

根据加密货币数据供应商CoinGecko,去年,随着这游戏升级以允许更容易和更廉宜的交易,SLP价值从4月26日的3.5美分飙升至5月2日的36.5美分,在不到一周内上升超过900%。

不过,到了今年1月底,它暴跌至仅仅1美分,对玩家们所能赚取的法定货币数额是个巨大的影响。

Sky Mavis对游戏做了一些调整,限制一名玩家能产生的SLP数量,承认对通膨和不可持续性的担忧。

ADVERTISEMENT

随後,该货币稍微恢复到约3美分,但仍远低於2021年的淘金热高峰。

菲玩家赢奖金需缴税

在菲律宾,令玩家们雪上加霜的是,该国税务当局去年宣布,玩家们必须为他们赢得的奖金缴税。

在马尼拉,鲁玛比的月收入比他开始玩此游戏时已减少超过一半,但他说:“只要我一个月能赚取100或1000披索,我的看法是,它还是有利润的。”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加密货币
NFT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4天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