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内专题
9:00am 22/02/2022
寻找树桐海啸的元凶(上篇):灾后2个月 仍堆积散布  “树桐海啸”元凶追踪
采访:李佳憓、林雪晴、陈洁桦 摄影:黄冰冰
今天下版∕新闻专题∕1/3/寻找树桐海啸的元凶
被冲毁坏的多个村子堆满了木屑和垃圾,一些废弃的家具也在清理工作中被堆放在屋外。

彭亨州大水灾发生时隔两个月,那些被冲刷下来的木桐依旧堆积在村里,甚至阻塞着河道。河岸两旁被大雨侵蚀的土壤在没有植物覆盖下岌岌可危,山峦因土崩露出光秃“猫爪”,而还在努力重建家园的居民们,如今看到不停的大雨仍心有余悸。

对于这场可谓50年一遇的大水灾,彭亨森林局多次极力否认是伐木因素,那么,这些被河水冲来的树桐来自哪里、真正的“元凶”到底是什么、谁又该为这场夺命灾难负上责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报总社特派4名记者和摄影师,在当地人的引导下进入灾场了解情况、也采访了当地森林和种植区的伐木和清芭作业。要强调的是,此报道聚焦于视察彭亨加叻区,不代表整个文冬县的情况或其他水灾灾区。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今天下版∕新闻专题∕1/3/寻找树桐海啸的元凶
水灾发生近2个月,加叻多片空地仍堆积着大量树桐、枯枝、木材,未被妥善处理。

新闻背景:

2021年12月17日,彭亨加叻(Karak)超大降雨超过288毫米,大量树桐木枝随着多条河流水位高涨淹没居民房屋,被媒体报道为“树桐海啸”。当地居民忆述,当晚水位一度淹至7呎高,民众在洪水咆哮中连夜逃亡。这场彭亨水灾带走了21条宝贵生命,其中文冬县最多11人、淡马鲁4人、关丹3人、劳勿2人以及北干1人。另外,涉及半岛多州属的大水灾一共造成至少54人罹难及损失高达61亿令吉。

小词典: 清芭

ADVERTISEMENT

所谓的清芭就是将所有的森林树木清除,马来语俗称“cuci mangkuk”。一般上园主在种植新的农作物之前,都会先将树木完全清理干净,再进行翻种。

今天下版∕新闻专题∕1/3/寻找树桐海啸的元凶
双溪必得新村比邻在双溪地里望河和双溪必得必得河的交界处,两条河水高涨,破坏力比其他灾区来得更大,加上树桐从上游冲刷下来,前所未有的灾难。(网络截图)
重灾区满目疮痍  树桐凌乱堆叠

本报记者实地考察彭亨文冬县加叻水灾重灾区,映入眼帘的是满目疮痍的村景,花了将近2个月仍未清理完毕,房子周围和空地仍然凌乱的堆叠着大量树桐,虽然有些已经被贴上了标签,但未有负责单位将之移走。

带领我们进入灾区的大马维护与发展农业协会彭亨州分会主席唐天生透露,斯里地里望(19碑)和双溪必得新村堆积的都是沿河一带被洪水连根拔起的树木,还有园主清芭后遗留的堆积木材,在去年底洪灾暴发时一并冲至村庄引发“树桐海啸”。

申请买卖手续耗时 
清芭后 木桐原地堆积

唐天生既是芭主,也协助其他园主清芭翻种。在清芭的过程中,无论是原有农作物还是杂树都会被一起砍掉,偶尔也会有少数的珍贵名材如柳按树(Meranti)。依照一般程序,业者在清芭后必须向森林局申请把已砍伐的木桐运到码头再卖出和缴税。

唐天生透露,整个申请程序大约耗时3至4个月,当局会前来调查后再写报告呈上总部。“还要填写很多文件才能将木桐卖出去,虽然税务不高,但因为手续繁琐且费时,所以很多都没有去申请这个准证,木桐也就没有运出去而留在原地。”

“翻种芭里面都是杂木比较多,但这些杂树不能随便拿去卖,不像橡胶材无需申请也不用缴税。”环境局规定园主不能焚烧木桐,州政府也没给园主们明确指示如何妥善处理这些清芭后的木桐,久而久之就越积越多成为“计时炸弹”。

ADVERTISEMENT

他举例,要翻种10公顷的橡胶园只需1个月就能清芭完毕,但买卖木桐的准证却还未获批准。对芭主来说,要相隔几个月后再开“神手”上山的成本跟杂树售卖后的收益相比,实际回报率并不高,若从经济成本上考量,将木桐留在原地是大多数芭主的选择。

他指着被冲刷到村里的木桐说:“比较旧的树桐是过去10至20多年一路以来清芭的时候留下的,久而久之越积越多。无法卖出而留在原地的木桐包括树洞太大、大面积腐坏和经济价值低的木材。”

今天下版∕新闻专题∕1/3/寻找树桐海啸的元凶
唐天生透露,斯里地里望和双溪必得新村堆积的都是沿河一带被洪水连根拔起的树桐,以及清芭后堆积的木材,引发触目惊心的“树桐海啸”。
唐天生:应简化买卖木桐程序

他认为,森林局应考虑灵活性处理私人芭地的买卖木桐程序,简化申请方式或给予通融,让园主清芭后可以在短时间内卖掉被砍掉的木材,政府也能尽快得到税收达到双赢。

树桐锯成小块加速腐烂
杨证翃:减低破坏力

森林里的树桐木质大致分为硬木、中硬木和软木。软木被砍伐后基本上1至2年就会腐烂,中硬木则可能需8至10年。最为耐用的硬木如龙脑木(Chengal)、拉萨克青皮木(Resak)甚至等上100年也未必完全腐化。

当地园丘管理者杨证翃(吉隆坡甲洞集团副经理)认为,可以将清芭后砍下来的树桐切成小块,这样做可以加速其腐烂速度充作肥料,让其回归大自然,既不必担心完整的树桐难以腐烂的问题,也无需去焚烧污染环境。

“而且切成小块后,就算大雨冲下来,小木桐的冲击力也没有那么大,破坏力不会那么强。”他坦言,虽然此举会加重园丘业者的成本,但却是没有办法之中最好的办法。

ADVERTISEMENT

“与其去想成本高不高,倒不如想想闹出人命的成本更高。”

今天下版∕新闻专题∕1/3/寻找树桐海啸的元凶
林锦胜不认为是加叻区林业砍伐作业导致发生严重水灾。
林锦胜:属树枝碎木 
“树桐海啸”非伐木导致

在“树桐海啸”发生后,许多人都将目光聚集在伐木业上,更有一些人认为是伐木商大肆开发森林以致于土壤松懈,造成大批已砍伐的树桐冲刷下来才引发这次的灾害。

对此,彭亨中华总商会会长兼彭亨木业公会会长丹斯里林锦胜表示,国内的伐木活动实际上受到了严格管制,并非大众所想的一般拿到执照就可以任意砍树。他说,此次水灾冲下来的树桐对伐木商而言只属于“树枝”或“碎木”,不具备太高的商业价值。

“很多人都不了解,以为是伐木业带来的灾害,其实这次灾情最严重的地点附近都没有伐木地点,据彭亨森林局的了解,树桐是来自私人地(Tanah Hakmilik),属于园主清芭后留下来的小树桐。”

他说,一般上伐木商在开发森林时,只允许砍伐直径50至60公分以上的大树,让小树继续生长,伐木之前也需得到森林局的审核,在每一棵达标的树上钉上标签才能够砍伐,过程相当严谨。

林锦胜接受星洲日报访问时指出,“树桐海啸”的树桐并不属于林业伐木活动后砍伐下来的树桐,更像是清芭后留下来的树木。他透露,这些树木一般没有太大的商业价值,只可以用于制作碎木胶合板(chipboard),惟申请售卖的手续比较麻烦,环境局也不允许烧掉,通常业者只会放在一旁。

ADVERTISEMENT

今天下版∕新闻专题∕1/3/寻找树桐海啸的元凶
杜燕丽认为,无论是合法还是非法伐木或清芭,造成这次严重树桐海啸的主因为当局的监督和处理不当。
村长:原地重建或搬迁
双溪必得灾民待安置

遭受洪灾毁坏的双溪必得新村大约有30户村民,仅剩少数房子还能居住。村长杜燕丽正在与政府协商,为受灾村民在原地重建屋子或搬迁到新的合适地点。

她透露,目前总计有19户村民决定搬家到由州政府计划在新地点建造的亲民房屋(Rumah Mesra Rakyat)。“其他不要搬的就留在原地,如果房子很破烂无法居住,就等政府帮我们重建一个新的亲民房屋。”

至于未受巨大损坏的房子,每间可获得房屋及地方政府部的1万5000令吉维修拨款,每名受影响灾民也可领取每月200令吉的津贴长达半年。有关搬迁与重建计划由国家房屋公司(SPNB)负责,工程计划仍在进行中,灾民只能继续等待当局安置。

她表示,坐落在河边的双溪必得新村地势本来就比较低,每年至少淹水2次,2016年淹水次数更高达7次之多,但情况都不如去年底严重。据她所知,附近山区的砍伐树桐活动在2020年后疫情期间已经暂停,但清芭活动还在持续。她认为,无论山林里是否有合法或非法砍伐和清芭活动,皆为当局的监督和处理不当。

询及是否担心留在原地再遇洪水浩劫?杜燕丽说,村民给予当局的建议就是把泥地填高2至3尺才盖屋子,把地势拉高。

今天下版∕新闻专题∕1/3/寻找树桐海啸的元凶
居住在斯里地里望的何启业先生想起事发当晚逃命的情景仍心有余悸,灾后一个月还在清理屋内泥浆,周围都是垃圾堆。为了日后方便管理橡胶园,他暂时没有搬家的打算,虽然情绪很低落,但也只能接受。
榴梿树慢慢枯死 
水灾冲毁20年心血

榴梿种植业者陈老板在这场水灾一共损失了超过7万令吉。他失落地说:“差不多倒了7棵榴梿树,死了很多猫山王,损失惨重,一棵榴梿树保守估计价值1万令吉。” 洪水夹带泥浆几乎淹没陈老板的榴梿园,泥浆高度大约6尺,榴梿树根部因为无法呼吸正在慢慢枯死,这些都是种植了20多年的心血。

ADVERTISEMENT

今天下版∕新闻专题∕1/3/寻找树桐海啸的元凶
大部分双溪必得新村的屋子都被洪灾摧毁,根本无法入住。

下篇预告:除了清芭木桐的堆积,记者发现当地河流两岸原是河流敏感带的范围也被开发成农业用地,这些到底是合法或非法?是否也是造成严重水灾的“帮凶”?

今天下版∕新闻专题∕1/3/寻找树桐海啸的元凶
堆积在斯里地里望(19碑)的树桐至今尚未清除完毕,大批树桐堆积在住家旁边,造成不便。
今天下版∕新闻专题∕1/3/寻找树桐海啸的元凶
在开车前往加叻新村的方向,沿途都会看到多座山峦因为农业活动变得“光秃秃”。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大水灾
树桐海啸
滥伐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4星期前
2月前
3月前
3月前
4月前
4月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