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新闻线上
8:00am 22/02/2022
黄振威.慈悲的指南针
黄振威

政客也不应该为了获得政治加分而掺和进来,尤其是这样做对母亲和孩子并没有帮助。

这是一场悲剧, 真的。在最近的三名儿童信奉伊斯兰的事件中,常识、慈悲、合法性和公平竞争似乎都不存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这些孩子——一对14岁的双胞胎女孩和她们10岁的弟弟——是未成年人。他们的父亲因涉毒入狱,据说他把他们带到一个伊斯兰宗教办公室,让他们改教。显然,孩子们同意改教,尽管他们是未成年人。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他们的父亲曾告诉官员,他不知道他们母亲的下落,令人惊奇的是,他们立刻就获得改教了。孩子们随后被安置在一所福利院,因为他们的父亲即将因滥用毒品并开始服刑。

持平而言,对官员们来说,这里有需要照顾孩子的父亲,他不知道他们的母亲在哪里。

他们做了他们认为正确的事情——确保这三人在收容所拥有食物和住宿。这可能只是一种本能的反应,是一种朴素的慈悲和对紧急需求的关注。

ADVERTISEMENT

但是,母亲罗秀虹现在出现了,并向媒体声称她被阻止见她的孩子。在一个可能是绝望的行动中,她同意孩子改信伊斯兰,如果这是她与孩子们团聚的唯一途径。

这就是混乱和怀疑的开始。该名父亲声称他不知道前妻在哪里,而人们照单全收。如果有人做了某种形式的调查来追踪母亲的下落,或许更有帮助。

看来福利局并不知道法庭已经将孩子的监护权判给了母亲。需要厘清的是,是宗教办公室——而不是国家登记局——将他们登记为穆斯林。因此,目前还没有任何法律影响。

据报道,在改信伊斯兰后,他们的父亲将孩子们交给了一所伊斯兰学习中心,然后入狱服刑。这么说吧——这位35岁的母亲没有被征求意见,我们现在得到的印象是,她被剥夺了对自己孩子的所有权利。

照顾孩子的伊斯兰中心似乎比母亲更有权力。据称,罗秀虹现在不得不向吉打日得拉的收容所寻求许可,以探望她的孩子。

由于他们是未成年人,母亲接受孩子们在她不知道他们的决定的情况下——情感或其他方面——同意改教的说法似乎很不寻常。

ADVERTISEMENT

上周,经过几天的苦苦等待,罗秀虹终于在三年内第二次见到了她的孩子。

据她说,她被拒绝与她的孩子见面有好几天了,显然是出于对疫情的恐惧。

事实上,她去年在高庭赢得了孩子们的监护权,三年来第一次在加央区警察总部外见到了他们。

玻璃市州宪法允许父亲或母亲单方面为孩子改教。问题是:州法律是否凌驾于法庭的裁决?

任何形式的自然正义都会清楚地坚持确凿的情况,即罗秀虹应该作为亲生母亲来照顾她的孩子。

她在云顶做厨师,收入稳定。她的前夫纳格斯瓦兰正在监狱服刑,这足以说明他的情况。

ADVERTISEMENT

反之,高庭的裁决被纳格斯瓦兰单方面为孩子们改教的简单行为推翻了。

这与英迪拉的情况类似,她已经11年没有见到她的女儿柏珊娜。她甚至不知道她12岁女儿的下落。

尽管联邦法院在2018年下令警方寻找并归还柏珊娜,但她在2009年改信伊斯兰之前就被前夫带走了,一切都没有改变。高庭还在2014年对这位现在名叫莫哈末利端阿都拉的穆斯林改教者发出逮捕令。

高庭在2010年的裁决中将他们婚姻中所有三名孩子的监护权判给了英迪拉。

伊斯兰是一个慈悲的宗教。伊斯兰教义中没有胁迫或义务,只有无知的人以宗教的名义进行操纵。

同样的,如果我们的孩子在不知情或不同意的情况下改信基督教、佛教、兴都教、犹太教或其他信仰,如果他们还是未成年人,我们大多数非穆斯林也会反对。当他们成年后,改信任何他们选择的宗教是他们的权利。

ADVERTISEMENT

信仰是一个人与上帝之间的事。它必须得到尊重,而不是被用作赢得孩子监护权的工具,尤其是在法律作出不同裁决之后。

当有政党支持这种行为时,这简直非常讽刺。我们不应该让宗教蒙蔽常识和公平正义。

对于伊斯兰官员来说,更重要的是要问这个问题——这些投机取巧的丈夫是否因为婚姻纠纷而无视法庭判决,利用伊斯兰来获得孩子的监护权?

同样的,政客也不应该为了获得政治加分而掺和进来,尤其是这样做对母亲和孩子并没有帮助。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黄振威
监护权
新闻线上
改教
罗秀虹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4小时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4星期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