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星云
7:00pm 25/02/2022
螳螂/陈深(安邦)
作者:陈深(安邦)

我在修剪花树时,眼神撇过一片树叶,感觉它与“众”不同。我定睛一看,幡然惊觉:那是!我在绿油油的世界里探索寻觅,一共发现3只

青绿色的它们顶着一个小小的倒三角头,头上两个特别大的复眼与脑袋非常不相符。嘴边留着几根“胡渣”,看起更是荒唐搞笑。不动时,尖尖的尾巴翘起来犹如叶尖;摆动起来,举着大钳的双臂上下摇晃,酷似一名虔拜者,难怪叫作“Praying Mantis”!大像中指那么长,其余两只小只有小指那么长。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我赶紧呼女儿前来,她先是满脸惊奇,十分新鲜,后一秒竟严肃起来:“会不会把树叶都吃光啊?”哈哈哈,我笑着和她解释,女儿却六分不解四分质疑地看着我。为了让女儿眼见为实,我把那只大和一只小蚱蜢抓进容器里,让她见证的一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容器里,经历了一小时的“待机”状态后,它轻手轻脚,缓缓地往猎物前进,可蚱蜢却不为所动。霎那间,伸出前足夹住蚱蜢的身子,牢牢地固定在“腋下”。蚱蜢的后腿使劲地蹬踢,试图逃脱,但分明显只是“做做样子罢了”。

开始啃食蚱蜢的头部,口器上的腭须咀嚼摆动,5分钟后头皮就被啃尽(内脑它不吃),它弯着脑袋,用复眼瞪着我——估计是怕我和它抢食。它紧接着津津有味地吃起蚱蜢的胸部、腹部……虽剩下残尸,可蚱蜢的后腿还在蹬踢——真恶心,真恐怖!

15分钟后,饱餐一顿,心满意足地在用前足摩擦清洗口器。而蚱蜢,一小时前还在草丛里活蹦乱跳的它如今已消失于世间,仅留下几颗米粒大小的乌青残骸,应该是它体内未消化的植物纤维吧!

女儿为蚱蜢伸冤:“好残忍,好血腥!”从孩子的角度来说,“残杀弱小”固然可恶,但无可否认的是,这乃自然界中食与被食的天理!相同的,在人类社会里,强者将淘汰弱者,但不同的是:没有不变的强者和弱者。我们只有不断地壮大自己、让自己越来越优秀才不会被“吃掉”啊!

几天后,我发现树上只剩下那只大,而且它的个头长大了不少。至于那两只小我也再不曾见过,莫非它们都成为大的“营养”了?

螳螂
捕食
肉食动物
星云热门
6小时
24小时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3星期前
4月前
5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