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星云
7:00pm 26/02/2022
凤梨酥/黄楚雯(西连)
作者:黄楚雯(西连)

挂了电话后,妈妈兴奋的声音依旧在耳边回荡。

“我们买了你最爱吃的凤梨酥!就等你回来吃哦!”妈妈如是说道。我听后,纳闷不已,我何时喜欢吃凤梨酥的?记忆中,我偏爱吃爽脆的食物,对于那些入口即化的糕饼一直以来都兴趣缺缺。自从吃了凤梨感到舌头疼痛后,就不再尝试有关的一系列产品。但既然爸妈都买了,我也不忍心辜负他们的好意,只好道谢。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隔了一年终于回到家,一切看似那么熟悉,却又那么陌生。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那日,屋外狂风呼啸,大雨倾盆而下,屋内却温情满满,不受外界干扰。桌上摆满了我爱吃的佳肴,热腾腾的食物,冒着热气,色彩鲜艳,香味四溢,幸福感也从心中满溢而出。平日一人用餐,山珍海味在眼前都索然无味,但此时此刻,有家人相伴,有说有笑,即便粗茶淡饭都是一桌飨宴。妈妈的厨艺一如既往地棒,熟悉的味道是在外工作的我一直怀念的家乡味。

饱餐一顿后,爸爸拿着精致的礼盒出现在我眼前,里头竟然是独立包装的凤梨酥。四四方方的凤梨酥与常见的硕莪虫形状有别,若不是有着金黄色的外观,外形上着实不怎么吸引人。比起凤梨酥,我对精致的包装更有兴趣,礼盒上还写着“传统凤梨酥,送礼佳品”等字样,亮色系的色调十足吸引目光。爸爸拿了一包凤梨酥给我,我却以肚子还饱为由婉拒了。也许没料到我会拒绝,他尴尬地收回悬在空中的手,自己开始享用了起来。

“哇!真的很好吃!不吃会后悔!”才咬了一口,爸爸就惊呼道,夸张的语气让我质疑真的有那么美味?但这番操作还是激不起我对它的食欲。眼见他吃了两个凤梨酥还未满足,职业病发作的我忍不住叨念几句,他才罢休。

ADVERTISEMENT

返家第三天,我与友人相约爬山。因为离目的地有一小时车程,天未亮,我们就得出发了。原本打算吃个简易三明治作早餐,最终还是拗不过妈妈,只好取消原定计划,带着妈妈的爱心便当出发。爸爸还不忘叮嘱我们带上凤梨酥补充能量,我敷衍地说拿了。他听后即刻露出困惑的神情,昏黄色的车灯打在他睡眼惺忪的脸上,光和影交错的瞬间,我竟然为了我的谎话心虚了起来。妈妈一向是行动派,听到我们的对话后,便转身前去拿了两个凤梨酥,递了过来。我打开车窗,无奈地接过他们的一番好意。

也许是愧疚心作祟,我把凤梨酥放进背包里,打算爬到山顶后,一边观赏美景,一边吃让人赞不绝口的凤梨酥。但艰辛险峻的爬山过程让我把它忘得一干二净,我低估了山的高度及登山的难度,除了将近垂直的山坡让我瑟瑟发抖,欲哭无泪,突如其来的雨更让我们乱了阵脚,举步维艰。我们宣告攻顶失败,匆匆下山。雨水的冲击使路面湿滑,再加上斑斑苔藓的生长,更让我们一路吃了不少皮肉之苦,身上的瘀青是我们到此一游的证据。

安全回到山脚下后,我打开背包,毫无意外的,两包凤梨酥在碰撞下已粉碎不堪。

爸爸看着电视节目,妈妈在厨房里忙着烧菜。机会难得,我趁机把碎了的凤梨酥放回盒子里,现在回想起来此举甚是缺德。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啊!有个声音从内心传来,我只好不断地安慰自己只是暂时放在这里,之后会把它吃掉的。但如果有人想吃,我也不介意。

就这样过了数日,谁也没有提起凤梨酥,也没有人问起为何有两包是碎了的呢?

一直到那通电话响起……

ADVERTISEMENT

因为一些变故,我被迫提早结束假期,隔日须重返工作岗位,距离家的时间只剩不到12小时。我带着沉重的心情整理行李,妈妈也没闲着,急急忙忙地准备食物给我。以往,妈妈都会把煮好的食物冷冻起来,再让我带走。现在是来不及了,只好准备一些家乡的干粮给我解解馋。我们各忙各的,不发一语。整理完毕后,我环顾四周,作最后的检查,橙黄色的礼盒捉住了我的目光。啊!我差点忘了那两包凤梨酥。打开一看,只见完好无损的凤梨酥已不见踪影,恐怕是被爸爸拿去祭他的五脏庙了,那两包碎了的凤梨酥则孤零零地躺在里头,就如等待被领养的小猫般,互相依偎取暖。我轻声叹息,把它们放进了行李箱中。

或许是我忘了从前的喜好

同登山日一样,夜幕下,爸妈的身影又出现在门前。清晨3时,寒气逼人,挡风玻璃起了一层薄雾,雨刷左右挥动着,刷一刷,爸妈疲惫的神情映入眼中。我们沉默着,不像那日为了凤梨酥而呱噪。我踩着油门,看着望后镜,爸妈的身影渐行渐远,在右转后,消失于眼前。窗外烟雾弥漫,我听着广播,在路灯的指引下,失落地离去。我的肉体踏上了归途,但灵魂依旧流连于家乡。

那晚,我在整理行李时,赫然发现几个完好无缺的凤梨酥静置在妈妈准备的袋子里。没想到兜兜转转后,它们还是跟随我到这里了。望着这些糕饼,我的内心顿时像打翻了调味罐,五味杂陈。强烈的思乡之情涌上心头,忽然好想家,想念妈妈饭菜的味道,但除了凤梨酥,我别无选择。我拿出已碎了的凤梨酥,小心翼翼地打开包装,一口吃下,浓郁的奶香混合着凤梨的果香塞满口中,酸甜的滋味配上充满着纤维的口感,甜而不腻,实属人间美味。一包下肚,舌头并没有传来不适,只有甜入心扉的感觉。爸爸说的没错,这凤梨酥真的很好吃。

熟悉的味道勾起了儿时的回忆,小时候的我或许是爱吃凤梨酥的,但随着岁月的交替,我忘了从前的喜好,爸妈却从未忘记。我想,不管我几岁都好,在他们的眼中,我依旧是那个爱吃凤梨酥的孩子吧!表达爱意的途径有千万种,而我的爸妈选择了透过食物来传递。但凡有美食,他们都会想尽办法让孩子品尝。说来惭愧,回想起此次回家的点滴,我意识到我一味地拒绝,又没有告知缘由的举动可能已造成了伤害,因此反省着自己日后要与父母好好沟通,才能减少不必要的误会。

正当我陷入沉思,电话铃声响起,是妈妈的来电。我接通电话,迫不及待地想告诉她,凤梨酥是何等美味。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黄楚雯
家乡
凤梨酥
爱意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月前
2月前
3月前
6月前
6月前
7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