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内我们
7:00am 27/02/2022
团结未满 融合已达 官大人,“冰块式团结”过时了…… 
报道:李佳憓
摄影:蔡伟传
山苏安里强调,《国家团结政策》并不是无法实现的宏大愿景,惟社会各阶层需共同努力,而不是单方面指望政府能团结人民。

我国自独立以来,经常面对在多元化中团结的挑战。马来西亚国民大学民族研究所(KITA)创办人兼主任拿督山苏安里教授直言,尽管各种口号不断被呼喊、歌颂以及被媒体谈论,但我们所期望的“国民团结”仍未达致。

那么,我国种族之间的关系处于什么样的位置?维系社会和谐的配方又是什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在深入探讨之前,山苏安里希望大家先抛开对“团结”固有的单一定义,用更包容的态度去重新审视大马“稳定的张力之状态中”(stable tension)的族群关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冰块式团结奉行逾40年 

长期研究大马种族关系的山苏安里,是国家团结部的资深顾问,也是制定《国家团结政策》及《2021-2030年国家团结蓝图》的编策者之一。他认为,人民必须重新思考“国民团结”的概念,因为在1969年发生513流血事件后,人民一般对“团结”的理解就是各族必须像冰块一样凝结在一起,但在他眼中,就算是冰块也会融化。

他说,我国采用这单一概念长达40多年,并在此框架下颁布国家原则以及在1971年制定及推行新经济政策,将国民团结的渴望列为最终目标。

“这个概念非常简单、机械化和片面化,由于当权政府急于解决一些问题,例如暴力和种族危机,所以下了很多功夫,于是‘团结’的第一个核心意义诞生了;然而,此概念从1970年代至今,对多数人而言从未改变和重新考虑过。”

ADVERTISEMENT

在他看来,虽然马来西亚人民未实现完美团结,但在种族关系上确实取得一些成就,那就是具备一种社会凝聚力。

重新定义:团结+融合+结为一体

“我们还没达到团结的程度,但已实现了融合。”

直到2013年,时任政府成立国民团结咨询理事会(NUCC),才开始对团结的定义有了全新概念:团结、融合(Kesepaduan)、结为一体(Penyatupaduan),亦成为制定政策与行动蓝图的基本要素。

询及我国是否真的能如愿达至团结?山苏安里坦言:“还不知道,我不知道你我能活多久,但我们并非毫无作为或完全失败,至少实现了融合。”

所谓融合,被视为是达到“国民团结”之前的先决条件。他说,我们身处融合的阶段依然有一连串的矛盾悬而未决,而促使多方和解的推动力则属于“结为一体”的过程,不止在我国独立之前,直到现在也在持续进行。

他强调,融合不等于同化,而是建立在人民“同意予赞同”(agree to agree)以及 “同意予异议”(agree to disagree)两方面。换言之,尽管彼此存有差异、矛盾或纠纷,但在允许抱持反对意见的前提下,通过互相商议及忍让,来达到共识、和解与包容,努力建立各种形式的社会联系。

ADVERTISEMENT

山苏安里指,挂在墙上的大马日历就是体现“融合”的最佳例子:“上面有跑马、清真寺和印度神像,所有元素正是同意予赞同的结果,包括我们的食物和服饰。”

“典型的同意予异议则是1963年签署的马来西亚协议,即我们同意沙巴和砂拉越拥有部分自治权。”

“实际上我们做了很多事情,否则这个国家无法运作,但也不要指望国民完美团结,即便是中国、日本和美国都不可能实现。”他不否认,我国政治稳定及各族之间的和谐关系,依然受到世界的赞许,甚至是全球的典范之一。

ok////我们/制表/专访山苏教授:大马未达致团结但已实现融合
山苏安里在访谈中说:“去年底发生的水灾凸显了政治制度并不影响人民,不要否认人民具备思考和行动的能力;在我国,98%的人不是文盲,教育水平高,所以我们必须振作起来,看看人民能够做什么,这才公平,否则我们只会专注于政治领导者。” /档案图
大马面临政治领导危机
坚信人民会理性思考

近年来,引起种族之间舌战的课题被放大,加上一些新推行的政策被视为侵犯某特定族群的权益,让人担心多数民众是否容易受煽动言论所影响,但山苏安里并不这么认为。

“我相信人民都是具备理性、可以思考的人,我对人们否认这点感到失望。”

“你必须将伤害人民的热门评论分开来,很多政客和非政客发表了很多伤害人民的评论,这并不公平。”他举出,一些人搞不懂同化(assimilation)的定义,却偏要使用这个词,当这句话出自政治领袖时,难免人民会有反应。

ADVERTISEMENT

“单单一个筷子论就成了全国课题,为什么?因为说的人是马哈迪。”

他续指,我国正在面临的是政治领导危机,而不是人民危机;前者给了人民不同的观点、画面和看法,然后总认为他们是正确的,反之人民是错误的。至于利用种族言论捞选票的现象,山苏安里依然相信人民是聪明的,惟在选举投票时思考的却是各自利益。

“人们需要照顾自己,你就会意识到人民实际上是在自己管理自己,比如他们可以分别在2018年大选和马六甲州选中改变主意(投票倾向)。”他说,人民投票给不同的人是很现实的,那就是对方能给予什么,而选民所在乎的个人利益则攸关国内的经济结构与社经地位。

即便如此,他庆幸大马拥有没有暴力的和平,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在509大选后能和平转移政权,因为人民相信513事件不能再发生,这对所有人都没有好处。

ok////我们/制表/专访山苏教授:大马未达致团结但已实现融合
拿督山苏安里教授(Shamsul Amri Baharuddin)强调,要重新诠释团结一词,就必须理解融合及结为一体,但这个概念在大马社会却不受广泛推广。
金权政治笼罩大马 
只有投票时才喊“民主”

山苏安里直言不讳地说,马来西亚实行的是金权政治(plutocracy),也就是富人统治,只有在人民投票的时候才叫民主,真正运行政府的却始终是有钱人。

“在国内经济架构下,多数华人仍在控制经济,马来人则控制政治,可以看到多数人口等于选举中的多数,那就是选票。”

ADVERTISEMENT

身为国家团结部的顾问,山苏安里告诉当权者的第一件事是,领导必须改变对“团结”的传统思维,同时在制定各种国民政策、行动蓝图或计划中,履行这套概念。

他拿着自己有份参与编撰的国家团结政策与行动蓝图,强调这并不是无法实现的空头支票,而是采集了全国5万5583人的意见,并走访每个县市搜集广大人民的回馈,再从中分析出来的结果。

“我们在2017年做的调查显示,民众认为有很多种族宗教课题和社会阶级、教育、语言、代沟等问题都没有解决;2018年希盟赢下大选后,我们再次调查,惟答案还是一样。”

根据山苏安里的观察研究,国内各族处于融合阶段中有待解决的各种问题,皆归为社会亏损(Social Deficit)。他在《团结、融合、结为一体》的小册子中表示:“这里每一项课题都各自含有更多微小及琐碎的课题,如果被夸大,就会成为争执的根源。”

“在多元种族的社会里,这肯定难免的。”

依他观察,人们所谈论的大多数课题皆大同小异,都是体现族群利益的言论,但这些听似种族的课题,实际上却绕不开普遍的社会、教育和经济问题。

ADVERTISEMENT

“团结依然是国民朝向的最终目标,虽然至今还未达成,但人民需要知道彼此在哪些事情上无法达成共识。”

ok////我们/制表/专访山苏教授:大马未达致团结但已实现融合
山苏安里以学术角度剖析,所谓“融合”并非人民所渴望的国民团结,而是一种和平、稳定、繁荣和安宁的状态,同时也会因为社会、经济、教育等问题造成社会亏损。
人民思维须超越种族议题

与其不断谈论种族关系,他认为,人们更应着重民生面对的社会亏损问题,最重要是在问题基础上保持一致。

他说,去年底发生水灾后,很少人深入讨论气候变化,直至今天的大选也不曾听过有人谈及气候变化课题,反观全世界都已重点关注各种环境及环保议题。

“所有大马人必须做出改变,不仅是对团结的理解,也包括改变话题,不要再局限于这个国家的种族关系,而是长远考虑到我们的未来。”

⦿“团结”的定义与理解之演变

1970年 | “团结”属单一概念

ADVERTISEMENT

。仅停留在简单、机械、字面意义

。目的:立即行动恢复社会安全与和谐

2013年至今 | 国民种族关系分为三层

。团结(梦寐以求的渴望)

。融合/社会凝聚力(已达成)

。结为一体(持续努力)

ADVERTISEMENT

。目的:目标性团结及行动计划

ok////我们/制表/专访山苏教授:大马未达致团结但已实现融合

⦿各族迈向“国民团结”路上面对的10项社会亏损:

种族
宗教
社会阶级
教育
语言
代系/代沟
性别
政治联邦主义
空间(诚挚或乡区)
媒体

ok////我们/制表/专访山苏教授:大马未达致团结但已实现融合
马来西亚国大民族研究所(KITA)特别出版《团结、融合、结为一体》小册子,翻译成5种语言。文中谈道:马来西亚并非完美及顺畅,就如夫妻之间有小争执是很平常的,这就是多元种族社会的写照。

ok////我们/制表/专访山苏教授:大马未达致团结但已实现融合
山苏安里不认为人民在种族政治的煽动上是脆弱的,而跑马日历就是各族融合的最佳例子,也展现“多元化中的多元化”精神。
ok////我们/制表/专访山苏教授:大马未达致团结但已实现融合
马来西亚虽未达致所渴望的国民团结,但多元化社会早已建立各族群体之间的合作关系超过60年,共同分享文化活动和相互学习。图为农历新春佳节期间,印裔同胞也一起感受华裔佳节拜年的气氛。
ok////我们/制表/专访山苏教授:大马未达致团结但已实现融合
山苏安里直言,除了种族之外,大马人民对其他方面乃至于对未来的讨论都非常少, 包括理解超越种族的种族关系。 /档案图

ADVERTISEMENT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国民团结
社会和谐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3月前
3月前
7月前
7月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